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少年心中的战士

  • 发布时间:2005-12-27
  • 来源:《与爸爸和好吧》 
  • 字体:

这个角色对十二至十八岁的孩子非常重要。

我用了“战士”这个词来形容父亲的角色,因为青春期对父母和孩子来说,的确很像一场战斗。青春期不是指孩子到十三岁就开始了,而是指他(她)进入发育期。孩子到了发育期,生理特征发生变化,随之而来的是体内荷尔蒙激素的变化、情感的变化、态度的变化。同时,来自社会和文化的影响因素也是不容忽视的。

在这个阶段,父亲需要知道如何为孩子们战斗。这包含了两层含义:首先,父亲应该站在孩子们一边,做他们的战友,来共同面对那些令人困惑的变化。因为,这些变化足以将父亲与孩子彻底击败。其次,他需要和一种力量抗争,而那种力量恰恰会试图使孩子远离他或使父子俩处于对立地位。这种力量有一部分来自于周围的文化,有一部分来自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本身,或者是父亲自身。

要想为孩子战斗,父亲必须关心他们。当小女儿成长为女人,父女关系有变化吗?他是否给儿子足够的空间让他成长为男人?对于战斗者的父亲来说,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战斗者角色的关键是父亲的好胜心。战斗者父亲用自己争强好胜的心理去激发孩子、挑战孩子,但不必每次都赢。当孩子掌握了新的技能,他会为他们感到高兴——甚至当孩子赢了他,也为他们高兴。

温迪是三个女儿中的老大,已经三十八岁了,仍然单身。当我问起她的父亲,她说:“我们全家都喜欢打网球,除了母亲。母亲讨厌网球,父亲打得很好,但我比他打得更好,我是家里唯一能打败父亲的人。”然后,她接着说:“当我获胜时,他都快气疯了,不过我挺高兴的。”

很显然,温迪的父亲天性喜欢竞争,这倒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不能很有风度地面对失败。他需要赢孩子们,甚至在打网球方面,这就使得孩子很难长大。孩子们长大成人的唯一方式是在父亲的游戏里击败他——即使如此,胜利也是痛苦的。在温迪父亲的世界里,胜利者只能是一个人——他自己。

战斗者的目标不是赢,而是帮助孩子磨炼技能。如果他总是超过孩子们,他们便会灰心丧气。反之,若他太早投降,孩子们将无法培养自己坚持下去的毅力。

我们经常把男性的战士角色与他的工作联系起来。我们说,“那是一片丛林”;或者说,“你要努力奋斗才能在这个世界上出人头地”;或者就像有人说的,“资本主义就是赤祼祼的战争”。里尔·菲尔德指出:“强调竞争使许多美国商业人士和管理顾问把商业看作战争,使用军事用语来形容商业矛盾,使这种观念更进一步加深了。其中有贸易战,广告大战,营销闪电战,并购袭击,销售力量……甚至还出现了专门物色管理人才的猎头。”

父亲扮演战士角色的任务之一是让孩子准备好面对生活中的战斗,无论在商场还是在家庭中。有些父亲在战士这个角色上非常失败,因为他们的好胜心全放在工作上了,几乎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关心孩子。而另一些父亲则不能合理地控制这种好胜心,在战斗早该结束的时候依然在挑战孩子。有些父亲开始打骂孩子,因为他们试图强迫孩子永远依靠他们。

这场战斗始于俄狄蒲斯冲突,许多人类学家相信一些原始文化中的成人仪式源于青春期开始时的冲突。我们来依次看看,这种冲突是怎样在父女、父子之间发生的。

当一个小女孩进入发育期, 她开始发现自己的性别意识,并对男性产生兴趣。父亲——她生活中的主要男性,自然成了她新的兴趣点。这并不是说她想和父亲发生性关系(尽管有些父亲确实相信这一点,并以此为借口、强迫女儿发生乱伦关系)。在这个阶段,她还没有性方面的感情,只是感到父亲有一种吸引力。这一切,都是女儿以前从未有过的感受。

这种感受有很多种表现方式:她可能被这种感受吓坏了,尽量远离父亲;或者她可能与他“调情”,只是想看看与自己最钟爱的男性调情会是什么样。无论哪种方式,她都是想通过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来了解,“你喜欢我的变化吗?”

作为战士,父亲应该表现得像女儿的保护人,肯定她萌生的女性气质。他要努力抗争离开女儿的倾向,尽量多和她在一起,表现出对女儿得体的关注和赞赏。

伴随着女孩荷尔蒙激素变化的是她情感上的挣扎。父亲需要肯定女儿,如果父亲感到自己感情上有些别扭,他可能会打发女儿:“去跟你母亲谈吧!”这将是女儿的损失。

有一位女士谈到她的战士父亲,“他为我做过最慷慨的事情就是——他告诉我,他爱我”。一个青少年(少男或少女)得到父亲的爱,将使他更好地面对青春期的困扰。

温迪的父亲曾对她逐渐出现的女性特征感觉很别扭。父亲对温迪的生理变化仿佛视而不见,仍然像从前一样,觉得她还是个小顽皮。他和女儿一起竞争,不仅是打网球,他们在一起无论做什么都要竞争。

“父亲不再碰我了,”温迪回忆,“我想他是对我的变化感到难为情吧!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我也继续和他竞争,因为这是我和他保持亲呢的唯一方式。”多年以后,温迪仍然很难接受自己是成年女性这一事实,也很难展现出自己的女性魅力——尤其是在其他男人身边。

每个战士都必须知道该何时战斗、何时撤退。在温迪的例子中,温迪的父亲在他最应当战斗的时刻恰恰撤退了,结果父女俩都失败了。温迪认为父亲太懦弱了,因为他根本没有勇气来面对变化。“他对我的两个妹妹也是一样,”温迪说,“她们都结婚了,可丈夫却都是非常窝囊的人。我可不想嫁给那样的男人!”

战士是“行动者”,他们总觉得只要行动了,就算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温迪的父亲认为自己是一个好父亲,因为他总和几个女儿一起打网球或其它运动。如果只是和孩子们在一起而无所作为,他会觉得更难受。

“我想他可能害怕我们问他一些他不懂的事,或不知道怎么处理的事,”温迪说,“也许他害怕我们了解他”。

战士父亲应该关心女儿,但同时不能疏远了妻子。如果父母之间的感情非常稳固,女儿就可以放心地爱父亲,而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在伤害母亲。她会喜欢自己成为女人的感觉,和男人交往也会充满信心。

儿子面临着另一场战斗。根据俄狄蒲斯情结模式,儿子和父亲斗争是为要争取母亲的注意力。如果儿子赢了——也许因为父亲没有很好地扮演战士角色,也许是因为父亲缺席——他将永远是“妈妈的儿子”。太多的儿子赢了这场斗争,因为他们的父亲根本就没有参与进来, 或者他们无情地拒绝让步。结果儿子们一直都只能做孩子,直到父亲去世。

进入青春期以后,男孩子开始关注异性了。起初,这种性意识的萌动是奇怪的,又令人惊慌失措。所以男孩会被一个他认为安全的女性所吸引——他的母亲。正如父女之间的吸引力一样,男孩对母亲的兴趣也不是在性方面,尽管这是由他体内渐渐苏醒的性意识引起的。男孩可能将父亲看成潜在的竞争对手。为了争取母亲的注意,当他表现自己的男性魅力时,父亲应该在他身边——和他竞争。也就是说,为了证明到底谁才是家中的主心骨。

鲍伯的父亲正是这样做的。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期,他还记得父亲经常跟他在一起,并且非常关心他。父子俩在许多年以前就经常一起玩,因此鲍伯十三岁时,他和父亲已经拥有了一些共同的爱好。

父子俩最喜欢的一件事便是一起打高尔夫球了。当鲍伯只有七岁时,父亲就给了他一套被锯短的高尔夫球棒。那时他只觉得和父亲一起打高尔夫球好玩,但等年龄稍大一些,他的身体协调能力成熟了,便开始要挑战父亲在球场上的权威地位。他的比分逐渐与父亲持平,最后又超过了他,但父亲依然不失风度地与他开玩笑。

不像温迪的父亲总是无法容忍在赛场上的失败,鲍伯的父亲却喜欢看见儿子越来越优秀。竞争是次要的, 父子情深是第一位的。在高尔夫球场上这种健康的竞争也延续到其它领域内。

“我一直都知道父亲非常支持我,”鲍伯说,“当我做得比他好时,他从不抱怨,就好像他喜欢的东西在我身上延续。他有很大的满足感。”

最重要的是,即使他在许多方面能超越父亲,他也知道——在母亲那儿他永远无法击败父亲,父亲从来都是第一位的。正因为鲍伯看到父母之间牢固的婚姻关系,他才能控制自己的性意识,将注意力转移到其它与他年龄相衬的事情上。

在儿子的青春期,一位父亲很难与他保持平衡关系。一方面,他需要成为儿子强有力的对手,不能简单地选择后退并输给儿子。那样只能表明他的软弱,使儿子的胜利显得毫无意义。另一方面,他也不能过于强大、总是赢了儿子,那样则会挫伤他想培养的儿子的个性。从这种意义上说,父亲既是战士,又是保护人,同时具备两种角色。

扫罗王尽管在生活中的其它方面一塌糊涂,但仍不失为一个好父亲,尤其是作为战士/保护人角色的父亲。他做国王是一个失败,因他为人怪癖、 善变。当他领导军队时,有时很英勇,有时却很怯懦。但是对待儿子,扫罗却变成了一个坚强的、游刃有余的战士/保护人父亲。他没有陷入大卫父子间的那种困境中。

我经常惊异于扫罗做父亲的才能,尤其是对待他的儿子约拿单。约拿单身上显示出了一个国王的潜质:他英勇非凡,能够单枪匹马对抗整整一个营的非利士人;他很敏感;同时也非常忠诚,像他的兄弟们一样,在战斗中随时准备为父亲战死。 但是,扫罗从不嫉妒约拿单的才能——他把嫉妒留给了大卫。

总而言之,在孩子的青春期,战士父亲要鼓励孩子表现出好胜心,这将影响他们成年以后做人的成功与否。 父亲和孩子相处时对自己心态的控制,有助于正确引导孩子们的好胜心。当父亲在这个角色上失败时——他好胜心太强、太喜欢控制别人,或者太消极退缩——毫无疑问,这种影响将在孩子成人后的工作困难中显现出来。

年轻的时候,我在工作中总是和上级相处得很别扭,我的解决办法只能是不停地换工作。我并非和老板有什么摩擦——我只是工作太消极了。我对工作职位心生不满,只好另找工作来解决这个问题。

许多年以来,我在每个地方工作都不会超过两年半。我总是形容自己是花半年时间搞清楚自己想干什么,一年之后干烦了,再用半年找到一份新的工作。当我回顾从前,就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在逃避权威,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青少年时期缺乏和父亲的沟通。

我一直很拼命地工作——我也意识到我在模仿父亲——但因为他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权威人物,因此我在工作中和权威人物近距离接触时,总是感觉别扭。当我最终跟父亲和好,我也发现自己能够和其它权威人物相安无事了。其实我应该早点这样做,当我的孩子进入青春期,我就不会手足无措了。

使徒保罗也能帮助我们思考父亲的战士/保护人角色。他警告父亲“不要激怒他的孩子”(因为父亲太软弱——见《以弗所书》6:4),他在另一处也警告父亲,“不能使孩子太痛苦”(因为父亲太强大——见《歌罗西书》3:21)。如果一个父亲在孩子童年和少年时是一个好的养育者和权威者,那么青春期的战士/保护人角色将使他步入健康、满有成就的成年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