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幼儿的养育者

  • 发布时间:2005-12-15
  • 来源:《与爸爸和好吧》 
  • 字体:

这个角色对出生到五岁的孩子是至关重要的。

杰瑞米拿起这个父亲角色的测试表格时,毫不费力地选出了代表他父亲性格的答案。他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传统的养育孩子的人,一个感情外向的人,总是毫无保留地表达对孩子的关爱,并且非常热爱生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杰瑞米的父母所扮演的角色与一般的家庭刚好相反。杰瑞米的母亲非常严厉,甚至有些粗暴。她对孩子非常严格,很少表达自己的感情。杰瑞米回忆道,“爸爸显然是这个家里给孩子们关爱最多的人”。(这仅仅是个巧合,并不意味着一个温柔的父亲就必然会有一个粗犷的妻子)。

我们谈话的时候,杰瑞米又补充了一些细节。“我们都知道爸爸关心我们。他善解人意,任何时候我们有麻烦,都可以去找他。我猜大部分的孩子准保会去找妈妈,但我们不。”

杰瑞米的父亲是一位失意的艺术家,一辈子屈居在一家汽车修理厂。杰瑞米敢肯定,如果有机会,他的父亲一定能在艺术上取得杰出成就。他们全家经常一起去参观美术馆或博物馆。外出旅行时,父亲总是知道附近是否有好的博物馆,他们也通常会开车去看一看。

在杰瑞米的记忆中,父亲是一位非常细腻、敏感的人。他依稀记得父亲曾因母亲言语粗暴而强忍泪水的样子。同时,父亲在其他方面也是非常感性的——他经常张开双臂拥抱孩子。杰瑞米记得有一次父亲坚持要吻他,弄得他很不好意思。“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小了,”他笑道,“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那是他表达深情的方式。他做什么都很有分寸,只不过比其他父亲更敢于表露自己的感情。”

杰瑞米的家里有四个孩子,他自己就是长子。他还记得他十三岁那年,最小的妹妹出生了,父亲极其兴奋。杰瑞米回忆道:“大多数夜里,都是爸爸起来照顾妹妹,他比妈妈还像妈妈,我不是说妈妈不好——爸爸只是喜欢那样做,而且他也做得非常好。总的来看,爸爸妈妈似乎很默契。”

很显然,杰瑞米的父亲主要扮演了养育者的角色。直到去世,他都是充满活力,毫不吝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杰瑞米回忆道:“他和孩子们在一起时,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不断流露出来。”

杰瑞米的父亲是个典型的养育者。他们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凝聚力,可以不断地给周围的人以力量。他们的孩子会感觉到安全和受重视,因为通过接纳孩子的情感,养育者肯定了孩子的信心。同时,他们教给孩子接受别人意见的能力,这种能力不是天生的,而是从父母的言传身教中学会的。

有的父亲本来是一个养育者,但由于自身的问题,他却将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他可能借酒浇愁,或者整天工作不回家,或者总是独自一人默默无语。因为和家人在一起唤起的情感强烈得使他害怕,结果他变得严厉和刻板。他害怕自己的情感,所以经常会无缘无故地发怒,以此跟周围人保持情感上的距离。

我的父亲恰好是这种类型,其实他的内心很感性,但他显得非常含蓄、内敛。他深爱着自己的家庭,却苦于无法表达对家人的关爱。现在我完全理解了父亲:幼年丧父,导致他长时间地封闭自己。当他自己也做了父亲时,由于已将情感封闭得太久,他已经不知道如何打开心扉。所以,他感性和温情的一面都被他深藏于心,留给我的只有他的粗暴和坏脾气。

圣经里提到了一个养育型父亲——大卫王的例子。(他的养育者角色和其它三个角色比例失衡)大卫热情,温柔的一面在《圣经·诗篇》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对待别人非常忠诚和正直。但不幸的是,他没有演好父亲的其它角色,从而使自己陷入了困境和痛苦之中。

一个只能扮演养育者角色的父亲总是无法为孩子制定界限。当孩子做错了事,他总是为孩子着想,理解他们。当孩子行为出轨时,养育型的父亲通常很难下手管教孩子。大卫正是这样。他的一个儿子暗嫩,强暴了同父异母的妹妹他玛。大卫的另一个儿子,他玛的亲哥哥押沙龙非常愤怒。尽管大卫王同情押沙龙的愤怒,理解他玛的羞辱,但他却没有勇气去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父亲的沉默激怒了押沙龙,他决心自己行动、杀死暗嫩。大卫得知押沙龙杀死了暗嫩,极其悲伤,可他却仍然听之任之。

押沙龙逃离了耶路撒冷,在外有三年多。尽管大卫王最疼爱他,但也没有派人去把儿子找回来。大卫的朋友约押派了一个从提哥亚来的聪明女人去见大卫,讨论他对儿子的不公正待遇。最终,大卫命令约押将押沙龙带回家。尽管大卫当时处于一生中最伤心的时刻,但他在近两年的时间里还是无法面对押沙龙。

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养育型的父亲没有充分利用其它角色,结果连他的养育作用也受到了阻碍。假如大卫王早点把押沙龙找回来,父子和好,押沙龙以后的生活将是另外一个样子。押沙龙对沉默的父亲满心愤怒却无处发泄,最后只好造反——结果被约押杀了。

通常来说,每个父亲在抚养孩子的方式上,会以某种特定的角色为主。而这种角色将变成他的长处,他的“风格”。我记得我的父亲也擅长于养育者角色,他在我小时候非常疼爱我。也许我在学龄前对他没什么威胁,我们相安无事。

父亲更偏爱我的妹妹。在她小的时候,父亲一直很宠她,可能他更偏爱女儿吧。也许他像其他父亲一样,更爱护第二个孩子,因为母亲不可能像照顾第一个孩子那样全身心地只照顾第二个孩子。

我长大一些后,父亲作为一位养育者的角色渐渐地不再重要。此时,我需要一个权威者,一个保护人,一位精神导师。但在这些方面,我的父亲是个失败者,他不知道如何关怀成长中的儿子,因为他只擅长于养育者的角色。

我自己也是养育型父亲,尤其擅长照料婴幼儿。当我的儿子们在学龄前时,我觉得照顾他们非常愉快。我现在仍然喜欢小孩子——尤其是我的孙儿们。但是我也注意到,他们一开始上学,我们的关系就开始紧张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要做一个好父亲,不但要扮演好自己的主要角色,还应该兼顾其它角色。养育型父亲的弱点是常常无法为孩子定出规距,更无法下狠心来实施这些规则。因此,养育型父亲通常需要努力强化权威者角色。

在杰瑞米的家中,母亲是权威,同时也是一位强有力的推行者。虽然杰瑞米的家庭是慈父严母型,但这并不表明,母亲应该扮演严母的角色。正如我们在下一节中将看到的,父亲应该是主要的权威。即便如此,对于杰瑞米来说,如果没有母亲的介入,他很可能会有和押沙龙类似的经历。就像押沙龙看待大卫一样,认为父亲太优柔寡断了

孩子终身都需要关心和抚育。在刚出生的头五年,这种需要显得尤为重要。当他们感觉到父亲的关怀与爱护时,就可以与父亲建立母子般亲密的联系。我们将在下一节看到,这种亲密的联系对于将要经历与母亲分开的孩子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