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亚和琳达姐妹俩的故事

  • 发布时间:2005-12-19
  • 来源:《与爸爸和好吧》 
  • 字体:

我们注意到在孩子上小学时,父女关系有点类似恋爱关系。父亲通过许多亲昵方式,如搂抱女儿,亲吻她,和她玩,逗弄她等来表达对女儿的爱。

如果父女之间的亲呢很自然,也不刻意回避他人——尤其是在母女关系也很牢固的前提下——那么女儿在成长中会对自己的女性气质感到舒服自然。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疼爱她,赞美她,尊重她,她感到安全,这样就为她将来和丈夫相处打下了一个极好的基础。

如果父亲在女孩的成长期缺席,那么女儿长大后的性格中温柔亲切的成分将会大大减少。研究女性成长的心理医生里昂汉默博士注意到,成年后有性冷淡的女性不是少年时缺少父爱就是和父亲关系不好。

他还提到,在孩子成长的这个阶段,父亲对女儿的一个重要作用是通过他自己对待妻子和女儿的方式让女儿明白:男人如何与女人相处。父亲对女儿女性气质的赞赏能使她加深自己的女性意识。

玛丽亚只有六岁,她的姐姐琳达只有九岁,父亲却抛弃她们母女三人另有所爱了。玛丽亚记得自从父亲离开后只见过他一次,母亲说他只寄过五个月的生活费,就再也没有下文了。当她试图联系他时,才发现他失踪了,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玛丽亚一直渴望再见到父亲,她便千方百计地想去找到他。由于父亲的家人拒绝合作,最终还是没有找到。玛丽亚的经历说明了,一个小学女生失去父亲会产生什么样的问题。

虽然玛丽亚是妹妹,但是她很快就显出了与她年龄不相称的早熟。她非常勤快,总是帮母亲去洗碗,洗衣服,擦地板,收拾房间。玛丽亚庆幸自己能分担母亲的忧愁。

“我从来没指望父亲会回来,”她说,“但是在内心深处,我仍然盼着他回家来,我希望一切都为他准备好了,万一——他愿意留下来。”

她在学校里的表现也反映了这种动力——“一切都准备好”。她是全优生,玛丽亚根本不用母亲操心她的学习或干家务,“这对我很重要”,她说。

她的姐姐琳达,几乎从父亲刚一离开家,就成了家人的一块心病。琳达的问题越多,玛丽亚越是想拼命把一切都做好。

直到玛丽亚离家去念大学,她的母亲才再嫁人。没多久,玛丽亚遇见了一个年轻人,很快坠入情网,她毕业一周后就结婚了。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玛丽亚摇着头说,“我在寻找一个从来没有过的父亲,我猜想我的丈夫是想找一个能照顾他的母亲。我们互相折磨了八年终于分手了,他坚持说我们之间没有第三者,但他新女友的出现真是快的离奇。”

婚姻破裂给了她致命的一击,玛丽亚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她都快崩溃了。

“我从未弄明白父亲的离开对我意味着什么”,有一天她告诉治疗组,“我甚至不知道我的感受如何。我只是想,我必须长大帮助母亲分担忧愁。也许那时我就绝望了,但是现在这样更糟。我早晨起不来,什么也不想做,更别说做好了。我女儿比我当年做得更好,这简直就是我童年生活的翻版,不是吗?”

的确如此,正如许多破裂家庭长大的孩子一样,玛丽亚正在复制她的童年经历。有一天治疗组的一个人问她,当她丈夫离开时,女儿多大。“我突然意识到,我父亲当年抛弃我们时,我和女儿现在的年龄一样大。”

玛丽亚的绝望情绪暂时掩盖了她的完美主义倾向,这仍然是她性格中的主要特点。她把父亲理想化了,心中想象出一个完美的父亲形象。她终生都试图使现实符合那个理想形象,盼望有一天父亲回来,一切会再次变得完美无缺。

玛丽亚的丈夫根本无法与她想象中的理想父亲相比。对玛丽亚而言,丈夫太窝囊了。这种求全责备的态度最终导致丈夫移情别恋。

“我老是跟在他后面收拾”,玛丽亚回忆说,“但每次他自己收拾时,我都不让他做完,因为我觉得自己比他强多了。”

“当然”,她又补充说,“回想一下,我无法肯定他是否尽力了。他似乎很乐意我接手来做。也许那时我没意识到他太软弱了。”

对于那些在小学阶段失去父亲的女性而言,这种退回想象中的理想世界的行为是非常典型的,她们还常宣称自己的丈夫太软弱,不称职。

拒绝接受被父亲抛弃这一事实的另一种表现是躲进书本里。一个女性会努力考很高的分数,她认为这样可以吸引父亲注意。比如玛丽亚,这样的动力迫使她所有的功课都拿A,她非常看重分数,因此拼命学习,这是她忘记失去父亲的痛苦感受的一个捷径。

玛丽亚的姐姐琳达,用另一种方式表现了缺少父爱的影响。当父母一方离开家,孩子会将这种经历个人化,认为父母是因为自己才离开的。他们告诉自己:“爸爸不要我了。”琳达恰好就是这样,她对父亲消失的第一个反应是陷入绝望,她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尽管这时玛丽亚正在忙于整理房间。

当琳达进入青春期时,她惊讶地发现男孩子对她有兴趣——因为她对那些男孩子根本不感兴趣。

“她从八年级开始就有许多男朋友”,玛丽亚回忆说,“我知道她长得漂亮。有一次琳达不得不堕胎,后来母亲就给她吃避孕药。”玛丽亚沉思了一会儿。“但她从没落个坏名声,我想这是因为琳达总是占据主动局面。没有一个男孩儿能控制她。她已经快四十岁了,从未结过婚。”

在玛丽亚的叙述中,琳达似乎非常痛恨男人。对她来说,男人软弱无用,只对一样东西感兴趣:性。但是只有她乐意的时候,她才会满足男人。很显然,琳达的放荡不羁源于一种潜在的愤怒:她认为父亲抛弃了她。想象一下当她的确和一个喜欢的男人在一起时,她会有多大的不安全感。

对玛丽亚来说,失去父亲使她再也无法享受一个快乐的童年,她似乎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她对周围的人和事承担了过分的责任,她的追求完美的倾向,以及学业上的进取心,在很大程度上都归结于上小学时缺少父亲。

对于琳达,失去父亲使她怨恨男人,只愿和她能控制的男人来往。她控制男人的能力使她更加鄙视男人——这证明男人太无能了。

琳达说她并不怨恨父亲,实际上她根本不想父亲。也许那是真心话,她对待男人的愤怒行为表明,她借此来屏蔽父亲遗弃带来的痛感。

上小学阶段缺少父亲对女儿的影响

1.她的女性气质发展受到了限制,会导致她日后性障碍,比如性冷淡。

2.她会幻想父亲的回心转意,这种幻想使她成为完美主义者,太专注于追求知识,或变得拖沓。

3.她对男人感到不安全,不能正确评价男人,也无法选择一个能够相处的好男人。

4.对男人的不安全感导致她后来性关系混乱,或者不和男人来往。

5.她和男人相处时,经常是当年父母之间关系的翻版。

6.她在和人相处时,不是好胜心太强,就是太被动:去讨好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