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六年后是非宝宝(组图)

  • 发布时间:2004-01-17
  • 来源:《年轻妈妈之友》 
  • 字体:

是非Baby

结婚六年,一直是两人世界,以前忙忙碌碌,并不觉得有什么必要。现在或许年龄大了,也或许是"舆论压力"使然,我和先生不约而同地产生了要个宝宝的念头。这个念头一经产生,便星星之火一样不可遏止地强烈起来,先生常常夸张地叫嚷:你什么时候肚肚鼓起来呀,我盼宝宝眼睛都盼绿了。

先生的小眼睛并没有绿,但盼子心切是真的。以至于每每走在路上,看到一个三四岁的毛毛头,他便扭过头,目送小家伙远去,末了还幽幽地加上一句:"我家宝宝要是生下来,也该这么大了。"

四年前,种子意外发了芽。当时,我们虽已成家,但尚未立业,自然不能听任这多情小芽儿的恣意生长。于是,我和先生便毫不犹豫选择了人流。

几年来,Baby一直在我们的计划之外,读书、找工作、买房、再读书。妈妈一直在盼着,说趁她还硬朗,赶快生个宝宝给她带。在别人看来,研究生毕业了,工作稳定了,房子也买好了,还有什么理由不要个宝宝呢?除非有病!但我一心想在生宝宝前圆自己的博士梦。先生和家人尽管不情愿,却也理解并支持我。只是周围关心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

不时有同事提醒:多吃点,女人太瘦了不容易受孕。

关心先生的人也多了起来。甚至有人开玩笑说他"有枪无弹"。

如今宝宝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五月中旬,该是"老朋友"前来拜访的时刻了,可"老朋友"来临前的种种征兆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如约而至。莫非种子真的发芽了?

但这毕竟只是猜测,于是心里多了几分期盼和忐忑。

周末。一大早睁开眼,我不由一阵冲动,似乎再也不愿多等一天,揪醒睡意正浓的先生,让他去买支早孕测试笔测测。闻听此言,盼子心切的先生立马来了精神,一骨碌爬起来,转身便跨出门去。几分钟后,他便已站在屋子中央,神情专注地研读起说明书来。

第一次做这种测试,我俩都既紧张又兴奋,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提着那根神秘的像温度计一样的小棒,站在屋子的最亮处,打开灯,仔细观察结果。一条红线很快醒目地出来了,我们热切地盯着红线的下方,期待另一条红线的出现。可期盼中的第二条红线并没有出现(按照说明,若出现两条红线,就表示怀孕了。)我们的眼睛仍齐刷刷紧盯手中的小棒。几分钟过去了,我似乎看见另一条红线若隐若现。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神。又是几分钟过去,还是那种揪心的缥缈。先生有几分失望,然而还是不甘心。要不到下面药房让"专业人士"看看?我提议。先生欣然,兔子似的拿着那根小棒蹦蹦跳跳下了楼。十分钟过去了,一刻钟过去了。敲门声终于响起。怎么样?我问。他们也不会看,说不准。先生说。我一把夺过那根小棒,不经意一瞅,呀,醒目的两条红线。我大喜过望,急忙给先生看。先生瞟一眼,说:看看说明,十分钟后的结果无效!然而,看着那醒目的"两道杠",总有些心有不甘:或许刚才的测试量太少了,所以结果不明显,索性再去买一支测测?

闻听此言,一向被我戏称为"扣哥"的先生二话不说,转身下楼。几分钟后,我们又将头凑在一起,仔细寻找第二条线。结果还是一样,一条醒目的红线下,仍轻轻浮着一条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淡淡红线线。

先生说:再等等吧。想必刚才的测试液不是太少就是太淡了,所以效果不好。要不,明天到医院里查查?

第二天上班途中,路过医院,我鬼使神差地坐到医生面前。医生问:例假超过多少天没来了?我如实回答:不到1天。医生抬头望望我,似乎没听明白,又似乎什么都明白了。接下去便是检查,测试方法竟和我们的一模一样。几分钟后,医生抬起头说,有了。我有些不信,追问一句:我怀孕了?医生点点头。

那一刻,我想别人一定能透过我脸上厚厚的口罩感受到我的喜悦之情。在那个非典肆虐的时刻,小Baby的到来给这个原本阴霾的春天抹上了一缕亮色。

打电话给先生,压低声音,作悲伤状:"老朋友"来了。

电话那头,先生似乎愣了一下,旋即说:不可能,你在骗我?用词是肯定的,语气却是将信将疑。我开心地笑了。同时期待着先生热烈的表达。

然而,电话那头,这家伙的声音一如往常那样平静,只是语调听起来轻松愉快。这与我期待的狂喜大相径庭。

当下心里一阵愤恨:这个呆子,早知如此,绝不给你怀宝宝,让你哭去吧!

文/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