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物语:婆媳之争

  • 发布时间:2004-08-12
  • 来源:《婚姻:多人之舞》 
  • 字体:

这个青年人面色苍白,坐在那里动也不动,他的父亲在旁苦苦哀求,问他为什么不肯上学。

他却是毫不动容,只说:“家里有办不完的事,暂时不能上学。”

父亲被儿子弄得毫无办法,只好对他千依百顺。他问:“如果我跪在地上向你下拜,你肯不肯去上学?”

表面看来,这父亲毫无杀伤力,任得儿子摆布。后来才知道,父亲本来管教甚严,直到儿子患了强迫症,不停地清洁房子。怕孩子出事,他才作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不敢再向孩子提出要求。

原来青年人所指家中办不完的事,就是洗涤不完的一衣一物,尤其是那积满油烟的厨房。他一手拿着强力洗洁精,一手拿着钢线刷子,但是无论怎么洗,怎么擦,总是清除不了家中的污积。

碰上这种问题,一般治疗师都会引用行为治疗法,让父母一步步地以赏罚分明的办法纠正儿子的行为。

问题是,当一个青年人不肯听话时,任何人都是无计可施的,尤其是一个患上强迫症的青年,更是“一筹莫展”。

父母的掌上明珠

从心理分析的角度而言,强迫症是一种控制病。以不断重复的动作,将无可改变的情况硬要加以改变。我看过一套南美的卡通片,形容一个清洁桌子的人,无论怎样清理,桌子上都有理不完的垃圾。像一个无法逃脱的噩梦,这描写的大概就是强迫症的内在心态。

我不知道这青年人的心中积聚了什么垃圾,让他如此苦苦清除。他来自一个环境不错的家庭,不但双亲对他宠爱,还有一个待他如珠如宝的祖母。全人类的眼睛都集中在他身上,如果真的要找出一个解释他不肯出门的理由,大概普是家中环境实在是过于舒服,让他难有面对外面世界的雄心。

我们百般猜想,青年人都不以为然。

问他,他的回答是那样扑朔迷离,好带着我们走迷宫,走了很多冤枉路。

只是愈来愈察觉,这青年人好像带着一股怨恨蓄意地指向父亲。

是因为父亲对他过于严厉吗?但是自从孩子发病后,他不是已经变得像只柔顺的绵羊吗?

是父亲对儿子不够关心吗?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二十四孝”的父亲,比孩子的母亲更是放不开儿子的问题。

很快就发现,青年人的父母虽然都爱儿子,彼此间却是全无默契。父亲自己的主意,母亲只是跟随。

婆媳共处一室,婆婆认为那是她的家,媳妇只有听话的份。媳妇很少反驳婆婆,老是摆出一副笑面,但是眼眶里却带着泪,分不清哭笑。

我问父亲:“婆媳不和,你觉得自己站在哪一边?”

父亲说:“我是帮太太的!”

儿子却突然插口:“不是的,他只帮他的妈妈。”

父亲解释说:“老人家是需要慢慢处理的,不能用急。”

青年人却说:“那是软弱的借口。”

原来青年称祖母为“他的妈妈”。界限分明,对他来说,他的家只有三个人,而对父亲来说,这绝对是四个人的家。

一家三口还是一家四口?祖母如何定位?这是一个版图之争。

对父亲来说,老妈是自己家庭的一分子;对儿子来说,母亲那无言的眼泪,正在促使他向祖母开战。

忠心的母子关系

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两个都是忠于自己母亲的男人,两个女人的对立,同时成为两个男人的对立。

如果这个说法成立,这个父子之争,是不会因为加强了父亲的威信而处理的,因为父亲愈用权,儿子会愈强硬,各事其主,战死方休。

除非父亲把妻子拉到自己的阵线,儿子失去总司令,再也没有续战的,才有鸣金收兵的可能。

剪不断,理还乱。即使一个小家庭,那三代同堂的关系交错,也会形成一场纠缠不清的斗争。

父亲不知道,很多男孩都是母亲的保卫战士,骑着白马为母亲执行秘密心愿。

怪不得青年人老说家中有办不完的事,男人困在上两代的暗涌中,无法抽身,只有不停地打扫房子,企图清除家中那隐藏着的一股乌烟瘴气。

遇上这种情形,父亲如果只求争取儿子而继续忽视妻子,是必然不会成功的;婆婆如果只顾讨好孙儿而奚落媳妇,也一定处处碰壁。哪有“要仔不要娘”的道理?

版图之争,大都斗得你死我活,除非当事人重新定位。最好有个调解人,协助他们商讨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新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