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

  • 发布时间:2004-08-03
  • 来源:《家庭:无形之塔》 
  • 字体:

恋爱是二人世界;婚姻却绝不仅是两个人的事,在夫妇的睡榻上,起码睡着六个人——夫妻二人,以及他们各自的父母!

因此,当老同学茵茵要求我约见她的女儿时,我不禁感到好奇不已。

茵茵是我在中学时的同班同学,后来我们还一同上大学,但我一直与她并不相熟。只记得当年班中有位追求她的男生,为她拍过一张特写照,照片中的茵茵,大眼睛,小圆脸,笑意迎人。后来,不知何故,茵茵半途退学,嫁人去了。

这些年来,我与茵茵少有碰面的机会,只有不时从其他旧同学口中得知她的消息,都是有关她婚姻的种种不幸。据说她遇人不淑,受尽丈夫的欺负,同学们都为她抱不平。也因为这样,所有人都知道茵茵有个可恶的老公。

茵茵喋喋不休诉说不幸

某段时间我长居外国,有一年回港度假,热心的同学知道我从事心理治疗,遂特别安排茵茵与我见面。

吃过一顿下午茶后,同学“借事遁”,剩下我和茵茵。她详细地向我解释及诉说婚姻中每一细节、对话、内容及前因后果。

由饭后至黄昏,我也打不断她的话,最后只好提议一起去坐天星小轮,边走边谈。

黄昏的香港,整个海面洒上一层懒洋洋的金光,为紧张的城市带来一丝悠闲。

我对茵茵说:“你看,这城市多迷人!

但是茵茵的一双大眼睛好像蒙上了一层薄纱,视若无睹。她继续自顾自说,完全不用我答话。我无法在她脸上找回记忆中那位清新少女,只见到一位失望的妇人,被自己的不满缠得完全不能动弹。我甚至感受不到她的悲哀,只觉得她十分机械。

当时我想:她为什么不离开丈夫?如果她对这段夫妻关系感到如此苦涩、如此充满怨恨,她的子女也将无法逃避这一股苦涩和怨恨。

女儿竟来寻求辅导

没想到若干年后,我竟然在诊所内,遇到茵茵的女儿小茵。

小茵比母亲长得高大,看起来也更清秀,只是她说起话来带着母亲的影子,每一句话都带上解释和细节。谈了一会儿,我仍然摸不清她究竟要表达些什么。

也许是因为认识她的母亲,我很快就察觉到,小茵身上明显带着母亲的负担。这是一种难以解释的感觉,并无任何根据。其实我一点也记不清她母亲的际遇,只知道她的生活十分不快乐。

眼前的小茵,双十年华,由未婚夫陪着一起来见我。婚期在望,她应该是个幸福的小女人。只是她说话含糊不清,总觉得她有无限隐衷。话不出三句,她便泪如雨下,细听之下,又好像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随母亲的怨恨

我不禁回想起多年前与她母亲同渡小轮的情景,心里想,一次相聚都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小姑娘天天对着母亲长大,不知道承受了多少母亲的怨恨、焦虑及对男人的不信任。怪不得一对自称相爱的未婚夫妇,整天愁眉苦脸,对于即将来临的婚姻生活,不单全无憧憬反而充满隐忧。

彼此兜了一会儿圈,我干脆开门见山问小茵:“我知道你母亲的婚姻生活并不愉快,上一代的婚姻经验有没有影响到你?”

她说:“我的长辈当中,真的不乏婚姻失败的例子,因为他们……如此……所以……这般……”

小茵不知道,上一代最影响她的,并不是他们婚姻失败的故事,而是她的表达方式———与母亲一般的满载解释、忧虑及词不达意。那是多年来潜移默化的结果,令她不知不觉地把母亲的失意承受起来,发展为她个性的一部分。望着小茵,我不禁想起童话故事中不幸的小公主,一出生就被咒语捆着,天天等候勇敢的武士前来搭救。

未婚夫爱莫能助

眼前的白马王子的确风度翩翩,只是他十分被动地静坐一旁,一点也没有冲锋陷阵的姿态。妙的是,他本人学的也是心理学,对女友的问题十分了解,而且花过不少心思,为她分析前因后果。今次是他建议小茵来见我的。

我问他:“为什么要见我?”

他答:“我无法说服小茵,希望她会听第三者的话。”

这位小王子不知道,要拯救小公主不能单靠说理。他本身来自一个和睦的家庭,无法适应女友那起伏不定的情绪,只希望小茵赶快驱走过去的心魔,心平气和地与他走入教堂。

他愈是讲理,小茵就愈不能平静,认为未婚夫的妥协,并非出自真诚;她愈是激动,他就愈不能表达真意,怕一说错话,就会引来对方不可收拾的反应。

一对璧人尚未成婚,就已经牢牢地被困在那完全可以预测的重复步法中。说了半天,我仍不知道他们究竟在争执些什么,只觉得小茵对未来的婚姻生活充满恐惧和不信任,而她的男朋友却像个委屈的大孩子,有苦说不清。

我叹一口气,对男的说:“其实,你是最能拉她一把的人,为什么你只顾跟她作分析,自己却坐在一旁,袖手旁观?”小茵突然有反应,说:“我就是最怕他把我当作病人看待!我跳起来与小茵握手道贺,刚才她说了老半天都是“因为、所以、如此这般”的兜圈话,这是她第一次说话如此爽快,同时也反映出两人此时此刻的一个重要互动问题。结婚是每个人家庭生活循环圈子的一个转折点,一个建立新天地的大好机会。问题是,很多人都把上一代的鬼魅原封不动地带入自己的婚姻中,结果不但没有善用新建立的空间,反而弄得自己完全不能喘气。

忽略关系中扮演的角色

小茵的未婚夫很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他的“驱魔”方法是把未婚妻当作病人,以为一切问题都出现在她身上,完全忽视了他自己在这段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笑着跟他说:“你怎么这么喜欢看病?再这样下去,你快要给她开药了!

他也笑着回答:“我真的想过要她吃药!

小茵也因而开朗起来:“我们每次吵架,他总是令我觉得自己理亏,总觉得自己不妥!

男友说:“其实我也是有口难言,总觉得自己每次说心底话,都会引起她的情绪波动,慢慢地,我什么也不想说了。”

我说:“这样的话,你们的距离将会愈拉愈远!

两人点头同意,小茵对他说:“其实我很希望你不要老是迁就我,不如好好地跟我吵一顿更好。”

男友说:“行吗?真的可以吵架吗?”

小茵望着他说:“当然可以!初时或者会不舒服,但总比什么事都放在心里好!

两人情意绵绵,终于像对未婚夫妇。

要解除上一代的“咒语”,全凭两口子合力建立一种新气象。

我由衷地祝福他们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