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 发布时间:2003-11-04
  • 来源:《年轻妈妈之友》 
  • 字体:

单身妈妈徐铭蔚:29岁,港资公司经理人、兼职策划人、自由撰稿人,儿子8岁,女儿4岁

做单身妈妈已经好几个年头了

我从来没有后悔把孩子带在身边。我母亲家是书香门第,而且是搞教育的,我希望我的孩子们也能像我一样,在羽翼未丰满之前,有个最好的窝来制造快乐、健康的身心。心理学家说,父母离异的时候,孩子年龄越小,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小。我觉得有些道理吧。两次婚姻结束的时候,他们都还不满2岁,而且最幸运的是,分手之前的家庭暴力都没有被他们亲眼目睹过——我不希望孩子的天空有阴郁的影子。

有时候我们三个挤在一张床上,关了灯还嘻嘻哈哈打闹。夜半女儿迷迷糊糊说一句:“妈妈我要尿尿。”儿子比我还清醒地从床上光脚跳到地板上,身手敏捷地打开房间另一端的灯开关,他怕我们摸黑。我们走在没有路灯的楼道里,小小男人会说:“妈妈我来保护你,我的眼睛比你好,我牵你,你牵妹妹。”那个叫做妹妹的就开始自我安慰:“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鬼,想得多了,就会有鬼。”

对孩子的教育:赞美、鼓励、对任何事情都有失望的承受力

我的孩子,自立、自理能力都强过同龄孩子。女儿第一次送进幼儿园才一岁八个月,我知道人家是不收这么小的孩子。就骗园长说她已经两岁半了。女儿很争气,知道吃喝拉撒要跟老师讲。儿子很小就自己单独睡觉,自己洗澡,有时候中午一个人在家吃饭,吃完了会自己洗碗收拾剩菜放进冰箱,然后乖乖地自己做作业,根本不用督促。晚上写了作业,准时9:30睡觉。

他们摔跤了,我从来不会大惊失色地跑过去然后唏嘘不已,我会很平静地笑着鼓励他们自己爬起来、拍灰、去洗手。如果有破皮或伤口,我会拿出小药箱和他们一起来研究怎么清洁、消毒、包扎。我也会让他们体会到我是爱他们的,不过不是在他们啼哭不休的时候,而是自己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时。我也会亲亲他们伤口的附近,或者按照他们含着忍痛的眼泪说出的:“妈妈,你给我吹口仙气儿嘛”,往他们的疼痛处吹一吹。

我承诺孩子们一些事情之前,都会有个补充说明:在什么情况下,妈妈的承诺是不能兑现的。我这样做,也是希望他们能更多了解生活充满了变数,也是培养他们体恤他人的涵养。因为工作繁重(我经常同一阶段身兼几份工作),我不可能每次都兑现类似带他们出去玩、准时去接他们放学、亲自去参加家长会或观看演出的诺言,但是我事先会说明,失约了也会很诚恳地道歉说明原因。

家里没有爸爸这个角色,总会有一些问题

家里没有爸爸这个角色,总是会有一些问题,比如孩子会特别没有安全感,怕被遗弃、怕单独呆在陌生环境里、比较懦弱、逆来顺受。有一次卧室门锁坏了,女儿出来顺手一带门就怎么也开不开了。我叫女儿闪开,她在几米之外捂住耳朵。我对着门踹一脚,拖鞋飞了;换靴子,又一脚!门开了。木屑一地,门锁变形。我得意洋洋,女儿一脸崇拜。有时,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告诉孩子,任何困难出现的时候,都有办法去解决,而不是气急败坏、束手无策地抱怨。

我的女儿,对外的表现就比我儿子要强硬得多,可能是她对父亲没有一点印象,那种缺憾感也不会表现得那么哀怨——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有给她说真话,告诉她被父亲遗弃。她永远都等不到那个“出国”了的爸爸回来和她生活在一起的。有些事实,过早让孩子知道,会伤害那颗充盈着所有美好想象和憧憬的心灵。但总是要告诉孩子的,什么时候说?我还没想好。

我的无奈和我的希望

单身妈妈的生活让我感到最无奈的,是面对女儿常常表现出的对父亲的向往和期望,以及诸如她爸爸是做什么的、长什么样、他什么时候回家的问题。单身母亲的另一个压力就是经济的压力。记得刚带着女儿离开西安第十几天,她就住院了,当时很危急,怀疑是败血症。我坐在儿童医院门前的花坛上,一遍遍地翻着手中的电话簿,斟酌着给朋友打电话借钱。向来自尊的女人,强忍眼泪艰难地说着感激的话;最困难的时候,就把以前购置的首饰,一件件拿出来廉价变卖,变成在手心攥出了温度的现钞,逐渐成为孩子们的学费、食物、药品、衣服。以我目前情况,基本上每个月全家开销在5000元左右,所以我只有努力工作,多赚一些,以维持这笔庞大的开支。因此陪伴孩子们的时间太少也成为他们偶尔的抱怨和我长期以来的愧疚。

因为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一些,所以对未来是否需要新的婚姻、孩子们是否需要新爸爸,我目前都没有去想过;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们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我的父母可以渐渐地少操心、操劳,而我们全家的明天可以一天比一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