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位置

  • 发布时间:2000-07-05
  • 来源:生活时报 
  • 字体:

徐:女人就是女人,男人就是男人。但是中国社会阴盛阳衰,换一种说法就是女人不像女人,男人不像男人。这 种现象在新文化运动的时候就出现了,它影响了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对文学艺术、人的意识形态、世界观都产生了巨大的影 响。现代女性最重要的是摆正自己的位置,我不反对女人做事,女强人我很敬重,但是事业和生活永远是不能两全的。如果你 想做个有事业的女人,那么就一往无前,千万不要再想要家庭。人不可能脚踩两只船,什么都想要只能带来极大的危害,糟蹋 了事业又糟蹋了生活。

记:女人在家庭与事业之间绝对不能两全吗?

徐:二者不仅是不能兼顾,而且是一种互相伤害的关系。女人选择了事业伤害的一定是家庭和生活,所以一旦选 择就一定要做出牺牲。事业型的女人最好不要结婚,因为根本无法承担家庭赋予的责任。现代女性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贪婪,什 么都想追求,女人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又结婚又想做事,会弄得别人痛苦,自己更痛苦,全社会的离婚率也提高。

女人要么做家庭型,要么做事业型,否则一定会失败。但是我的太太我会尽量让她别出去工作,争取把她从工作 岗位上拉下来。一个家庭如果真的达到强弱平衡,产生的只可能是对抗和相斥,它必然会影响生活。女人从不知道满足,有不 少女孩都说自己要嫁给一张长期饭票,真的有了这样一个男人,她绝对不会罢休,达到这个目的就会有新的目的,又要想什么 品位、层次的问题。过多的追求自身价值,对家庭看得过轻是现代女性的通病。我由衷地说农村的姑娘可爱一些。

记:你对现代女性的状态似乎不太乐观?

徐:现代女性的文化结构、思辨能力、长相身高,从内到外都比以前进步了好多。虽然这一切进步带来的副产品 是对男人有意见,但女人的不满是可以理解的。我最喜欢李素丽,她不是我所说的那种追求事业成功的女人,她只是在做好自 己的工作。她的家庭很成功,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女人应该做的,工作只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女人搞美术、探险,离开生活 中最根本的东西,就走到追求事业成功的路子上去了。不过做哪种女人我都不反对,男女是平等的,我不赞同谁应该从属于谁 ,极端的男权和女权都是错误的。

记:现在社会上有一种现象叫“红旗不倒彩旗飘飘”,男人在对妻子“尽职尽责”的同时还有诸多的情人。

徐;其实这种情况很难做到,一定是“彩旗”有问题,好多挺优秀的女人做“彩旗”我可以想象,因为选她们做 “红旗”的好处并不多,她们大多想法太多。也许这种情况使一些家庭表面上比较稳定,不过这样没有什么意义,男人非累死 。我肯定没有那个精力,女人如此的难缠,一面“红旗”已经把我的能量用完了,别说什么“彩旗”了。

男女组成婚姻,婚姻的归宿是平淡,平淡不等于美丽。婚姻是一种生命,生命是流动的,婚姻的死亡是一种痛苦 ,承受痛苦是一种态度,享受平淡也是一种态度。我一直在平凡地活着,我认为女人是水,男人是火,火可以煮水,水也可以 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