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紫罗兰

  • 发布时间:2004-08-03
  • 来源:《家庭:无形之塔》 
  • 字体:

很多人以为,心理治疗是教导别人怎样处理问题,这是过于简单的想法。

当然有教育成分,但心理治疗不是教学,它比教学有趣多了。

高道行的治疗大师,一般说话不多,也不以为自己对别人的 问题有一定的答案。但是他们对人生的种种事情有特别的看法。他们的一举一动,往往给求医者带来新的体会。

与君一席话,茅塞顿开。其中过程有时像与高僧说禅。

现时治疗的派别很多,也有不主张谈话过多的。这世纪被公认为奇才的米顿•艾里克森(Milton Erickson),是“策略派”的始创人。

他认为,语言所能表达的东西是很有限的。人愈谈得多,愈不能自拔。如果心理治疗的目的是使人有所改变,则少谈为妙。

艾里克森小时在农场长大,有一次见他的父亲拉牛往前,用尽气力,那头牛就是不肯动。 父亲叫艾里克森来帮手,艾里克森抓着牛尾巴,向相反方向一扯,牛就乖乖地向前走了。

“策略派”的道理,就是怎样找到那一下扯力,令人不知不觉地就范。

“非洲紫罗兰皇后”个案

因此,艾里克森的治疗个案,都是十分清新有趣的。我最喜欢的,是“非洲紫罗兰皇后”的个案。

一次,艾里克森到美国中南部一个小城讲学,一位同僚要求他顺道看看他独身的姑母。

同僚说:“我的姑母独自居住在一间古老大屋里,无亲无故。 她患有极严重的忧郁症,人又死板,不肯改变生活方式,你看有没有办法令她改变?”

艾里克森到同僚姑母家去探访。发觉这位女士比形容的更为孤单,一个人关在暗沉沉的百年老屋内,周围找不到一丝生气。

艾里克森是位十分温文的男子,他很礼貌地对这姑母说: “你能让我参观一下你的房子吗?”

姑母带着艾里克森一间又一间房间看去,艾里克森真的想参观老屋吗?那倒不是,他只是想找一样东西!

在这老婆婆毫无生气的环境里,他想找寻一样有生命气息的东西。

终于在一间房间的窗台上,他找到几盆小小的非洲紫罗兰——这屋内唯一有活力的几盆植物。

姑母说:“没有事做,就是喜欢打理这几盆小东西,这一盆还开始开花了。”

艾里克森说:“好极了!你的花这般美丽,一定会给很多人 带来快乐。你能否打听一下,城内什么人家有喜庆的事,结婚、生子或生日什么的,给他们送一盆花去,他们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

皇后死了,全城人都去送丧

姑母真的依艾里克森所言,大量种植非洲紫罗兰,城内几乎 每个人都曾经受惠。

不用说,姑母的生活大有改变,本来不透光的老屋,变得阳光普照,充满着彩色鲜明的小紫花。

一度孤独无依的姑母,变成了城中最受欢迎的人。在她逝世时,当地报章头条报道:全市痛失我们的非洲紫罗兰皇后。几乎全城人都去送丧,以报她生前的慷慨。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艾里克森当年与姑母的对话,我本人不在场,无法证实他们是否如此交谈。但是艾里克森的一次探访,就改变了这位老婆婆的下半生,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就有千 军万马的威力,难怪他是这世纪杰出的一代宗师。

“非洲紫罗兰皇后”的故事,在很多书上都有记载。但是,我却不是在书上读到,而是一个人告诉我的。

这人叫做史提夫•基利近(Stephen Gilligan),是艾里克森的几个爱徒之一。我们在一个讲座会碰上,他一个又一个地给我们一小伙人讲述他老师的故事。

基利近是在美洲很受欢迎的催眠学家,是“艾里克森催眠系统”的发扬人。我们原想向他请教催眠术,没想听着听着一连串的艾里克森故事,我们大家都被催眠了,醉了。

而最令我心醉的,是基利近谈起先师时,脸上流露着的那一 股仍然充满敬爱的光彩。 我想,艾里克森的智慧,也像非洲紫罗兰花一样,在基利近心中盛放。而在这短短的一叙中,也拾起了一束智慧小花朵,好好珍藏。

最近有朋友对我说:“我知道自己的内心很不平衡,可是总找不到令我心服的心理治疗师。” 这真是个大问题,尤其是在香港,心理治疗的发展仍处在初起阶段。因此,我把自己拾起的小紫花拿出来,分给她、分给你!

分给每一道重幕深垂的窗户,让所有不见阳光的角落,都会找到一盆富有生命力的非洲紫罗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