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成年孩子的精神导师

  • 发布时间:2005-12-31
  • 来源:《与爸爸和好吧》 
  • 字体:

这个角色对于正进入成年期的孩子尤为重要。

青春期的结束是非常重要的。孩子需要在某个特定的时刻宣布:“我不再是小孩,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传统上标志着这一转折的重要事件,便是得到父亲的祝福。

斯曼丽和特莱特在他们合著的书《祝福》(The Blessing)中描绘了以扫的痛苦。当他发现弟弟偷走了本应属于自己的、来自父亲的祝福,他大声喊道:“祝福我,是我,亲爱的父亲!”今天,他的喊声依然回荡在许多人的心里,他们感到自己的人生不完整,依然在寻找父亲的祝福。

他们在书中还指出,“对祝福的研究应该在父母认可孩子的前提下开始”。他们描绘的“祝福”是由五部分构成:开始是意味深长的抚触,然后是语重心长的话语,为被祝福的孩子描绘人生的意义、美好未来,并承诺要关注这些祝福成为现实。

这五项内容不是在某个特殊时刻由父亲一次性地向孩子表述,而是孩子从青春期过渡到成年期父子关系的实质内容。它们表达了父亲对孩子的认可,这将影响孩子今后的人生道路。

今天,我们不再延续圣经时代的传统,选择一个特定的时刻来接受父亲的祝福。实际上,父亲的祝福贯穿于他陪我们走过的人生每一个阶段,尤其是在青春期阶段。“给予祝福”是父亲在孩子步入成年时对其职能的一个很好的总结。

令人遗憾的是,祝福如此引人注目,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得到祝福。我们总觉得自己少了点什么东西,即使我们都不知道究竟少了什么。爱尔兰诗人兼小说家詹姆斯·乔伊斯在他的自传体小说《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中,写到自己为什么离开爱尔兰、过自我流放的生活。他说:“我的老父亲——一个老发明家,现在和我在一起,作我随时的帮助。”在人生的转折期,乔伊斯只能依靠内心中的父亲形象来寻求力量。

在我们的文化氛围下,父母总是很难“放飞”孩子、很难允许孩子按照自己的意愿成为独立的个体。当然,这种“放飞”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当孩子步入成年时,父母就几乎得完全退到幕后,给孩子更多的自主权。孩子想方设法使父母继续为他们承担责任,正如父母也千方百计地想紧紧抓住孩子,使他们继续依靠父母。如果一个父亲很好地扮演了养育者、权威者和战士的角色,那么他的孩子在步入成年时,父子二人都会觉得容易些,放手让孩子独立也就没那么难了。

因此,精神导师是最终给孩子“祝福”的人,而祝福则来源于父亲对孩子的接纳。让我们阐述得更具体些吧。

首先,父亲要帮助孩子规划未来。他帮助孩子做梦,这可不是睡觉,而是唐吉柯德式的梦想:克服障碍,迎接挑战,世界将会完全不同。

同时,精神导师也要帮助孩子正视自己的局限,正确认识自己的梦想。他要以身作则,承认自己的局限。他也应该帮助孩子看到生活中的一些超然力量,同时帮助孩子理解他们与这些超然力量之间的关系。

这取决于面对生活中的奥秘和那些我们无法理解的事物时父亲的态度怎样。当一位父亲充满敬畏地面对那些深不可测的奥秘——比如自然奇观、爱的力量或精神领域的现实——他应该让儿子和他平等地站在一起。当儿子年幼时,他可以用自己丰富的知识回答儿子的所有问题。当儿子逐渐长大,他又可以用自己的权威地位来引导儿子深入思考。但是现在——如果他很明智——他应该认可儿子的问题,邀请他一同面对并惊异于那些无法探知的真相。他将邀请儿子和他一同敬畏地面对那些无法解释的事物——在信仰生活中。

在一些原始文化及东方文化中,“充满智慧的老人”是非常受人尊敬的。但是,在西方文化中,我们似乎并不知道怎样对待老人。我们失去了能力(至少是耐心倾听他们的能力),于是将他们扔在一边,让他们觉得自己没用了,也不再有人来爱他们。我想,父亲们是否能开始扭转这种局面,不要只关注自己,也不要太自以为是,而是乐意让孩子们和自己一同敬畏地面对生活中的奥秘。

当家中最小的孩子艾利也搬出了父母的家,她的父亲开始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他花更多的时间打高尔夫球,和妻子更频繁地去旅行,甚至想改变事业方向。但有一件事却从未改变:他从未停止过关心艾利。

艾利现在住在离父母五百公里以外的地方,见父亲的次数当然就少了。但是她仍然可以在电话里和父亲聊一些困扰她的问题,父亲一直是最热心的听众。

“我有时也不一定要找到答案。”艾利说,“我只是想知道父亲是如何处理那些问题的。他会告诉我,有时候连他自己也没有答案。与他在我的年龄时相比,我有时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但父亲让我像一个大人一样。我知道他以今天的我而骄傲,我们父女俩是朋友。我为此很感荣幸。”

艾利的父亲能够承认自己的局限,允许女儿自己做出决定。他和女儿平等地站在一起,共同面对生活中的重大问题。

善于做精神导师的父亲经常难以演好战士/保护人角色,因为他们不是“行动者”。实际上,他们更喜欢把自己看作传奇英雄,超越了平凡的日常生活。但是,这种过分追求神秘色彩的倾向妨碍了父亲做许多他能够、也应该为孩子做的事。

以我自己为例,记忆中经常出现的一个场景是父亲坐在椅子上读圣经,当然这是一种很美好的回忆。但我也记得当他念圣经时,我很多时候更希望他能出去和我打球、和我一起玩。父亲总认为自己工作时已经干够了,回家后需要休息。也许父亲觉得他如果“得到了精神上的东西,”读了圣经,上帝自然会处理其它的事情吧。

因此,在精神导师阶段,父亲的关爱与其说体现在要做的具体的事情上,还不如说是体现在一种生活方式中。这其实事关态度的问题,父亲也需要回答一些新问题。例如,既然孩子都长大了,他能否对孩子敞开心扉?他能否承认他并不知道所有的答案?他能否聆听孩子的困惑、与孩子分享他的智慧,而不是试图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孩子?如果他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他将轻松优雅地胜任精神导师的角色。

这个阶段是作为成年人的父亲和长大成人的孩子彼此交往的阶段。父亲学会了像尊重成年人一样尊重他们,对待他们。

当我离开家乡、参加海军时,父亲去火车站送我。本希望这将会成为我与父亲之间的一个难忘时刻,然而事与愿违,我又一次失望了。后来,我才意识到父亲当时正经历着内心的强烈感情波动,他觉得他会永远失去我。为了掩饰自己的情感,他只好选择沉默。

火车终于来了,父亲眼含热泪和我吻别。那些年,我多希望能够与他有一次男人之间的对话。但因为早年我们的情感隔阂,我们俩已经无从谈起了。

与父亲和好的一个直接结果是——对待自己的儿子,我能更好地做一个父亲了。既然他们都已经成年,这就意味着,我不仅只是弥补一些早年做得不够好的事情,而且我们还可以像成年人一样相处。我越是这样和孩子在一起,就越感到做一位精神导师是件很惬意的事。

我们看到了一个父亲在孩子生活中所扮演的四个角色。正如上文中提到的,在孩子成长的每一个特定阶段,都有一个不同的角色起主导作用。父亲除了养育者的角色要和母亲一起分担,其它每个角色几乎都是父亲的“独角戏”。

尽管在孩子成长的每一个阶段,只有一种角色起主导作用。但从某种程度上说,其实四种角色在每个阶段都很重要。无论哪个角色被过分强调,或忽略了另一个角色,孩子都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如果父亲缺席,母亲可以填补一些他留下的空白,但她永远无法成为一个权威者,战士/保护人,或精神导师。这些都是惟有父亲才能扮演的角色。

如果父亲缺席,母亲也无法扮演这些角色,谁来填补这个空白呢?我相信,一些扩展型家庭或教会可以代替这些角色。叔叔,祖父,教会里的长者——这些人可以帮助填补空白。但没有人能完全取代父亲的位置。在人的成长过程中,父亲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

当然,每个父亲很难在孩子成长的每个阶段都完美无缺地扮演四个角色。几乎每个父亲都只扮演一种主要角色——一种他感觉最舒服、最自然的角色,一种他一旦面临困境、最有可能扮演的角色。我们若回忆童年、理解父亲独特的优缺点,则有助于我们了解自己的优缺点。

以下是父亲在我们的生活中应该完成的一些角色,想想你自己的父亲——

1.在你父亲的抚养风格中,哪种占据主导地位?你认为他的抚养风格对你成年后的生活有何影响?

2.哪种角色或哪些角色,是你父亲抚养方法中最缺乏的?你认为它怎样影响了你的成长?它怎样影响你的现在?

3.在你和父亲的关系中,你损失最多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