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的个人心得感悟

  • 发布时间:2006-05-26
  • 来源:当代家庭教育报 
  • 字体:

姜圣楠,女孩,6岁,小名楠楠。妈妈姚颖说,她家实在谈不上什么教育,无为而治而已。我却认为,欣赏、宽容、等待孩子自我成长,是教育的重要原则,这一点很多家庭其实都做不到位。

就是喜欢女儿现在的样子(照片两张)

楠楠的爸爸妈妈都是性格平和的人,很有耐心。楠楠有不适合的行为、有不懂的问题,爸爸会不厌其烦地给她讲道理。来客人了,楠楠玩得有点疯,打扰了了大家,妈妈会把她搂过来,在耳边悄悄地说上几句。爸爸妈妈和客人说话,楠楠趴在地上写作业,像条小虫子,写一会往前爬一段,爸爸妈妈也不说她没规矩。经常,楠楠照会妈妈:“这件衣服好看,我明天穿这件上幼儿园。那件不好看,我不想穿。”有时候妈妈宁可请奶奶出来说话:“这件好看呀,我觉得挺好的!”也不会强制孩子穿妈妈选定的衣服。

楠楠有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扁桃体有点肿大,说话不大清楚,但是爸爸妈妈一如既往地倾听,决不打断。楠楠和别人说话时,对方第一遍没听清,爸爸妈妈也不越俎代庖,一直让楠楠自己重复到对方听清为止。之所以要提一下这件小事,是因为我见到过另一位带孩子的姥姥,孩子说话很不清楚,但是姥姥很能干,懂得孩子所有的意思,并且每次都替孩子把意思解释给别人,结果一直到孩子上幼儿园才开始讲话清晰——太喜欢越俎代庖的家长其实削弱了孩子自我发展的动力。

还有很多事情,楠楠的爸爸妈妈都没有像有些家长那样按照流行的标准评判、要求孩子,对孩子强加干涉,而是赏识孩子的本来面目,让孩子按照自己的本来面目去成长。楠楠的性格外向,敢说敢做。但是一次邻居的小朋友在玩的时候打了楠楠一下,她没有跟爸爸妈妈说。一位朋友看见了,告诉了妈妈,妈妈问:“你反击了吗?”她说:“没有,他妈妈在呢,我怕她妈妈说我。”朋友说,孩子挨了欺负,还胆小怕事。爸爸却反问:“一个人如果总喜欢拔尖,总是强势,谁会受得了他呢?将来他怎么能融入社会呢?”他反而觉得,孩子不把一点点挫折当回事,都没想到向家长告状,心理很健康;甚至能审时度势,保护自己,这可不能算是胆小怕事。最近,老师让楠楠在一次活动中代表全体小朋友发言,可楠楠却说:“我不去。”回家后,妈妈问楠楠为什么。原来楠楠怕自己在演说时忘词,把发言给弄砸了,妈妈就没有说别的。来做客的一位叔叔不同意,认为应该抓住这个机会锻炼孩子的发言能力。妈妈觉得,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还可以,现在孩子根据自己的情况已经作了决定,这样也不错,家长就不用批评了。

楠楠一家三口十分平等,尊重孩子、尊重家长都是一样的。楠楠建议去附近的朝阳公园玩一会,但是爸爸说:“不好,爸爸累了,想歇一会。”楠楠想一想就做罢了。晚饭在饭馆吃,吃到一半冷餐车过来了,妈妈问:“楠楠,想吃小黄瓜吗?”楠楠问:“你们俩想吃吗?”“想。”“那好,那就要一份吧。”

在我的案头吊着一支橡皮泥捏的小鹦鹉,绿羽毛、红嘴巴,站在细细的小铁丝环上,谦虚地垂着头,姿态宁静和谐,这件漂亮的艺术品就是楠楠自己制作并要价10元卖给我的。那天,在她家里,我夸奖她这个作品很有表现力时,她突发奇想想卖给我,我说好啊。但是究竟合不合适收这钱呢?她问爸爸,爸爸实话实说:“这个,我也说不好。”于是小姑娘考虑了一下,做成了她人生的第一笔买卖。爸爸妈妈就是这样,并不刻意去成为孩子面前的权威,容得孩子自我选择、自己尝试。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身小棉袄”,但是爸爸的作用不可忽视。还是在楠楠3岁的时候,一次在体育场里我看到楠楠在攀爬一个铁架子,看上去挺危险,但是爸爸虚伸双手在后面护着,神态悠闲。这种事情几乎是所有妈妈都不愿意尝试的。所以即使是女孩子,爸爸对于增强孩子的勇气、锻炼孩子尝试、探索的精神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楠楠的爸爸妈妈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可采访的,这些事例都来自我平常的观察。也许有人看到这里说,你讲的都是些细枝末节,不足为奇的东西。但是,孩子从来不是被按部就班地训练出来的,而是在环境中、在与他人的关系中被塑型的。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里的细节都有意义,爱孩子的本来面目使孩子悦纳自我;宽松和尊重造就自律和负责感;让孩子自己尝试和承担,行为的准则才是扎根在孩子心里的。

楠楠语录:

政治家伎俩:

一起吃晚饭,楠楠大概在幼儿园吃得比较饱,所以对于本来很喜欢的火锅不太感兴趣。请客的叔叔劝她再吃点,她体贴地说:“我要是吃得太多,肚子就撑爆炸了,还得上医院,那不就要花你更多的钱吗?”

赢者有道:

比赛吃小黄瓜,赢的得一块钱。楠楠说:“我赢了,我吃了四根。”

“骗人,你明明吃了两根。我也吃两根,打平。”

“我两根得算四根——我嘴小。”

有生意头脑:

自从做成了第一笔生意,楠楠开始有了生意头脑。晚饭后,她请王叔叔去她家看她跳舞,不过,“你们得买电影票,五十块钱一张。”

王叔叔也很精明,摇头说:“五十太贵,大片才四十。”

生意要泡汤,楠楠往回找补:“坐第一排五十,坐最后一排十块。”

“那我坐最后一排。”

这样又好像有些不划算,于是楠楠如下安排:“你们坐第四排吧,二十块。” 雅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