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他,不如爱自己

  • 发布时间:2004-08-03
  • 来源:《婚姻:多人之舞》 
  • 字体:

何太太结婚十二年,孩子已经十一岁。

何先生是文化人,走在时代的尖端。新时代的时事世情,以至吃喝耍玩,无一不通。

何太太是家庭主妇,结婚后一心想做个好妻子、好妈妈。

何先生的眼睛看到很远,整个地球不过是一个村落。何太太的视野却离不开丈夫与女儿。

二人世界的距离愈来愈远,丈夫的工作变成妻子的仇敌,处处威胁着她的家庭计划。妻子的爱,成为丈夫的牢狱,他说:“我每次走入家门,就觉得要告别自由!”

丈夫的话,像利刀一般把妻子的心切成碎片。

何太太无法接受,婚前的柔情似水,男欢女爱,怎会变得如此无情无义?

何太太坚持丈夫一定有外遇,丈夫也坚持自己没有。

丈夫在家的日子,夫妻的对话就是集中在这话题上:“你一定是爱上别的女人!我没有。”“你有!我没有!你有!”“没有,没有!有,有!”

然后是相对无言,再也没有别的话可说。

与何太太谈话,她同样是一桩又一桩地投诉丈夫的秘密:那没有署名的留言,那没有回声的来电,那不明来历的旅馆账单……

何太太成为丈夫的侦探,丈夫的一举一动,全部逃不过她的明察秋毫。

她说:“我爱他,不能没有他!”她也说:“我再也受不了了,这样下去我会疯掉,我要离开他!”

被爱焚烧的女人,是这新时代的一个旧现象,相夫教子的角色,扮演在新时代的家庭舞台,其实对女性是十分不利的。

爱不是通行证

婚姻是一项很艰巨的工程,不能单靠爱情维持,况且爱情是什么一回事,每个人的定义都不一样。例如对何太太来说,爱情是婚前的重要承诺,丈夫对自己的爱护与关怀,是她的全部所求;爱,是长相厮守,是她对他的无限关注,以及井井有条的照顾。

不让他与“猪朋狗友”相交,不让他周末迟起床,不让他赌马,不喜欢他养金鱼,都是为了爱他!

何先生却恨痒痒地说:“爱,是行凶的借口,一个爱字,就可以任意宰割。”

爱,的确不是通行证。

何太太的爱,愈来愈行不通,她那千方百计的爱,变成他那千方百计的逃。

妻子百思不解,只好自作分析。她想,自己与丈夫可能是性格不合。自己温柔体贴,什么事都为丈夫着想,千方百计保护自己的家庭,对别的男人全部不放在眼内;丈夫是鲁莽自私,把家当是旅馆,与所有女人都勾勾搭搭,最老最丑的也不例外。

最不可忍受的,是丈夫与什么人都谈得投契,唯独是与自己无话可说。他爱我吗?他不爱我了。他爱我吗?为何如此冷漠?

他不爱我吗?为什么又时有关怀?

爱是何物?

从人类学的发展看男女关系,很多学者都认为男欢女爱的形式,与我们远古的祖先生活有关。老祖宗居于山野,男人都以打猎为生,猎兽行为,必须集中精神,然后出击,因此造成男人那集中焦点、不善猜疑的性格;相反,女人留在山洞看顾小孩,收集野果,因此注意力容易分散,特别留心小节。男女之别,多是进化过程的遗迹,与爱无关。

不如先爱自己

近代大脑扫描的研究发现,相爱的人在一块,脑袋中会发出四点光亮,像四盏小电灯,闪闪生光。

原来爱的存在,全凭脑海中能否亮灯。

问题是,何太太脑袋里的四盏小灯亮得刺眼,何先生脑袋里却好像一片混沌。

不能同时亮灯,是男女间的千古遗憾。

从心理分析的角度而言,爱是必须有对象的;所谓对象,指的就是情的依附。从孩童时候开始,我们就学会依恋母体;长大了,就继续寻找别的物体用情系住。

但是无论你爱的是谁,最后目的仍是希望对方依恋自己。希望透过选择的对象投桃报李,好好回报你的爱。

如此看来,所有恋爱都是自恋。

看到台湾出版的一本新书,名为《爱他,也要爱自己》。

但如果爱人本来就是爱自己,又何必多此一举?干脆爱自己就是了,省得多生枝节。

何太太说:“也许我太爱我的先生,不懂得爱自己!”

其实何太太爱丈夫,就是希望他爱自己。不如走捷径,学习爱自己。如果她把集中在丈夫身上的目光,放在自己身上,也许她会发现,自己脸上带着多少焦虑,自己的身体顶着几斤重担,自己的心胸,被爱的失落捆得多紧。

别问他是否爱你,先问:“我爱不爱自己?”然后打开紧闭的家门,向一片蓝天吸入一肚子清新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