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小飞侠症状

  • 发布时间:2004-08-23
  • 来源:《家庭:无形之塔》 
  • 字体:

小飞侠彼得-潘这个卡通人物,是很多小男孩心中的偶像,他带领着小叮玲、温蒂及她的两个弟弟,飞越伦敦大桥,环绕伦敦塔,飞向那NeverNeverLand———乌有岛!

彼得-潘是永远不会长大的,他每夜拜访一位新的温蒂,情迷的少女就会打开窗户,等候这永远不能安顿的男孩。他带领你飞越新天地,为你一次又一次地讲述他与铁钩船长决斗的英勇战绩,他令你兴奋,使你陶醉,你甘心随他奔走,希望他会为你停留。

小飞侠能飞不能爱

可是,小飞侠只懂得飞翔,他不知道怎样停留。他的天地永远是在远方!

爱上彼得-潘的女人,最后都会心碎。

小飞侠其实是个成人的故事!

我最初见到彼得时,只觉眼前一亮,他实在是个十分俊秀的男子,浅棕色头发,却偏有深棕色的眼珠。他笑时皱起鼻子,带着一种顽皮的稚气。我问他:“你为什么要见我?”他耸耸肩头,说:“我也不太清楚,是我妈提议我来见你的。”我认识彼得的母亲,她本人也是做心理治疗的,老认为儿子有毛病,的确是她介绍儿子来见我的。可是,我对彼得说:“你几岁了?你真的这样听母亲的话吗?”彼得露出他惯例的顽童微笑:“我二十九岁,倒不是那样听母亲的话,只是这一次,我想也许母亲是对的。”

惧亲密症

他见我不说话,继续说:“其实不单我的母亲,我最好的朋友也认为我有点不妥。我的朋友下月就要结婚了,可是,我总不想成家,我有个很要好的女友与我同居,已经两年了,妈妈挺喜欢她,我朋友也认为我不应该朝三暮四,但是我就是决定不下。”

他又说:“我朋友说,我可能患有‘惧亲密症’(FearofInti-macy),不能真正与人亲近,你想有这个可能性吗?”

我笑说:“我怎么知道,我见你不够十分钟。不过你的好朋友要结婚,自然希望把你也拖下水。不如由你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你是否真的患有‘惧亲密症’?”

其实,怕与人亲近,是个时代病,很多人都失去与人深交时那种毫无保留的痛快,即使亲如夫妇,都得彼此围身画个圈圈,不让对方接近。但是否因为这样就可以断定彼得患有惧亲密症?在这心理学名词乱抛的时代,人人都想做心理病的江湖郎中。

彼得说:“究竟惧亲密症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这几年来即使碰到很多出色的女子,她们使我心动,却不能把我捆住。我虽然与现在的女朋友同居,但我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公寓,连我妈都说,再这样下去,好女子都走光了。”

我问:“真是这样吗?好女子都走光了吗?”

他又露出那顽童的笑,而且笑得神秘,久久不回答我的话。

弱水三千独取一瓢

终于他说:“我来见你之前,曾经与我的好友商量了很久,有一件事,他认为我不需要向你提起,但既然你问起来,我也不妨直说,我在两周前,遇到一位女子,我真的对她十分倾倒……”

人的谈话,就是这样奇妙、转弯抹角的,如果你太快回答,就没有机会知道内情。彼得说了这么多话,然而是他本来不打算表明的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因此,我对他说:“彼得,你究竟为什么要找我?你老让我做猜谜游戏,我不介意,我只想提醒你,你是每分钟付我费用的,为什么要这样白费自己的时间?”

彼得沉默了一会,慢吞吞地说:“我不是要你猜,只是这话难于启齿,我也实在搞不清前因后果,但是,我觉得很多女子都很可爱,她们各有不同,各有妙处,如果我要与其中一人安顿下来,我就失去与其他人相处的机会。这就是我安心不下的原因。”

我说:“那么你不是不想与人亲近,你其实是不肯放弃机会。”彼得答:“可以这样说。”

我问:“那又有何不妥?弱水三千,何必只取一瓢而饮?”

彼得瞪大眼睛,问:“你说什么?”

我笑说:“没有什么,茫茫沧海,不是每个人都只取一杯水就满足。”

他说:“可是,我妈说,我是因为害怕受伤,才不敢把心交给一个人。”我问:“你说呢?”

乌有岛

彼得答:“我倒不觉得自己是怕被人伤心,只怕把心交了出去,要收回来就不容易。例如我的女友莲达,知道我与新认识的女朋友有约会,就苦苦追随,天天看管着我的一举一动,本来两人的愉快相处,都一扫而空。”

我问:“这样说,小飞侠又要启程了?”

彼得倒明白我这个比喻,他说:“你知道吗,我其实已经向我就职的机构申请,要求调职到东南亚,最好去巴厘岛……”

原来彼得心中有数,一切都已有计划。倒是我摸不着头脑,他为什么要来见我?何必要花这一笔钱?

他答:“我常听我妈提起你,说你是个很有智慧的治疗专家,我从来没有接受过心理治疗,想试试看是怎么回事罢了。”

他向我眨眨眼,愈来愈顽皮。

这彼得是个典型的小飞侠,连名字都相同,他那探险的精神,连心理治疗者的心窗都不想放过。

将来到了巴厘岛,不知又要掀起多少风浪。临别时他问我:“我需要再来见你吗?莲达怎么办?”

我说:“你不用来了,你已经选择了你的方向,到你飞倦了时,再说吧!心理治疗不是为小飞侠而设的,倒是那心碎了的莲达,才需要治疗。

好莱坞上映过一部叫做《铁钩船长》的电影,演的是老了的小飞侠。那脱光了头发,长了大肚皮,完全飞不动的彼得-潘,仍然是一扑一跌的,走向那neverneverland———乌有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