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阅读:神秘岛(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6-02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本书是法国著名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的又一著名作品,讲的是一个鲁宾逊型的荒岛生存故事。作品中充满了对科学、人性、人类改造自然能力的肯定与推崇,洋溢着一种乐观主义精神。

故事发生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一群被南军围困的人们乘着热气球突围。但天不随人愿,暴风把他们扔到了无人的荒岛上。他们依靠自己的科学知识,利用小岛上的资源,在一个早已住在岛内的神秘人的帮助下,成功地在荒岛上生存了下来,还救助了附近岛屿上的另一个落难人。最后,火山爆发毁掉了小岛,但他们也幸运地回到了祖国。这一段荒岛上的生活经历让他们一生受益无穷。

落难荒岛

1865年春分前后,一场从东北方吹来的暴风席卷了美洲上空,一只起飞得很不是时候的氢气球,载着五个乘客在旋风里早就被风刮得不知所向。四周一片浓雾弥漫,乘客们也看不清楚地面上的情形,只好紧紧抓住吊篮祈祷旋风赶快结束。不过奇怪的是,坐在吊篮里竟然一点也不觉得颠簸。

从第二天,3月24日清晨起,暴风果然开始减弱。几小时之后,气球飞得稍微平稳一些了。可是,它显然也在慢慢下降。到了中午,气球离海面就只剩下2000英尺。乘客们感觉到自己有危险,把身上带着的每一件东西,甚至衣袋里的小刀全部都扔掉,减轻吊篮的重量。不过,乘客们心里都很明白,氢气正在泄漏,气球不可能再维持高空飞行。可他们底下没有陆地,甚至连一个小岛也没有,四周望去,只有一片汪洋,还翻腾着惊涛骇浪,根本没有办法着陆。气球一直在往下坠,同时顺着东北风飞快地向南移动。到午后一点钟,吊篮离洋面已经不到600英尺了。

这时候,有人想出了最后一着:扔掉吊篮!乘客爬上气球网。他们攀着绳索爬上气球,割断了沉重的吊篮,敏感的气球又回升到了2000英尺。但是,没一会儿工夫,气球又开始下降,球里的氢气越漏越多,裂缝也没法补上。

这下,乘客们就无计可施,只得听天由命。快四点的时候,气球离海面的距离又只剩下500英尺。

这时,传来一声响亮的犬吠声。原来飞行员们还带着一只狗!它紧紧地靠着它的主人攀在网眼上。

“托普瞧见什么了?”一个人大声说。接着马上有人喊道:“陆地!陆地!”

原来气球从天亮到现在,随着大风向西南飘行了足足有几百英里。现在前方出现了一片相当高的陆地。他们心中祈祷着往陆地飘去。

但是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气球已经支持不下去,慢慢贴近水面了!巨大的浪花好几次舔着网的下部,使它更加沉重,气球像一只翅膀受了伤的鸟,要飞又飞不高。半小时后,距陆地只有1英里了,但是气球已经耗尽了气力,皱巴巴地悬在那里,只有上层还剩下一些气体。乘客们紧紧地攀住气球网,可是还嫌太重,不久,他们有半个身子浸在海里了,汹涌的波浪冲击着他们。又过了一会儿,气球的气囊变成了一个口袋,风像吹着帆片似的使它往前飘过去。它也许就这样能到达陆地吧!

但是,当离岸只有两锚链远的时候,几个人同时惊叫起来。那只原以为决不能再飞的气球,在一个巨浪的打击下,竟突然出人意料地一下子升起来。一会儿工夫,它似乎又减轻了一部分重量,高升到1500英尺的上空,在那里它遇到了一阵风把它吹向了陆地。两分钟后,气球降落在一个波涛冲击不到的沙滩上。乘客们从网眼里脱出身来。气球由于失去了人们的重量,又被风吹起来,像一只受伤的鸟,精神一恢复,便消失在空中了。

吊篮里原来有五个人和一只狗,可是现在数一数,只剩下四个人了。还有一个人呢?一定是浪涛冲击气球网的时候被卷到海里去了,正因为这样,气球才会减轻重量,在着陆前不久突然一下子上升。

这几个刚刚被飓风抛掷在海岸上的人,其实并不是什么气球飞行员,也不是什么普通乘客,而是一群逃跑的战俘。

他们的逃跑经历是这样的:

1865年,美国国内正在进行那可怕的南北战争。2月间,北方尤利斯·格兰特将军率军攻打南方要塞里士满,结果屡攻不下,双方就开始了长达一个多月的对峙。

格兰特将军没能攻下里士满,还让敌军俘虏了好几个他部下的军官,被囚禁在城内。其中最突出的一个是联邦参谋部的赛勒斯·史密斯。他是马萨诸塞州人,一位渊博的学者,看起来瘦骨嶙峋,却筋肉强壮,而且心灵手巧。16世纪奥兰治的威廉的一句话是他的座右铭:“即使已经没有成功的希望,我也能够坚忍不拔地承担任务。”跟史密斯一起被俘的,还有一位是《纽约先驱报》的通讯记者吉丁·史佩莱,他奉命跟随北军作战地报道。他们俩一起被押送到里士满,很快就结成了患难朋友,还有了共同的目标:逃回格兰特的军中,为了联邦的统一而继续战斗。

这两个美国人一开始就想找机会逃跑。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不过他们是自由的,能够在市镇里溜达。所以,史密斯家昔日的仆人纳布潜入里士满来救他,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他。可是来容易,出去就难了。

但机会总是有的。南军因为被包围急需求援。南军将领约拿旦·福斯特就建议里士满的总督利用氢气球越过包围线,直达南军的兵营,向李将军求援。总督批准了这个计划。造了一只氢气球供福斯特使用,另外还派了五个人做他的动手。气球预计在3月18日起航。结果突然而至的飓风拖延了起飞的日期。气球灌足了气,只好放在里士满的一个广场上,只等风势稍弱就起航。可是,18号、19号过去了,风力非但没减反而愈吹愈烈,气球更不可能起飞了。

那天,工程师赛勒斯·史密斯在里士满的一条大街上,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喊住了。这是一个水手,名叫潘克洛夫,是个勇敢的家伙。年初的时候,潘克洛夫有事到里士满来,他还带了一个叫赫伯特的新泽西男孩儿,这是过去一个船长的孤儿,才15岁。在围城以前,他没有能离开这座城市,等到发觉自己被围在城里的时候,觉得十分恼火,就决定要想法子逃出去。于是就找到了跟他有同样苦恼的史密斯。两人一拍即合。只是,史密斯不知道该怎么逃。

“用那只气球,它在那里什么也不干,我看它正是为我们预备的……”

水手的话没有说完,工程师就明白他的意思了。当晚,水手和工程师就分别带着自己伙伴共五个人,还有工程师的小狗托普,顺利起飞了。五天之后他们被抛弃在远离祖国6000英里的荒凉海岸上。可是,到达海岸的只有四个人,丢失的人就是他们的领军人物——工程师史密斯,还有他的狗托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