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孩子进行性教育要注重语言选择

  • 发布时间:2004-05-19
  • 来源:《婴幼儿科学性教育》 
  • 字体:

俗话说:“人有人言,兽有兽语。”不会说话的小猫小狗,虽然不会说人话,但它们能够懂得许多我们表达的意思。那么,不会说话的婴幼儿,他(她)们能否听懂我们的话呢?

记得儿子2个多月时,我与他对视,发现他注视我的目光非常集中,我想他此时的内心一定能够明白什么,于是我对他说:“妈妈爱你。”他马上就笑了,而且小腿和胳膊欢快地乱动。我想,他也许懂了。此后的几次重复,使我确信他确实能够听懂我的意思,而且他喜欢这句话。

到了3、4岁,儿子能够清楚地说话了,“我爱你”这句话就经常被他应用。他能够准确地应用这句话表达他的感情。最好笑的是,当他向你要求什么的时候,他会先说:“妈妈我爱你,我可以做……吗?”他不仅对我说,对他喜欢的人他都说“我爱你!”。

“我爱你!”这句话使他非常容易与人沟通,也使他非常容易与他人接近,这句话同时使他受益匪浅,因为他得到了大家的喜爱。

语言的选择首先是要选择关爱、友善、暖色调的。

(1)说实话,不要说瞎话

对婴幼儿的性教育中,语言的定位非常关键。因为婴幼儿的周围有同龄人,也有长者和老者。他们在与所有的人进行沟通,他们就像一台新的计算机,容量很大,但存进去的内容尚不多,因此他们在拼命地“吃”知识。

记得小时候(大约3岁多),有一次在公共厕所发现一位阿姨小便处向下滴血(来月经了),我十分恐惧,以为她病了,并想像着她可能昏倒,于是不肯从厕所离去,并一直盯着她看。姥姥把我拉了出来。我问姥姥:“那个阿姨怎么了?”姥姥说:“她做了坏事,所以流血了。”

“她做了坏事?”我闷闷地想呀想,“为什么做了坏事就要那个地方流血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每当我认为我做了坏事(自认为不对的地方),就担心自己那个地方流血,并拼命进行自我检讨。回想起来,很像教徒在做祷告。

直到青春发育期我第一次来月经,今天仍记得十分清楚,那是一个夏天的早晨,我比往日醒来得早些,感觉内裤处非常不对劲,起来一看,啊!血!我惊呆了!我当时简直就要吓昏了,好像天要塌下来,天啊!报应终于来了!我做了什么坏事?

事隔这么多年来,我想起来都要大笑。因为害怕,不敢告诉家长,自己找来一些卫生纸垫着,因为弄不好,上学时弄在外裤上,放学后不敢回家,一直在教室里坐着,直到天黑,把书包挡在屁股上拼命往家跑。这样尴尬的事直到有一天被姐姐发现,才得到解决。

当我们知道了我们的语言会被孩子无限拓展,我们才能明白为什么性教育中不要说瞎话。

(2)如何使用正确的字眼

其实人们用一些代名词来为孩子称呼生殖器的名称是无害的。比如,你正在教你的孩子:这是耳朵那是眼睛,那是嘴……“这是什么?”你的孩子突然指着阴茎问你。你若回答:“这是阴茎。”好啦,孩子也明白了。但是当他在大庭广众时,指着他的小阴茎,对大家说,这是阴茎时,你能想像有多可笑吗?

阴茎=小鸡鸡、小雀雀、小铃铛。这是多少年来大家已经完全熟悉,并约定俗成的叫法,就像一个人他的名字和乳名可以长期并存一样。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称呼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必在这样的问题上过于“叫真儿”。然而,当孩子大些,让他(她)了解“小鸡鸡”也叫“阴茎”是非常必要的。

对于外生殖器的称呼,有一些类似乳名的代称呼。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使孩子们意识到,外生殖器与身体的其他部位有一点不同,就是在公众场合不能暴露。孩子们已经观察到,孩子穿开裆裤,成人不穿。每当我们的孩子在许多客人作客时,嚷着要大小便,我们总是急切地、但温柔地将孩子抱开,我们那种略带顽皮的目光和行为,会使孩子明白,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

有些性教育者大声疾呼,要让孩子知道生殖器的医学名称。笔者认为这在儿童期是必要的。但对婴幼儿(3岁以内)不必强求,因为学说话的孩子就是学说话顺序可能也是先说腿、脚,再说膝盖、踝、大腿和小腿。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不要用医学名称和约定俗称的名称以外的称呼,记住:你的话会被孩子无限拓展想像力,如果你避而不谈,或者说了瞎话,都可能将给你的孩子带来错误的想像。

当然,在对婴幼儿的性教育中,大人和孩子都要清楚地明白,生殖系统和排泄系统的不同。有时候对生殖器的混淆说法会引起严重的误解。小男孩对于区分其阴茎和肛门较没有问题;但是小女孩则由于肛门和生殖器的位置较接近,所以如果没有经过教导,常会以为排泄与生殖器有关,且误认为她的整个外阴部都是“脏”的或不卫生的。每位小女孩都该有阴道开口介于尿道及肛门开口之间的常识。这种认知相当重要,因为在培养厕所卫生习惯上,她必须学会在上完厕所后由前往后擦拭的习惯,以使排泄物远离阴道开口。即使是非常年轻的女孩,也可能会因为不正确的卫生方法而有阴道感染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