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丛林故事(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5-31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小男孩毛格利因为被老虎谢尔可汗追逐而跑到了丛林中,被狼爸爸和狼妈妈收养,由于小狼的老师巴鲁为他说了话,黑豹巴赫拉用一头公牛赎买了他,狼群的首领阿克拉默认了他,所以他才被狼群接受。巴鲁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丛林法则都教给了他,从此毛格利在丛林中行走自由。当毛格利长大后,年轻的狼因为受到谢尔可汗的挑拨离间而将毛格利赶出了丛林,逼迫他回到了人间。毛格利在狼兄弟和巴赫拉的帮助下,杀死了谢尔可汗,重新回到了丛林,并成为了丛林的主人。他带领狼群战胜了可恶的红狗,得到了丛林居民的尊重。但是,人还是要回到人那里去,最后,毛格利自己离开了丛林,回到了人间。全书由八个既独立又相互联系的故事构成,向读者展示了真实动人又富于奇幻色彩的丛林世界。

毛格利的弟兄们

在西奥尼山上,住着一对狼夫妇和他们的四个孩子。一天晚上,狼爸爸从睡梦中醒来,他长长地打了个呵欠,伸了伸爪子,想要赶走残余的睡意。狼妈妈躺在一边,她不停地用鼻子碰碰那四个又叫又闹的小狼崽。

“噢!又该出去打猎了!”狼爸爸叫了一声,正当他准备走出山洞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洞口。

“祝你好运,狼大王。也祝你那四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好运,愿他们长一口结实的牙齿,让他们不要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正在忍受着饥饿。”那个身影说。

原来,他就是豺,名叫塔巴克,专靠吃别人的剩饭过日子,而且他还喜欢搬弄是非,到处挑拨离间,没东西吃的时候甚至会吃垃圾堆上的破布条,印度的狼都非常看不起他。但是,他们也怕他,因为他有疯病,只要他发起疯来,就谁也不怕了,他会在森林里到处乱跑,看见谁就咬谁。当他疯病发作的时候,就连老虎见了他也要躲得远远的。

“你进来看看吧,不过,这里没什么可吃的。”狼爸爸说。

塔巴克说:“对于一匹高贵的狼来说,确实没什么可吃的。但是对于我这么卑贱的豺来说,一根吃剩下的骨头就是一顿丰盛的大餐。”说着,他就迫不及待地钻进了洞里,在地上找到一块吃剩的鹿骨头,就贪婪地啃了起来。

“哦,好香的骨头。”塔巴克一边说,一边舔了舔嘴巴,“瞧!这几个孩子长得多漂亮!眼睛这么大!真是的,我应该知道,狼大王的孩子从小就不同凡响。”

狼爸爸和狼妈妈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可不喜欢塔巴克这么当面恭维他们的孩子,希望他吃完了就快点走,但是,塔巴克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又说:

“大头领谢尔可汗说自己从下个月开始就要在这个山里打猎了,这可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谢尔可汗是老虎,他住在二十里外的维甘加河附近。

“他没有这个权力!”狼爸爸生气地说,“按照丛林法则,他没有权力随意变更打猎的场地。”

“他妈妈叫他‘瘸腿’,看来还是有道理的。”狼妈妈在一旁说,“他天生就瘸了一条腿,所以只能猎杀耕牛,维甘加河的居民被他惹火了,他现在又要到这里来,招惹这里的居民。我们可真得好好谢谢他!”

“需要我把你们的感谢传达给他吗?”塔巴克试问。

“你给我滚!”狼爸爸生气了,“今天晚上你干的坏事已经够多了。”

“好的,我这就走。”塔巴克说,“你们听,谢尔可汗在下面的丛林里走动呢,本来我可以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

狼爸爸侧耳一听,真的听见了谢尔可汗那粗鲁的哼哼声,显然,他什么也没有捕到。

“他是个十足的大笨蛋!”狼爸爸说,“刚开始捕猎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以为我们这里的公鹿就等着他来抓吗?”

“不对,他今天晚上要猎取的不是公鹿,而是人。”狼妈妈说。

“人?他为什么要吃人?难道池塘里的甲虫和青蛙还不够填饱他的肚子吗?而且还是在我们的地盘上干这种事情。”狼爸爸愤怒地说。

按照丛林法则,是绝对禁止野兽吃人的。规定这条法则的真实原因是:如果猎杀了一个人,马上就会有很多人骑着大象,拿着猎枪来复仇。那样的话,他们这些野兽就没有好日子过了。可是,动物们对这条法则的解释是:因为人是所有动物中最软弱、最没有自卫能力的,所以猎杀他们是不公平的。他们还说,如果吃了人,就会生疥疮,还会掉牙齿。

突然,谢尔可汗发出一阵哀嚎声。

“哦,看来他扑空了,这是怎么回事?”狼妈妈问。

“这个笨蛋肯定落到了人生的篝火堆上,烧伤了脚。”狼爸爸说。

“听!有什么东西往这边来了?做好准备。”狼妈妈说。

狼爸爸蹲下了身子,然后向空中一跃,突然,他又连忙收住了脚,落到了原地。

“是人的孩子!”狼爸爸叫了起来。

在他的前面,一个赤身裸体的孩子正往山洞这边走过来,他刚刚学会走路,走起路来还摇摇摆摆的。当他看见狼爸爸时,咧开嘴笑了。

“是个人的孩子?我还从来没见过呢,把他带过来。”狼妈妈说。

狼爸爸叼着那个孩子,把他放到了那四只小狼中间。

“他是多么的小呀,可是,他胆子又那么的大!”狼妈妈温柔地说,“哦,他和我们的孩子一起吃东西呢。”

“是啊,他这么小,我一脚就能把他踩死,但是他一点也不害怕呢!”狼爸爸说。

这时,山洞里突然暗了下来,原来,谢尔可汗探头进来了,月亮全都被他挡住了。

“谢尔可汗光临这里,我们感到很荣幸,不知道可汗需要什么?”狼爸爸厉声问道。

“我要找一个小孩子,他是我的猎物,把他还给我吧。”谢尔可汗说。

“狼是自由的,”狼爸爸说,“他们只服从狼群首领的命令,根本不会听从一个身上有条纹,捕杀耕牛的家伙的指挥。这个孩子是我们的,我们知道该怎么处置他。”

“你少给我啰嗦!难道你真的要我和你决斗一场,你才肯交出本来就应该属于我的猎物?你可要明白,这是我,是谢尔可汗,在和你说话!”谢尔可汗咆哮着,他的声音就像打雷一样,震得山洞嗡嗡响。狼妈妈起身跳到谢尔可汗的跟前,她两只绿莹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告诉你,这个孩子是我的,你这个瘸腿!谁也没有权力杀死他!他要和狼群一起奔跑,一起打猎!你等着瞧吧,总有一天他会收拾你的!快点给我滚!滚回你妈妈身边去!滚!”

谢尔可汗敢和狼爸爸对着干,但是狼妈妈让他感到害怕,于是,他低吼着退出了山洞,到了外面,他又大声叫道:

“你们等着瞧吧,看狼群对你们收养人类的孩子这件事情会怎么说。这个孩子是我的,总有一天我会吃了他。”

狼妈妈躺在孩子中间,狼爸爸认真地对她说:

“谢尔可汗说的倒也不错,要收养这个孩子必须经过狼群的认可,你还要收养吗?”

“当然,”狼妈妈斩钉截铁地说,“他这么小,孤零零一个人来到这里,但是他什么都不怕。好了,安安静静地躺着吧,小青蛙。噢,我就叫你小青蛙毛格利吧。”

“但是,狼群会怎么说呢?”狼爸爸问。

丛林法则规定,每一只小狼都要带到狼群大会上去,好让其他的狼认识他们。经过确认之后,他们才可以在丛林里自由奔跑,在他们成年之前,任何一只狼都不能杀害他们,否则,这只狼就要被处死。这种狼群大会每个月举行一次。

当那四只小狼会跑的时候,狼爸爸和狼妈妈就带着他们,还有毛格利参加了狼群大会。大会的地点设在山顶上,那里到处是石头。独身大灰狼阿克拉是狼群的首领,这时,他正躺在高出来的一块岩石上,在他的下面,坐着四十多匹狼。狼爸爸和狼妈妈们围坐成一圈,小狼崽们就在这个圈子里面嬉戏玩闹。

阿克拉躺在岩石上喊道:“你们都知道法则吧,好好看看吧,看看这些小狼吧,记住他们了!”

焦急的狼妈妈们也跟着喊:“好好看看吧,好好看看吧。”

时候终于到了,狼爸爸把毛格利推到了圈子的中间。毛格利根本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他坐在那里玩着身边的鹅卵石。

阿克拉还是继续喊道:“好好看看吧,好好看看吧。”

这时,岩石的后面响起了谢尔可汗的声音:“这孩子是我的,把他还给我。狼群要一个人类的孩子干什么?”

阿克拉没有搭理他,只是继续喊道:“好好看看吧!他的命令又算什么呢?好好看看吧!”

狼群中响起了低沉的嗥叫声。一匹年轻的狼走了出来,问道:

“狼群要一个人类的孩子干什么?”

丛林法则规定,如果狼群对一个孩子的接纳问题发生争执,除了孩子的爸爸妈妈之外,至少要有两个成员为他说话,他才能被狼群接纳。

“谁可以为这个孩子说话?”阿克拉问。

四周一片沉寂。狼妈妈已经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

就在这时,巴鲁——一只褐色的熊站了起来,他是小狼的老师,也是唯一被允许可以参加狼群大会的异类动物。

“我,我要为人类的孩子说话。”巴鲁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人类的孩子没有危险,让他和其他小狼一起加入狼群,我会好好教他的。”

“还有谁可以为人类的孩子说话?”阿克拉问道。

这时,一条黑影跳了进来,原来是黑豹巴赫拉。所有的动物都认识他,谁都不敢招惹他。他很聪明,同时也很凶猛。但是,他的声音却很柔和。

“噢,阿克拉,还有自由的狼们!”巴赫拉说,“虽然我没有权利参见你们的大会,但是,丛林法则规定,任何人都可以出个价钱买下一个有争议的生命。”

“没错,问题是你能出多少价钱?”那些总是饿肚子的年轻的狼们问道。

“刚才巴鲁已经为他说话了。我现在在巴鲁的话的基础上,再加上一头公牛,一头刚刚杀死的公牛,就在离这里不到半里的地方。只要你们愿意接受这个人类的孩子。”巴赫拉说。

狼群开始骚动起来,他们纷纷说:

“我们接受了。这个光着身子的青蛙对我们来说会有什么危险呢?就让他和小狼们一起奔跑吧。巴赫拉,公牛在哪里?”

这时,阿克拉发出了低沉的喊声:“好好看看吧,狼们。”

狼一匹接一匹地走到毛格利的身边,仔细打量着他,然后,他们就去找那之公牛了谢尔可汗还在不停地咆哮。

“你就叫吧,总有一天这个光身子的小家伙会让你的叫声变调。”巴赫拉说。

“把他带回去吧,“阿克拉对狼爸爸说,”要把他训练成一个合格的公民。“

于是,毛格利就名正言顺地进入了西奥尼山的狼群,就凭着一头公牛和巴鲁善良的话。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毛格利和小狼们一起成长,狼爸爸教给了他各种各样的本领,他对丛林里的一切都非常熟悉。在不学习本领的时候,他就晒晒太阳。当他觉得热了或者脏了的时候,他就去水塘里游泳。想吃蜂蜜了,他就爬到树上。刚开始他很害怕,紧紧地抱着树枝不放。到后来,他能很熟练地在树枝间攀缘跳跃。当狼群集会的时候,他发现,如果他盯着一匹狼看上一会儿,那匹狼就会不自觉地低下头。有时候,他还帮那些狼们拔掉脚掌心的长刺。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跟着巴赫拉去温暖昏暗的森林,美美地睡上一天,到了晚上看巴赫拉捕猎。他有时候也捕猎,但是,巴赫拉告诉他:

“你可以捕杀任何猎物,但是,你绝对不能捕杀公牛,因为公牛赎过你的命。记住了,这是丛林法则。”毛格利点头表示知道了。

毛格利经常在丛林里碰到谢尔可汗。谢尔可汗一直对阿克拉怀恨在心,他和那些年轻的狼成了好朋友,他对他们说:

“我真觉得好奇怪,你们年富力强,为什么要听从一个垂死的老狼的领导。据说,你们在大会上还不敢正眼看那个人类的孩子呢。”

那些年轻的狼听了非常生气,都大叫起来。

这些事情巴赫拉都知道,他经常对毛格利说,谢尔可汗总有一天会杀了他。但是,毛格利根本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他笑着说:“我有你,有巴鲁,还有狼群,有什么好害怕的?”

一天,天气非常暖和,毛格利跟着巴赫拉来到了丛林深处,这时,巴赫拉问毛格利:

“毛格利,谢尔可汗是你的敌人,这话我说过多少次了?”

“怎么了,巴赫拉?谢尔可汗有什么好害怕的。我现在困了,想睡一觉。”毛格利说着就要躺在巴赫拉身边睡觉。

“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这点巴鲁知道,我知道,整个狼群都知道,甚至连塔巴克也告诉过你了。”巴赫拉严肃地说。

“噢,塔巴克的话不算话,他前一阵子还说我是一个光着身子的人的孩子,我拉住他的尾巴朝棕榈树上狠狠地摔了两下,让他长点记性。”毛格利说。

“这么做是不对的,”巴赫拉说,“尽管塔巴克喜欢多嘴多舌,但是他有些话你还是应该听的。毛格利,现在谢尔可汗还不敢公开杀死你。但是,阿克拉已经老了,如果有一天他不能再杀死公鹿,他就不能再当首领了。那些年轻的狼听从了谢尔可汗的教唆,都认为人类的孩子不应该在狼群里有位置。过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成为一个人了。”

“可是,我服从丛林法则,而且,我给所有的狼都拔过长刺,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毛格利说。

巴赫拉叹了口气,说:“来,你摸摸我的下巴。”

毛格利在巴赫拉的下巴上摸了摸,发现那里有一块地方光秃秃的。

“丛林里没有人知道我的下巴上有一个记号,这是戴过颈圈的记号。记住了,我是在人间出生的,人把我关在笼子里,直到有一天,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只黑豹,而不是人类的玩物,于是,我用爪子砸开了笼子上的锁,跑了出来。你是人的孩子,所以,你最终也会回到人类的兄弟中间去。”巴赫拉说。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杀死我?”毛格利问。

“因为你聪明,你是一个人。如果下一次阿克拉没有捕杀到公鹿,那么,狼群就会反对他,同时也会反对你。他们会举行丛林大会,到时就来不及了。”巴赫拉说着,突然跳了起来,“你马上下山,从人那边拿一些红花回来,快去!”

巴赫拉所说的红花,指的是火,丛林里的动物都非常怕它。

“好的,我马上就去。”毛格利说,“可是,巴赫拉,你肯定这一切都是谢尔可汗干的吗?”

“没错,毛格利。”

“那好,我可得找谢尔可汗算账,他要为此而付出代价。”毛格利说着,就跳跃着跑开了。

毛格利穿过森林,跑得飞快,他的心就像火一样在燃烧。来到山谷下面的河边时,他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听到了狼群打猎的叫喊声,还听到了一只公鹿被追逐而发出的沉重的鼻息声。这时,狼群不怀好意地叫起来:“阿克拉!跳啊!阿克拉!跳啊!”

阿克拉跳了,但是,他没有捕到公鹿,毛格利听到了公鹿把他踢翻在地时他发出的痛苦的叫声。毛格利没有再停留,他又向前奔跑。

“巴赫拉说的是对的,”毛格利一边想一边飞快地奔跑,“对于阿克拉和我来说,明天都将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毛格利来到了村里,他看见一个孩子往火盆里加了烧得通红的木块,于是,他去一把夺过了那个火盆,那个孩子吓得大哭起来,而毛格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毛格利再次见到巴赫拉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巴赫拉说:“阿克拉没有捕到公鹿,本来昨天晚上他们就想杀死他,但是,他们想连同你一块儿杀死,现在正到处找你呢。”

“让他们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毛格利举起了火盆。

“太好了,你可以把一根干树枝插到这里面,待会儿树枝上也会有红花。”巴赫拉说。

于是,这一天毛格利都坐在山洞里,他不停地往火盆里添干树枝。晚上,塔巴克来到山洞里,通知毛格利参加狼群大会。

毛格利来到了山顶上,他看见阿克拉躺在岩石边上,这表示他已经不再是狼群的首领。谢尔可汗和那些年轻的狼们在那里走来走去,非常猖狂。当所有的狼都到齐了的时候,谢尔可汗开始讲话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他没有权利这么做,你就这样说。”巴赫拉悄悄地对毛格利说。

于是,毛格利跳了起来。

“自由的狼群们,一只老虎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毛格利大声说道。

“难道你没看见首领的位置空着,而大家又要求我讲几句……”谢尔可汗说。

“谁要求你讲话了?难道我们是豺狗,要吃你的残羹冷炙?”毛格利说。

这时,狼群开始蠢蠢欲动。

“闭嘴,你这个人类的孩子。”一些狼说。

“让他说,他一直遵循丛林的法则。”另一些狼说。

后来,几匹年纪大一点的狼说:“让死狼讲几句吧。”

按照丛林法则,如果狼群的首领没有捕到猎物,那么他即使活着,也被叫做死狼,因为他也活不了几天了。

阿克拉慢慢地抬起了头,在月光下,他显得非常疲惫:

“我知道,你们是给我设下了圈套,故意让我去捕猎一只勇猛的公鹿。现在,你们有权利处置我。但是,按照丛林法则,你们应该一个一个上来跟我搏斗。”

大家都不说话了,四周像死一样寂静。突然,谢尔可汗打破了这安静,他叫嚣道:

“呸!谁稀罕这个老骨头!他马上就要死了。倒是那个人崽子,他活的时间还长着呢。他本来就应该是我的猎物,现在把他还给我吧。他是人,我从骨子里恨他!”

“他是人!让他回到他该待的地方去吧!”一些狼大叫起来。

“不,把他交给我。他回去的话会引来人类的。”谢尔可汗说。

这时,阿克拉开口了:

“虽然他不是狼,但是,他是我们的兄弟,可你们却想杀了他。如果你们让这个人类的孩子回到他自己的地方,那么,我愿意不和你们搏斗就死去,这样至少可以让狼群少损失三条性命。如果你们不肯放过他,那么,我会为他献出自己的生命。”

“他是一个人——人——人!”狼群大叫起来,很多狼开始聚集到谢尔可汗身边。

“现在就看你的了,孩子,除了搏斗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巴赫拉对毛格利说。

毛格利捧起了火盆,他冲那些狼群打了个呵欠,其实,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和悲哀,因为他一直把这些狼当成兄弟来对待,但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要杀死他。

“你们都给我听着,”毛格利说,“你们不停地说我是人,没错,我就是人,从现在开始,你们不再是我的兄弟。你看看,我给你们带来了什么东西。”

说着,毛格利就把火盆扔到了地上,烧得通红的木炭点着了干苔藓,一时间山顶就着了火。所有的狼都吓坏了,连忙往后退。

接着,毛格利拿出随身带着的干树枝,把它点燃了,然后,举过头顶,周围的狼吓得浑身发抖。

“好,现在我就要回到人那里去了,回到我该去的地方。但是,当我成为一个人之后,我不会像你们出卖我那样,出卖你们。”

说着,毛格利走到吓得瑟瑟发抖的谢尔可汗前面,一把抓住他的胡子,大喝道:

“人在说话的时候你必须站起来,否则就烧掉你的皮毛。”

谢尔可汗耷拉着耳朵,双眼闭得紧紧的,因为火把离他太近了。

“这个猎杀耕牛的东西竟然说要杀了我。来,我们人就是这样打狗的。你要是敢动一下胡子,我就把红花塞到你的嘴巴里。”毛格利一边说,一边用树枝敲打着谢尔可汗的脑袋,谢尔可汗吓得直叫。

“好了,你马上给我滚!下次如果我来参加大会的时候,我会披着谢尔可汗的皮来。还有,你们不能处死阿克拉,他可以去他想去的地方。你们还坐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给我滚?滚!”毛格利挥舞着手中的树枝,火星烧到了狼的皮毛,他们嗷嗷叫着,纷纷逃走了。最后,山顶上只剩下阿克拉、巴赫拉、毛格利和另外十几只狼。

突然,毛格利觉得很伤心,他抽泣着,眼泪从脸上滚了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巴赫拉?我是不是马上就要死了?”毛格利问道。

“不是,毛格利,这是眼泪,人经常要流眼泪,让它尽情地流吧。现在你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确实应该回到人类中间去了。”巴赫拉说。

毛格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放声痛哭起来。在这之前,他还从来没有哭过呢。

“好了,我要到人那里去了。”毛格利说,“在回去之前,我得先和我爸爸妈妈道别。”

毛格利来到狼爸爸和狼妈妈居住的山洞里,和他们抱头痛哭。

“你快点回来,聪明的小青蛙!”狼爸爸和狼妈妈说。

“我肯定会再回来的,到时候,我会把谢尔可汗的皮铺在山顶的岩石上。不要忘记我,也告诉丛林里的伙伴们不要忘了我!”毛格利说。

天快亮了的时候,毛格利独自一人下山了,他要去见那些被叫做人的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