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比比扬历险记(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5-31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扬·比比扬历险记》描写了一个顽皮淘气的男孩扬·比比扬与魔鬼打交道的离奇经历:扬·比比扬离开家庭和学校四处流浪,他结识了长角的小魔鬼阿嘘后,换上没有思想的泥巴脑袋,与阿嘘合伙干坏事。阿嘘要把扬·比比扬带到无底深渊中的魔鬼王国,扬·比比扬不愿听从并与之扭打,揪断了阿嘘的尾巴,落到魔法师的黑色大厅。他在大厅看见了一本不同寻常的“生活教科书”,从中懂得了许多道理,于是他决定找回自己的脑袋。最后,他终于如愿以偿,用魔鬼的尾巴向阿嘘换回了自己的脑袋,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特别顽皮的孩子

从前,有一座高高的大山,丛林密布,白云缭绕。太阳每天早晨从山脚升起,朝霞映红了天空,每天傍晚落下山,晚霞装扮着田野。孩子们都知道,大山就是太阳的家。山里面长着孩子喜爱的蘑菇,像一把把小伞撑在草地上;草地里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像一颗颗小星星也像一张张孩子的笑脸;孩子们在草地上笑啊,闹啊,采花朵啊,做游戏啊,过了许多快乐的时光。一条宽阔的河流从大山里穿过,河水碧绿清澈,许多小鱼在河里自由地游来游去。沿河有一座小城镇,这个城镇不小也不大,住的人不多也不少。大家在这里生活得很愉快,相处得非常和睦。

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镇子上。镇子像别的地方一样,有许多的孩子,有男孩有女孩,有大孩子有小孩子,其中有一位小男孩,名叫扬·比比扬。他大名鼎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起他来,镇上的大人们和孩子们都有一大堆的看法,扬·比比扬和镇上别的孩子不一样,有许多特别的地方。

你看,他从来不梳头。无论什么时候,大家看到他时,他的头发都是乱糟糟的。一天到晚,他脑门上的头发都一根根向上竖起,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上面使劲揪着脑门上的头发,周围的头发呢,和晒干的乱草蓬蒿差不多,东倒西歪。想想看,有的头发竖着,有的头发歪着,这样子多难看呀,可他从来不觉得头发有什么问题,一点也不顾忌大家的看法,而且他偏偏最不喜欢戴帽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他这么脏的头,整天发出难闻的味道,也不一定能找到适合他戴的帽子——那不是糟蹋帽子吗!

你看,他长得个子矮墩墩的,比同龄的孩子要矮上一大截。不过样子很结实,看上去很有力气,比他高比他大的孩子要想和他打上一架,还说不上谁输谁赢呢。扬·比比扬不管穿什么衣服,无论是好看的还是难看的,不到一天就会褪了颜色,弄不清上面的图案是什么。衣服上面沾满了不知从哪儿来的乱七八糟、粘粘糊糊的斑迹,到处是尘土和泥浆。就是使劲拍,灰尘和泥土也拍不下来,好像永远粘在上面一样。不知怎么搞的,他的衣服的接缝处总是会裂成一个个口子,露出的白线就像一排排小牙齿。不用说了,如果你能经常碰到他,一定能看到他光着屁股的丑样子。同伴们老嘲笑他的怪模样,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看来他是哪里脏就往哪里爬,哪里臭就往哪里钻,哪里最能把衣服扯坏,他就到哪里去玩。

扬·比比扬还有一个怪毛病,他最讨厌穿鞋子。他一穿上鞋子就浑身难受,恨不得立刻扔掉鞋子。他喜欢光着脚走路,连袜子也不穿的光着脚走路。这也不必奇怪,因为他的脚板很宽,就像癞蛤蟆一样,十个脚趾向外叉开。走起路来,又快又稳,好像他天生就应该光着脚走路。他膝盖处的皮肤又粗又硬,由于风吹水泡,受冷挨冻和别的莫名其妙的原因,常常裂开口子,还出血。要是别人,肯定疼得直流眼泪,哭着找妈妈了。可是,他还用指甲在皮肤上刻自己的名字“扬·比比扬”,从老远的地方就能看清楚,就像是用削尖的粉笔写的。

扬·比比扬土里土气、不修边幅而且有些不上正路的样子,能不让他的父母着急吗?他们打过,骂过,劝过,鼓励过,希望他改正缺点,做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孩子,做一个积极向上的乖孩子,可是扬·比比扬就是不听,他铁了心似的不想改过自新。他那可怜的父母费尽心血,多么希望心爱的儿子能走上正道,像别的孩子那样好好学习,懂规矩,但无论是日夜劳动在织布机旁的母亲的眼泪,还是终日辛劳的父亲的叮嘱,甚至打他耳光,都不管用。为了教育心爱的儿子,父母亲什么方法都试过了,最后他们一点信心都没有了。这可真可怕,连父母都对他不再抱什么希望,随他去了。

父母不管了,扬·比比扬觉得自己太快活了,他成了一个完全的自由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闹就怎么闹。于是,每天他都在街头闲逛,也不再去上学了。上学又伤神,又要被老师责骂,再说坐在教室里那么长时间,他的屁股都发麻了。和他住在同一条胡同,过去常一块玩的小伙伴们看他整天不爱学习,不学好的样子,也都离开了他,不和他一起玩耍了。孩子们都明白,玩耍是可以的,可是不能不学习呀!整天闲逛,不思进取是没有好处的。否则,脑子里什么知识都没有,什么学问也不懂,这多可耻呀!当然,孩子的父母也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和扬·比比扬这样的孩子一起玩耍,怕他们的孩子学坏。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人们不是常说:“跟着黄鼠狼学偷鸡吗?”

扬·比比扬对这一切满不在乎,别人的嘲笑和反感丝毫不让他感到羞耻,反而让他感到很得意,因为他会想出很多高招来摆脱游手好闲带来的寂寞无聊。

你看,他常常会玩一些恶作剧的游戏,他喜欢坐在镇边的断墙上,等候着向跑过来的狗扔石块。狗被他打得汪汪叫,最后狗一见到他都要赶紧逃跑,跑得慢一点就会被石头打得鲜血直冒。要是来了小孩子,扬·比比扬就把小孩的帽子扔到地上。小孩子斗不过他,伤心地大哭起来。小孩子哭得越伤心,他就越得意。他连讨饭的乞丐和吉卜赛人也不放过,往他们的袋子里丢石块,乞丐和吉普赛人气得大声咒骂,他在一旁得意得哈哈大笑。他还走到马车旁边,把马惊得直叫。

恶作剧总有玩腻的时候,当扬·比比扬再也想不出新花样的时候,就到镇上闲逛。他在赶集的人群里挤来挤去,把大人们挤得心烦意乱,这多有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