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塑像

  • 发布时间:2004-08-04
  • 来源:《婚姻:多人之舞》 
  • 字体:

贝丝与亚力是一对原籍爱尔兰的夫妇。他们都是成功人物,男的是一家财务公司的主管,女的是贸易界的高级行政大员。

结婚十年,贝丝终于怀孕。那该是天大的喜讯,没想到,这竟是夫妻二人矛盾的导火线。

怀孕的贝丝,坚持要搬家,搬到纽约曼哈顿靠近父母居住。亚力则坚守本位,一定要留居在新泽西。结果贝丝搬回娘家,亚力独守空房。

两地相隔只一个多小时车程,但是夫妻之间的距离却是十万八千里。

二人惟一合作之处,是同意每周一起前来纽约家庭研究中心接受辅导。

因搬家而起的纠纷

幸好那不是我的个案,但是,负责这个个案的大伟,被他们这个纠缠不清的矛盾弄得头昏脑胀,趁我回到纽约,便约我一起会见这对夫妇。

贝丝与亚力倒是十分坦诚,详细地向我陈诉他们的问题。贝丝一项项解释她要搬回曼哈顿的理由,亚力也细数必须继续住在新泽西的原因。二人唇枪舌剑,立刻就开起火来。

贝丝说:结婚多年来,总是我将就你,这一次我绝对不能妥协,不然我就变成门前的地毯一样被你践踏……

亚力说:你完全不把我的父母放在眼里,这次借口搬家,其实是乘机找你娘家做靠山……

明显地,这是一场牵涉两代人的权力斗争。大伟已经辅导了他们近六个月,我不想重复,问他们说,你们这种争论方式,是否已经重复了又重复?

两人点头不语。

夫妻二人的塑像

那天我刚好参观了一个罗丹的雕塑展览。罗丹人像,大都是身体扭曲不成人形,流露出内心破体而出的澎湃。对着这一对多话的夫妇,我想,有什么办法令他们不再说话,而能够感受到他们目前的困境?

因此,我对他们说,我刚从罗丹的展览中回来,如果罗丹要为你们塑像,你猜会是怎样的模样?

于是我们慢慢地塑成雕像,夫妇二人背对背,双手在背后相互紧扣,身体却是向着相反方向,彼此坚持。

这是一个分不开又合不拢的位置。是现代成功夫妇的典型塑像。

这其实不是罗丹的作品,而是一代家庭治疗宗师斯迪尔所塑造的夫妻形象之一,我随手借用。贝丝和亚力发觉彼此把对方扣锁在如此不可行的位置,真的停止了争论。

我问他们:你们快要为人父母了,期待婴儿来临,应该是最甜蜜的阶段,你们想塑造怎样的雕像?

亚力把妻子温柔地抱过来,慢慢地把头靠在她的肚皮上。贝丝一手抱着丈夫一手托住肚子,那是一幅感人的图画。我们庆幸大功告成。

不断地建造围墙

那是一年前的事,谁知今年回到纽约大伟又找我求救。原来,孩子诞生后,夫妇二人又再返回最初的争论,搬到曼哈顿还是留在新泽西?又是水火不容。

我叹了一口气,对大伟说:我的时间已经排得满满的,不能见他们了,不如你替我带给他们一个口讯,问他们说,我很想知道他们现在是怎样一个塑像。

后来,大伟告诉我,贝丝和亚力真的认真地为我塑造了他们此时的形象。那是一个不断地在彼此之间筑造围墙的雕塑。他们把大伟会客室中能够搬得动的家私杂物,都搬到中间来,把夫妻二人隔开,只在中间留一个洞让彼此看到婴儿。贝丝和亚力都是一点即通的聪明人,问题是,他们无法放弃一个对他们一家三口十分不利的谈判方式。有趣的是他们两人都不肯让步,却又坚持要接受辅导。

其实,孩子是夫妻的最佳导师,对着童真的小面孔,天大的事都可以化解。亚力却说,每次看着贝丝,看到的不是孩子的影子,而是他的丈母娘!

也许亚力是对的,每对夫妻塑像,其实男女各方后面都有一连串上一代的人物,人影憧憧。理应贝丝及亚力联手,在夫妻与上一代之间建立围墙,开拓二人及孩子的新世界。

偏偏是围墙建筑在夫妻之间,孩子被迫上墙端,如此不堪的家庭塑像,在国内国外都有不少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