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洗手的孩子

  • 发布时间:2004-08-03
  • 来源:《家庭:无形之塔》 
  • 字体:

康康每天洗手三四十次,他的双手发白、皮肤浮肿。十六岁的大孩子,洗手是他唯一的乐趣。

康康患有强迫性精神症。

有这种症状的患者往往有令人难以理解的行为,洁癖是最常见的一项。

儿子染有如此怪习惯,急坏了父母。尤其是母亲,整个心系在儿子身上。康康每次入洗手间,母亲的眼睛也恨不得越门而入。

康康深知母亲苦心,每次洗手必向母亲报告,儿子的事变成母亲的事。母子之情,尽绕着洗手间而转,母子的对话,也会集中在洗手或不洗手的话题上。

这是国际家庭治疗师米纽琴访港教学示范的一个个案。

消怒良方

他问康康:“你何时最想洗手?”

康康答:“每当我觉得愤怒的时候。”

米纽琴笑说:“原来洗手具有如此功效,我希望我自己也可以照办。”

怪癖变成消怒良方。显然,米纽琴是特意把康康的古怪行径正常化。

康康的父母静观治疗师与儿子谈得轻松,初时全摸不着头脑,眼见一向寡言的孩子,一反常态地与这位陌生的顾问专家畅所欲言,更是莫名其妙。

依附母亲

米纽琴继续与康康谈笑风生,完全把他当作正常孩子看待,而且对他的怪癖欣赏有加,于是引起这位大孩子无限好奇。

康康说:“我妈很关心我,什么都照顾我。她不知道,其实她自己更需要被人照顾。有时她连过马路都会闯红灯……”

小男孩的话头一起,三句不离母亲。

原来康康一家曾经是太空人家庭,为了儿子的学业,多年来母亲在美洲过着陪太子读书的生活,如果不是因为儿子患上洁癖,她也不会决定带着康康回港定居。

太空人家庭的结构,实在奇异,大好家庭天各一方,双亲变成单亲。名义上是支持子女在异乡就读;实际上,一般母亲在外国的适应能力都比不上儿女。到头来,需要支持的反而是母亲自己。

在成长中的孩子,反而随了母亲的寂寞、无依及迷失在异国山水中的惆怅。而孝顺的子女,就往往会产生各种奇怪的心理毛病———一种令人费解的救助讯号!

换位结构

康康就是一个好例子。十六岁的大男孩,却依附在母亲裙下,一点也没有这个年龄应有的独立趋向,而且对母亲万般体贴,母子相依。那位真正的丈夫,反而静坐一旁,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

解决这种夫妻子女大换位的家庭结构问题,是米纽琴的专长,他说:“我在西方见过很多儿童的心理问题,往往都是基于一种父亲与母亲之间难分难解的关系。想不到东方,同样的问题竟也是那样的明显。”

一个孩子要长大,终得脱离父母,创造自己的空间。

而康康的空间,却只有母亲。

没有秘密

米纽琴问他:“你有秘密吗?你是否什么事都得让母亲知道?”

康康摇摇头:“我什么事都会告诉妈妈。”

米纽琴说:“你已经十六岁了,你喜欢洗手,洗多少次都成,只要你洗得痛快。但是,你能否不让母亲知道?”

康康双眼焦急地望向母亲,洗手而不告之,专家这项提议,实在叫母子二人同吃一大惊。

这位家庭治疗大师治病,不单把病征正常化,而且关系化。康康这种本来弄得父母头痛万分的怪癖,突然变成一种母子关系的联系和表达。

为母而洗

原来康康洗手,是为母亲而洗,为满腔情怀无处投射的母亲制造戏剧,让母亲有机会做观众。这种微妙的家庭心理,比洁癖本身来得更神秘。

康康的爸爸,看着顾问一步一步引出他妻儿的复杂情绪。原以为辛苦经营让儿子获得最好的学习机会,谁知反而造成妻儿变成一个连体婴,再也不能分体。

米纽琴问他:“这样下去,你怕不怕会失掉儿子?”

父亲惘然点头,望着眼前已经发育成熟的儿子,才猛然惊觉他已经变成陌生人,再望向经年伴子不伴夫的妻子,更加令丈夫担忧,因为妻子的关注,显然是全部落在了儿子身上。

家庭重整

家是一个奇怪的“多体动物”,如果把它搁下一段时期,它就会自生枝节。这个道理,我们往往醒觉得太迟。

幸好康康在危急时,神推鬼拥地洗起手来,就是因为他的怪异行为,为一家人制造了一个重新调整的机会。

米纽琴小心翼翼地把仍然依附于母体的大男孩分离出来,让父亲有机会重新学习接近儿子,让貌合神离的夫妻可以再次合作。

一家三口,本来为康康的顽疾而来,一个小时后,却带着一股重建家庭关系的新希望而去。

而我们在单面玻璃镜后观察这次治疗示范的一群,也像被魔术棒点了一下,突然见到我们自己的父亲、母亲、丈夫、妻子或子女,手牵手地连串起来,跳着各种不同形式的家庭舞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