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过难捱的未准时期(图)

  • 发布时间:2004-08-18
  • 来源:《妈妈宝宝》 
  • 字体:

从有生育的打算到太太正式怀孕的这个阶段我们称之为“未准期”,这个时期有长有短,但无论时间长短,夫妻双方在经历它时的心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焦虑,倘若再在医院里查出什么问题来的话,就更是一段苦不堪言的日子。这次我们的栏目就将视线对准了这样四位未准爸爸。因为这个话题太过隐私又太过敏感的缘故,这次的采访对象都不愿意在杂志上刊登照片,相信读者们一定能够理解吧!

刘先生 35岁 上海 某汽车集团项目负责人

我和太太3年前结婚,因为前两年我经常出差在外,团聚的机会不是很多,太太一直没有怀孕,大家认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今年年初我结束了“流浪”生活,于是和太太商量争取生个小猴子出来。

人很怪,不去想它吧,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一有这打算了似乎就一天也等不及,过了四月份依旧没有动静,太太忍不住偷偷去了医院。一查还真有问题,她的阴道口有息肉,精液难以进入。这只是个小case,门诊手术连麻药也没打就拿掉了。过了两个月,还是没怀上,太太再次去了医院,医生一查说息肉又长出来了,重新拿掉。这次太太学乖了,手术三天后就去医院复查,这次查下来发现问题严重,卵巢囊肿、子宫肌瘤,外加一侧输卵管堵塞,一侧通而不畅!拿着这张诊断书回家,我看她整个人都呆了,只能安慰说:“大不了不生,两人世界不更潇洒吗?”话是这么说,但心里压力却很重。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有小半年,太太到处求医问药,一打听到哪里有治妇科拿手的医生就不辞辛劳地跑去看。上个周末两整天都是一大早出门,弄到晚上八点多才回来,说是朋友介绍了一个很灵的老中医,在郊区。看看她这个样子,再想想当年谈恋爱时她是个走在外面连东西南北也分不清的人啊!现在居然一个人坐长途车、拿着张地址就敢去看病,我实在是心疼。

听说这个老中医很灵的,一号脉就知道她有哪些问题,屋里锦旗挂满了三面墙,但愿真的能快点帮我们渡过这段难捱的未准时期吧!

郑先生  43岁  上海  某国企财务人员

我36岁经人介绍认识了太太,结婚之前太太告诉我她有严重的妇科病,可能不能生育,当时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有兄姐四个,父母根本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孙子辈。而我当了这么多年叔叔、舅舅,看着4个孩子在我眼皮底下长大,好像觉得不当爸爸也无所谓了。

结婚头两年,太太一直在看病,我觉得这种事“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所以还老是劝她不要太着急了。第3年,她向我提出要去领养一个孩子,我没同意,觉得家里弄个不是自己的骨肉养总不是什么滋味。我对她说:“要么不养,要养只养自己的。”于是又拖了两年,这期间我陪着她吃各种药(有些治疗要夫妻双方一起服药的),打各种试剂,跑各家医院,最后还花了两万多做了试管婴儿,但可能真的是命中注定,4个多月时孩子流产了。

现在想想真的是极度黑暗的一段岁月啊!好容易出现了希望,有了期待,结果……半年后她又提出要领个孩子,这次我同意了。因为从她怀孕到流产的4个月里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自己的内心原来是那么渴望要一个孩子来延续我的生命!我们托了各种关系从产院里直接抱养了一个弃婴,想尽各种办法让所有的证件上都看不出她是领养的痕迹。在办完这些复杂的暗箱操作后,我也已经完完全全地忘却了她并不是我的亲骨肉这个事实。她就是我,我就是她,女儿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无可分割,永永远远!

杨先生  39岁  上海 某证券公司部门经理

太太生性要强,一结婚就向我提出不到30岁不言生育,要等她干出点名堂来再说。我心想反正还年青,现在上海40岁当爹也不算太晚啊,就同意了。结果没想到老天爷却和我们开了个大玩笑:结婚才3个月,她就怀孕了!那时公司正好要派她出国进修半年,这个机会谁都不舍得放弃啊,于是我同意她去做了人流。当时双方父母都反对,说头胎不能拿掉,否则以后会习惯性流产的,我们只能撒谎说太太在不知道怀孕的时候吃了很多感冒药,医生也建议我们拿掉。

结果太太的体质在那次小产后突然下降。可能是因为当时手术后七天就出国学习去了,没有调养好的原因吧,反正打那以后她就一直被病毒性疱疹所困扰着。这个疱疹时好时坏、时断时续,一直没能断根,她也只能一直吃药。而医生说服药期间及停药6个月内是绝对不能怀孕的,为了这件事双方父母没少数落我们。

现在眼看着岁数一天天上去,我都快“奔四”了,她也30出头,两个人嘴上说不急,心里真的比谁都着急。唉,可急又有什么用呢,这种事越急越没有,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们已经商量好了,等到她过了35岁还不能生的话,那就去抱养一个算了。

程先生 30岁 某私企老板

我结婚快4年了,这期间有过一个孩子,但因为太太在不知道自己怀孕的情况下去游了几次泳,把孩子给游掉了。调养了6个月,想着可以再怀了吧,却查出我得了乙肝,而且是大三阳状态,最倒霉的是还传染给了太太!两人一块治了有两个月,这病可真是富贵病啊,光打一针进口的降指标药就是1 500,一个月得打16针!还好家境算是宽裕,两个月后太太的各项指标全部转阴了,还有了抗体。咨询了一下医生说是可以怀孕了。于是又开始努力,却怎么也怀不上,再去检查,查下来我的精子活动性差,畸型率高,只能再吃药。

这么一来一去折腾了快两年了,越查吧问题越多,现在又说太太是双子宫外加卵巢囊肿,真是烦死了!常常会想起那个流掉了的孩子,如果在的话现在也快两岁了,想着想着人就会陷入死胡同里去,有想不开的感觉。我真的太喜欢孩子了,不能想像如果这辈子不能当父亲会是什么样,好在两个人还算年轻,总有点希望,只是这未准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

做完这四个采访,我的心真的很沉重。很难想像当我们的育儿类杂志把几乎所有的精力与话题都集中在怀孕与育儿上时,这些处于未准状态,却出于各种心态来阅读的夫妇,在看的时候心中是否有很多矛盾而复杂的苦涩。我不是医生,更不是专家,面对各种各样原因引起的未准并不能给他们提供什么切实的帮助,只能在此祝福他们,祝福所有的未准夫妇尽快摆脱这个状态,回归宁和的心境吧!

文/西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