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罗门王的宝石矿》(附图)

  • 发布时间:2006-06-12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所罗门王的宝石矿》是亨利·赖德·哈格德的成名作。小说描写英国爵士亨利·柯蒂斯和约翰·古德上校结伴去南非,在从开普敦到纳塔尔的船上遇到猎手艾伦·夸特梅恩,柯蒂斯请猎手帮助他去找因去所罗门王宝窟而失踪弟弟乔治。柯蒂斯、古德、夸特梅恩在土著厄姆伯帕的帮助下,艰难地到达了库库安拉国。库库安拉国的国王特瓦拉是大独裁者,凶狠嗜杀,并有一个诡诈可怕的老巫婆盖古尔做参谋。老巫婆发现厄姆伯帕是被现任国王特瓦拉杀害并篡夺了王位的前国王的儿子依格洛西,于是女巫宣布处死依格洛西(厄姆伯帕),因此挑起一系列冲突和战争。亨利爵士等人和依格洛西并肩作战,最终取得胜利,依格洛西当上了库库安拉国的国王。作品描写了亨利爵士等人在所罗门王宝窟中的遭遇,最后奇迹般脱险生还,尤其是在回国途中与乔治相逢。

船上的巧遇

18个月前,我搭船从开普敦回纳塔尔。天气很好,我一边站在甲板上透气,一边想着儿子上大学的事情,我需要为儿子准备一大笔学费。在我旁边站着两个男子,他们的谈话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其中一个说到:“上帝保佑,希望我们能找到那个猎手,他是惟一找到乔治的线索了。”

另一个则回答说:“放心吧,爵士,我敢说我们一定会找到艾伦·夸特梅恩的!”

他们的谈话弄得我一头雾水,因为我并不认识他们。我不禁细细打量着两个人。其中那个先说话的人时近中年,长得高大结实,黄头发、黄胡子,脸刮得很干净,一双灰色的大眼睛深陷在眼窝里,看起来气度非凡。令人奇怪的是,这一看让我觉得他真的很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人,一时却想不起那人是谁。而另一个则是另一种类型的人,身材中等,肩宽背阔,黑头发,右眼上夹着一块镜片,镶有一幅精致的假牙,显得平易近人而又整洁优雅。从他的外表看来,他应该是船上的官员。尽管那个绅士看起来有些眼熟,但是认错人的事情十有八九会发生的,何况叫艾伦·夸特梅恩的人并非只有我一个。因此我也没有贸然上前同他们搭讪。

过了一会儿,我到舱房下面的餐厅吃午餐,可巧的是我又遇见了那两个人,他们坐在我邻近的桌子旁边。那个官员模样的人先跟我攀谈了起来。

“先生,要去哪里?”

“纳塔尔。”我回答说。

“哦,是吗?太巧了,我们也去那里!”他兴奋地说。

我心里想难道他们嘴里的艾伦·夸特梅恩真的是指我。

我也高兴地说:“噢,那太巧了,我们同路。”

“你去那里做什么?”

“哦,我是回家。”

“哦,你在那里安家了,嗯,那地方应该是打猎的好去处了?”他高兴地说。

“是的,在非洲这里打猎是不错的活动。最刺激的应该是猎象。”

这个话题让他兴奋不已。接下来我们就兴致勃勃的聊起了打猎的事情,他津津有味地听我大谈特谈猎象的经过。

“哦,先生,请问您的尊姓大名?”

“我叫艾伦·夸特梅恩。”

“什么?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猎手夸特梅恩?”他惊讶地大喊。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爵士,”古德船长突然冲着亨利·柯蒂斯爵士说,“听到了吗?爵士!这位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猎手夸特梅恩,正是您要寻找的人,他在非洲闯荡一生,什么都能告诉您。”

“哦,夸特梅恩先生,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亨利·柯蒂斯爵士,我的名字是约翰·古德,在海上服役了17年,刚从皇家海军退职。我们正是要去纳塔尔找你的,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幸运啊!”

亨利爵士听到这里,满脸诧异地问我:“先生,请原谅,请问您的姓名是艾伦·夸特梅恩吗?”

我回答说:“是。”

他没有再跟我说什么,嘴里却念叨着“真是幸会”。

等吃完饭,亨利爵士才邀请我去他的舱房里抽烟。

“夸特梅恩先生,可否赏光到我的舱房里抽袋烟。”亨利爵士诚恳地说。

我心想难道他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于是回答说:“好啊。”

等我们都坐下来点燃了各自的烟斗后,亨利爵士开口说:

“夸特梅恩先生,前年这个时候,我想你是在南非特兰斯凡尔以北一个叫做斑曼瓦脱的地方,是吗?”

“是的。不过,您怎么知道?”我很吃惊地说。

“您是在那里做生意吧?”古德笑着问。

“是的!”我很惊奇他们怎么会这么清楚我的行踪。

没等我问他们,亨利爵士又说:“哦,夸特梅恩先生,是这样的。你几个月前收到一封信吧,向你询问关于一个叫做内维尔的人的事情。”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说:“呃,是的,几个月前,我确实收到了一封信,问我是不是知道有关内维尔的一些情况,当时我尽我所知道的写了回信。”

“哦,那封回信转到我手里了。那么你的确碰见过内维尔了?”

“嗯,是的!当时,我在斑曼瓦脱做生意,我带了一大车货物,在市场上搭了一个帐篷。他恰好住在我帐篷的旁边,住了有两周左右,然后就继续赶路。”

亨利爵士一脸忧虑地说:“您在信里说他同一个车夫、一个本地猎人乘一辆大车于五月初离开斑曼瓦脱,打算赶到最近的贸易地点茵雅地去,在那里卖掉他的车,继续深入腹地。你还说他真的卖掉了他的车,因为6个月后你看见那辆车落到了一个葡萄牙商人手中。在跟那个葡萄牙商人交流时,你知道那车的确是内维尔卖掉的,那个商人也说内维尔是从茵雅地出发去狩猎和旅行去了。”

“是的,我是这样写的。”

亨利爵士沉默了一会儿,满脸凝重地说:“夸特梅恩先生,我想你是不是知道或者能够猜到一点关于我的……关于内维尔先生到北方旅行的原因以及所到达的地点?”

“哦,听到过一点。”我没有再往下说,对于这个问题,我想避而不谈。

亨利爵士看了一眼古德船长,古德船长会心地点点头。

于是,亨利爵士又说:“夸特梅恩先生,我要向您讲述一个故事,希望得到您的帮助。我知道您是个有名望的人。为全纳塔尔人所尊敬。”

我躬了躬身,以感谢他对我的赞誉。

亨利爵士继续说:“内维尔是我的弟弟。”

“哦!”难怪我第一眼看见亨利爵士时就觉得他像我曾经见过的某一个人。

“他真实的名字是乔治·柯蒂斯。他是我惟一的弟弟。我们俩一向都很要好,从没有吵过嘴,直到5年前我们发生了一次争吵,盛怒之下,我不公平的对待了我弟弟。”亨利爵士说着脸上露出了愧色。

古德船长则点了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争吵后不久,我父亲就去世了。我作为长子,继承了父亲所有的财产,我弟弟什么也没有得到。我自然负有照顾他的责任,父亲也是如此期望我的。但是当时由于我们还没有和解,因此我没有给他任何帮助。一提此事,我就感到万分羞愧。我等待他向我求助,然而他没有。很抱歉,夸特梅恩先生,我不该拿这些事来烦扰您,但是我想我必须把事情跟您说清楚。古德,你说呢?”亨利爵士真诚地说。

“是的,我想夸特梅恩先生会理解您的,爵士。而且我相信他一定会保守这段往事的秘密的。”古德微笑着说。

“哦,是的,亨利爵士,只要我能做到的,我愿意为您效劳。”

亨利爵士接着说:“当时我弟弟手里仅有几百英镑,他带着这点钱,起了个‘内维尔’的名字,就动身到非洲南部的蛮荒地带去,希望在那里发财致富。而这些消息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给他写过几封信,但是都没有任何音信。无疑,他肯定都没有收到那些信。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越来越担心他。于是我就到处打听,托了很多人,用尽了各种方法找他,直到四五个月前,才听说乔治在南非白人不常去的一些很荒凉的地方走动。过了不久,有人告诉我:乔治在行踪不明之前,最后所遇见的人,是猎象名手夸特梅恩先生。我就托人给您写了信向您询问,您立刻就回了信,真是让人尊敬。最后我决心亲自去寻找他,而您是惟一的线索了,所以就想先找到您,当面问一下情况,而古德船长看在好朋友的情分上,和我一起来了。我们到处打听您,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您了。”

古德船长说:“嗨,我有什么法子呢?夸特梅恩先生,现在只有您能告诉我们关于那位叫做内维尔先生的详细情况了。”

我没有立即回应古德船长,我心里不确定要不要说,该怎么说,就一边装我的烟斗一边沉思。

“夸特梅恩先生,关于我弟弟的旅行,你听到过一些什么吗?请您把您所知道的消息都告诉我,好吗?”亨利爵士说。

亨利爵士每句话说得都非常恳切,我心里很受感动。可是,我不是一个随便说话的人,所以我很为难地说:“关于令弟旅行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不过在这之前,我从没有对人说起过。我听说令弟出发去寻找所罗门王的宝藏。”

“什么?所罗门王的宝藏?” 亨利爵士和古德船长好像听到了一件很离奇的事似的,两个人同时发问起来。

我回答说:“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哦,夸特梅恩先生,那是怎么一回事,请您详细讲一讲好吗?”亨利爵士诚恳地问。

“好吧,那我就把我所知道的关于所罗门王宝藏的故事,都告诉你们。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对第二个人讲述我说过的这些话,一定要守口如瓶,你们同意吗?”

亨利爵士点了点头。

古德船长忙不迭声地说:“同意,同意,我们一定保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