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物语:身体的语言

  • 发布时间:2004-08-13
  • 来源:《家庭:无形之塔》 
  • 字体:

在汉堡举行的心理治疗观摩大会中,最轰动一时的,莫如鲁宏的现场示范。

鲁宏(Alexander Lowen)认为人的心理问题,全部反映在身体上,他说:“单看一个人的身体结构及形象,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成长经验,尤其是这个人与父母的关系。”

他向观众发问:“谁愿意上台来让我作示范?”

在这坐满几千观众的会堂中,早有人排队等着。鲁宏抽出最 前面站着的一人。此人兴高采烈地跑到台中,报上姓名、职业及年龄。

他叫汉斯,三十五岁,是个实习医生。

“读”你的身体

鲁宏说:“汉斯,你把衣服脱掉,我要‘读'你的身体。”

汉斯即场脱下衣裤,只剩下一条三角内裤,他身材瘦弱,皮肤白白滑滑的,分明是个文弱书生模样。鲁宏望着汉斯若有所思,左看右看,然后对观众说:“你们看,他的身体很‘薄',腰太细,上身与下体连接不上。”鲁宏摸摸汉斯的腰部,继续说:“你一定有腰痛!”

汉斯点头称是,鲁宏猜中了第一步,十分得意,又说:“汉斯的呼吸很浅,只到胸口,我看,你小时一定是与母亲关系特别密切。”

汉斯答:“我父母关系不和,常常吵架,我小时的确与母亲特别亲近。后来父母分离,我更加负上保护母亲的责任。”

鲁宏说:“你们看,他的过去都写在他的下盆上,这细小的盆骨,可见是他在恋母情结的过渡期间,一方面要担当父亲的责任,一方面却是要压抑自己对母亲的满腔情怀,心理的压制常造 成生理的压制,因此造成下体的不良发育。”

鲁宏又问:“你现时的性生活如何?”

汉斯答:“还可以,只是我工作忙,常常觉得累。”

呼吸之道

鲁宏说:“不是工作,而是你体内的性脉不通顺,只能用呼吸补救,如果你学会用呼吸把气运到肚下,以至下盆,你就会打通不顺之处。”

鲁宏拿出一张特别制造的木凳,高及腰处,让汉斯仰身躺下。汉斯的腰架在凳上,双脚着地,头往后垂,反身成半条拱桥形。鲁宏叫他放松身体,不断用力呼吸。

汉斯却身体僵硬,呼吸古怪,鲁宏不停讲解:“不成,不成, 你这样像僵尸,根本没有呼吸……吸气,呼气,深呼吸,让身体 自然松弛……吸气,呼气,不要抵住气……”

他向观众说:“你们知道吗?婴儿呱呱落地时,总是大声哭叫,让整个身体充气,人慢慢长大,心理及身体都慢慢受损,因此呼吸愈来愈浅。你看所有精神病患者,都是呼吸短促的。” 鲁宏一面说话,一面指导汉斯呼吸,汉斯却身不从愿,更加证实鲁宏所说他这是“长久压制自己而不能一时放松”之故。

这样挣扎了好一会,汉斯不知道是否累了,还是真如鲁宏所示,慢慢见他胸部起伏,运气愈来愈深。不久,他喉咙发出像婴儿的怪叫,双腿开始震动,好像抽筋一样。

鲁宏兴奋极了,他叫道:“你们看,这就是了,汉斯找到路径了。汉斯,你再叫大声一点,让声音从身体发出。”

汉斯叫着,叫着,声音愈来愈长,愈来愈深,鲁宏在一旁指挥,观众都被这一幕不寻常的示范感动,人人不自觉地投入身体 与心灵的挣脱,跟着汉斯一起呼吸,一起呐喊。

最后,鲁宏问汉斯:“你觉得怎样?”

汉斯说:“整个人都好像轻松了,我很久没有这种感觉。”观众掌声如雷。

丽莎身体的故事

第二位上来示范的是一位女士。她当场脱下一件全身裙,只剩下胸罩及内裤。她把裙子往空中打两个转,然后做个脱衣舞娘的动作把它抛掉。

她这一动作当然引得观众吹口哨鼓掌,鲁宏却说:“你似乎很喜欢暴露自己,你今年几岁?”

这女士向鲁宏耳边细说,鲁宏却大声道:“啊,原来你四十岁。对我来说,这还是太年轻了。”

这位叫丽莎的女士,是位教师。她看来身材健美,鲁宏却说,丽莎的身体,完全发展在胸脯,可见是她小时与父亲特别亲近,后来关系突然中断,因此她的臀部特别细小,不能自然发育。

丽莎说,她父母一早分手,她跟着母亲,完全没有父亲的印象。

鲁宏却说:“这就是了,你不是记不得你的父亲,而是因为你的记忆太痛苦,你不愿意记起罢了。”

他要丽莎做完汉斯做过的呼吸运动后,又要她躺在一张床上,用力踢脚二百下,一面踢一面叫喊。丽莎弄得精疲力竭,鲁宏却说:“我八十岁了,每天都这样踢脚五百下,你比我年轻一半,怎么这样就累了?”

他又问:“你怎样称呼你的父亲?”丽莎说:“都记不得了,我小时好像叫他爸比。”

鲁宏说:“你继续踢脚,同时大声叫爸比,不要停止。”

悲哀地叫着“爸比”

丽莎照做,但她踢的动作与叫爸比的声音总是不能配合。鲁宏却不让她停止,丽莎的叫声愈来愈惨痛,她发狂似的喊着,爸比,爸比,爸比!

鲁宏在旁助阵:“再大声一点,再叫长一点,不要停止踢脚。 叫出你心底的哀伤,叫出你被父亲丢弃的愤恨,叫出你积聚在胸中的一股怨气。叫、叫、叫!”

丽莎的叫声与身体动作慢慢配合起来,形成一股很有力量的热能,她不再需要鲁宏督促,自己继续叫喊,直至声泪俱下。

本来轻松上台的丽莎,经过鲁宏这一场示范,变得严肃而沉重,她说:“我三岁起就把父亲排除在自己生命之外,再也没有说过爸比这个名词,想不到这两个字,原来对我仍有这样大的威力。”

她表情悲痛,泣不成声。

鲁宏说:“不要控制你的悲哀,让你的心破碎,你才有复元的机会。不然,所有的苦涩都会原封不动地压在你的身体上。”鲁宏这种心理治疗的示范,在汉堡当地的报纸成了头版新 闻。有好些观众是越洋而来,特别来体验他的指示。

比较保守的大师,尤其是理智派的米基邦(Donald Meichen- baum)几天来集中与鲁宏作对,因此他们的观摩讨论,常常奇招百出。米基邦是认知行为治疗法的始创人,这一派治疗凡事以理性为主。香港大学心理学系就曾特别请他来港讲学一周。他对鲁宏说:“你说看一个人的屁股就可以看出这个人与其父母的关系,天下间没有比这更荒谬的学说。”

鲁宏答他:“你不信,就把裤子除掉,我给你‘阅读'你的 过去!” 观众纷纷鼓掌,齐声叫米基邦脱裤子。米基邦气得面红耳赤。再理智的人,面对这种群众情绪高涨的场面,都没有办法应对。

弗洛伊德第二代大弟子

其实鲁宏的学说,并不新奇,他所指的恋父或恋母情结,是心理分析开山祖师弗洛伊德的性爱理论。弗洛伊德认为,性心理发展是否健康,很大因素是基于这个阶段的适应力。

鲁宏的断症,大部分是基于弗洛伊德所指,每个成年人都或多或少留有上述阶段的遗迹。不同的是,鲁宏认为这些“遗迹”全部显露在一个人的身体上面。

弗洛伊德有两个重要弟子,一个是荣格(Garl Jung),他的主要贡献是解梦及研究各种象征符号的意义;另一个是韦特(Wilhelm Reich),他是把心理健康及身体健康合而为一理论的始创人。

鲁宏是韦特的入室弟子,他的治疗虽然古怪,其实却是源出正统。以我看来,他很多呼吸的方式与动作,倒是取材于印度瑜伽及中国气功。

奇怪的是,这么多专业人士愿意上台为鲁宏脱衣示范,而且人人都好像有备而来,因为每个示范者的内衣裤都光鲜得体。

难怪我老师米纽琴说:“米基邦不肯上台示范,因为他没有见得光的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