婚姻物语:再见可是老婆?

  • 发布时间:2004-08-25
  • 来源:《家庭:无形之塔》 
  • 字体:

婚外情,是这世纪的香港特产!

回港前在纽约家庭研究中心谈起这种香港特有的现象,连家庭治疗大师米纽琴都听得张大嘴巴,他说:“我见过各种千奇百怪的家庭形式,就是没有见过这一模样。”

并不是外国人没有婚外情,只是比起香港的那种轰天动地,彩色缤纷,以致人人自危的风气,一般外国人的偷情真是小巫见大巫。

返港后,一看这学期的工作量,发觉有两个训练课程都是集中在婚姻治疗。我问安排课程的负责人怎么对婚姻治疗有这样大的兴趣,她说:“不是兴趣,是需要,太多婚外情的个案了,连有经验的专业辅导者,往往都被弄得束手无策。”

香港热门题目:婚外情

香港曾推出的一部电视剧《再见亦是老婆》,实在是婚外情的家庭神话:一个抛弃妻子的丈夫,一个千娇百媚的第三者,一个发奋自强而在最后克服一切困难的忠心妻子。

神话的好处,就是恩怨分明。到最后,不怀好心的情妇终得枉死,盲目的丈夫尴尬得不能抬头,一度悲痛欲绝毫无招架之力的妻子,不单在剧中成为英雄人物,热心的观众,更加插一段戏外戏,群起抗议,叫编剧不要让妻子回头,让负心的丈夫不得好报。

这些观众的心态,一反以往中国人那种以孩子为重,以及“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宽恕准则,不知道是受了近代妇女解放运动的影响,还是因为这些年来太多人吃过丈夫移情的苦头,悲愤满怀之故。

不管如何,婚外情是现时香港的热门题目,大学里好些学者,都在研究与第三者有关的家庭现象。有专攻本港的婚外情;也有集中研究大陆和香港两地相连的婚外情;富有人家的婚外情,穷苦人家的婚外情;跨越东南亚的多重婚外情;太空人的婚外情……林林总总,究之不尽,好一个婚外情的花花世界。

因此,在香港教授婚姻治疗,当然离不开第三者的问题。

只是,婚姻治疗的基本原理,是夫妇双方都有改善婚姻的心意,而学员带来求示的个案,大都是丈夫不肯出席,只有伤心的妻子,哭哭啼啼地向婚姻辅导者诉怨,遇上这种情形,要治疗的已经不是婚姻,而是一颗破碎了的心。

婚姻侦探

当然也有很多杯弓蛇影的例子,因怀疑丈夫有外遇,妻子变成侦探,用放大镜追寻每个线索,检查丈夫口袋及钱包固然是常例,甚至千里跟踪,务必把那神秘的婚姻入侵者揪出来。

这种做法,常会发生反效果,本来没有婚外情的丈夫也会被逼上梁山。

也有一位不闻不问的妻子,丈夫去世后突然出现三位“未亡人”,丧夫之痛外,还要加上三分恨意。

理也不能,不理也不能,做香港人的妻子实在不容易,做婚外情的辅导者更难。

一般的治疗训练,都是叫辅导者保持“中立”,不要站在任何一方说话。问题是,在情绪高涨的情形下,要中立谈何容易;在夫妇双方的争斗中,辅导员往往不由自主地也变成“第三者”,被卷入漩涡内。

也有很多辅导员认为,有婚外情的婚姻,必然是本身早有矛盾,不然第三者怎会有机可乘。这种论调,不管是对还是错,对出了岔子的婚姻根本于事无补。要知道,当夫妻一方与别人生了情感,就像澎湃的海水,除等潮退,很难有收拾的办法。

阿 佩

因此,伤心的必伤心,快活的必快活。《再见亦是老婆》中的妻子阿佩,历尽所有被抛弃的无助与辛酸,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学习怎样为自己而活,不再做个依赖丈夫的女人。

当然,阿佩有支持她的朋友、爱护她的亲人,她本身又沉得住气,处处注意学习。电视片集创造了这样一个人物塑像,实在为天下被弃的妻子打气。

其实不单是被弃的妻子,婚外情的危机对所有妻子都是一个重要的警醒。结婚证书再也不是婚姻的保障,别以为丈夫是你的,就可以大事不理,个人的进修绝对不能婚后就停顿。否则,即使全心集中在相夫教子的主妇生涯上,一样会飞来横祸。

法国歌手帕夫(EdithPiaf)的爱情理论名言是:千万别等失恋才去找寻新爱,最好同时有几段爱情在萌芽。这段话改套在为人妻子的身上,应是:千万别只爱丈夫一人,对其他家人亲友的爱,也要同时灌溉

二人世界的根基,是建立在一个多人的系统内的。

胆小老公恶老婆

以我看来,婚外情比艾滋病更能致命,最好是做足预防工作,不要让婚姻陷于阻滞状况。一旦事发了,唯一办法是让自己哭个痛快,然后设法爬起来,重拾旧欢也好,另起炉灶也好,绝不能让自己停滞不前。当然,并不是所有被弃的妻子都会逆来顺受。有的男士讨了小老婆,元配妻子纠缠不休,用指甲把他抓得遍体鳞伤,非穿长袖衫不能见人。妻子亦步亦趋,跟着他上班,当着公众用粗口骂他,用菜刀追着去斩他。丈夫逃无可逃,自己去见婚姻治疗师求救,又去找精神科医生,代不肯出现的妻子诊断。忙得自己团团转,主要是想让人证实自己有个疯老婆。如此闹婚外情的丈夫,实在窝囊。妙的是,竟有社工及治疗者努力为他奔走,合演一幕“胆小老公恶老婆”的偷情活剧。这幕活剧虽然荒诞,对婚外情的受害者来说,倒是大快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