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贴的三人舞

  • 发布时间:2004-08-04
  • 来源:《婚姻:多人之舞》 
  • 字体:

我正为一对难分难解的母女操心之际,跟着而来的一个家庭,一家三口,同样纠缠得一塌糊涂。

二十一岁的女儿,患了六年厌食症,最近又入了医院,已经留医两个月。

母亲说:“我已经全无办法,决定让她自生自灭。”父亲说:“就让她死去好了,早死早了。”

女儿说:“我要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让他们看看,怎么可以对我如此冷漠!

感情铁三角

表面听这段对话,好像是一个缺乏温情的家庭,各人无法相容。

但我认识这个家庭已经有一段日子,这位声声叫女儿去死的父亲,其实视女儿如宝。他一生坎坷,在孤儿院长大,只渴望有个温馨家庭;但是自小以来,女儿只是母亲的孩子,处处与他顶撞作对。

抓不住女儿的心,恨痒痒的爸爸整天咒骂不休,却是口不对心。父亲每一句不好听的话,都像刺一般地打入母亲心中,在她脸上结成一层霜,女儿看在眼里,更加敌视这个不解人意的父亲。这种情形,其实在很多家庭都会发生,父母子女这个铁三角,一环扣一环,实在并不出奇。

出奇的是,这个鼎足三立的状况,成为这个家庭唯一的游戏。

从小到大,女儿只懂得与父亲斗气,与母亲纠缠,完全没有家庭以外的人生经验。

重复的对白

精明的母亲发觉形势不妥,赶忙把女儿推出家门。可是不但丈夫没有支持她的做法,又或是他错用了支持方式,让她更感烦躁;怎知连女儿都变本加厉,母亲愈要推走她,她愈是千方百计地缠住母亲。

父亲看在眼里,忍不住又要插手,只是他那愈帮愈忙的原始方式,只有火上加油,让妻子更生气,不是视他如透明,就是骂他过于婆妈。

女儿深知母亲看不起父亲,但是无法明白为什么自己对母亲如此忠心,也不能获得母亲的认同。

三人相对,总是重复又重复他们那陈旧得让人发闷的对白。谈话的内容已毫无新意,但是没有人觉得需要更改话题。

这是一个已经演过一千次的剧本,但如果说这个家庭缺乏沟通,你可大错特错。

走回母亲怀中

这三人的沟通渠道其实十分通畅,好像用同一电流点燃的三盏灯泡,一插电就立即全部亮起;又像一支配合得巧夺天工的三人舞,脚步缠得莫名其妙,左右难分;倒是一气呵成,一点也不含糊,只是局外人难以分辨。

这类个案我在美加也见过很多次,不同的是,外国的青年人虽然也会忠于家庭,以致难以放下父母,但是他们多会争取独立。即使因为种种理由而走不得太远,仍会装模作样地嚷着要发展自己的空间。

而我们这些中国孩子,却是理直气壮地要争取回到母亲的怀中,继续吸乳。

这少女说:“我不甘心,浪费了很多青春,很多气力,仍然不能让父母回到我小时候那温馨的时光,就是不甘心!

我问她:“你不是说与父亲格格不入,又何来温馨?”她答:“我们是三人一体,缺了哪一角都不成!

母亲气愤地骂她:“你这全是借口!

家庭与个人之平衡

我倒觉得少女说得很有道理,他们真的是三人一体,捆缚在一个一成不变的系统中,难分难解。

表面看去,每个人都固执;其实他们最放不开的,就是不能接受有个已经成长的女儿。两个吵了半辈子架的老夫老妻,最怕的就是独守空巢。而这个忠心耿耿的女儿,多年来一直维系父母的关系,如果失掉这个差使,便要面对一个她从来没有机会投入的成人世界。孩子长大,不但父母要改变,青年人也要变。很多青年人的毛病,都是出于父母孩子都是一成不变,凝结在某种关系的空间,口中嚷着要抽身,双手却紧紧地互相抓着,抓得令人窒息。在要变的时候,依然维持不变,是青年人最大的悲哀。

最近收到一位同学的电邮,他问:“为什么我看你很多个案,都是要人创立自我的空间,要人抽离?难道你不觉得孝道是中国人十分重视的价值观?你不认为一家人相亲相爱的画面,是一个十分令人羡慕的景象?”

家庭与个人的平衡怎样定位?我其实并没有一定的标准。疏离的关系,你希望各人拉近一点;紧扣得不能喘气的互动,你希望彼此增加一点距离。

二十四孝的子孙,孝得激激烈烈,是他们的选择,谁也不应多加批评。只是“孝”出一身毛病时,便要打开僵局,引进一点新鲜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