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奇金人的地方(组图)

  • 发布时间:2006-03-22
  • 来源:《青少年早期阅读必备书系》 
  • 字体:

作品简介

《绿野仙踪》是美国儿童文学家弗兰克·鲍姆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故事讲述的是小姑娘多萝茜被大风刮走后的奇遇。多萝茜被大风带到了一片陌生的国土——奥芝国。为了回家,多萝茜要到奥芝国的中心——翡翠城去请求大魔法师奥芝的帮助。途中,她遇到一个想得到脑子的稻草人、想要心的铁皮人和需要胆量的狮子。大家一路历经千辛万苦来到翡翠城,战胜了东方恶女巫和西方恶女巫,结果发现奥芝是个骗子,并不能帮助多萝茜回家。伙伴们没有灰心,在北方女巫和南方女巫的帮助下,他们战胜重重困难,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四十年代米高梅公司将《绿野仙踪》搬上银幕,获得巨大成功,《绿野仙踪》也成为美国时尚文化的发源地。

风把多萝茜带到了芒奇金人的地方

在堪萨斯州的灰色大草原上,有一间很小很小的木屋,里面住着亨利叔叔、爱姆婶婶和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多萝茜。小木屋很简陋,只有一个烧饭用的炉灶、一个放盆碟的碗柜、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和一大一小两张床。大床当然是给亨利叔叔和爱姆婶婶睡的,多萝茜人小就睡小床。

木屋里没有阁楼和大大的地下室,只是在屋中间有一块活动的地板,掀开它会看到一个梯子,直通到又小又黑的地洞里。因为大草原上总是会有旋风经过,当它呼呼啦啦扭着身体刮过来时,全家人就立刻躲到地洞里去,否则会连着屋子都被卷跑的。

草原很大,也没有树。多萝茜常常站在木屋外向四周张望,每一个方向都是灰灰的望不到边。那些小草叶子的顶部被太阳炙热地烤着,看起来也是灰灰的颜色。小木屋呢,曾经刷过很鲜艳的油漆,但太阳太厉害,把油漆都晒起了泡,结果下大雨的时候,鲜艳的颜色随着雨水流到干干的土里,小木屋也变成灰灰的了。

太阳每天都猛烈地烤着,风也毫不留情地刮过这个灰色的地方,于是亨利叔叔和爱姆婶婶从年轻漂亮的模样,慢慢失去了红润的脸色和快乐的笑容,现在只剩下灰灰的憔悴的颜色了。亨利叔叔是农民,每天从早到晚努力工作,哪怕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也不停下来休息。他再也不知道快乐是什么东西,只有愁苦的神色挂在脸上。

多萝茜没有爸爸妈妈,但总是很快乐,一点点小事情都可以笑个不停,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些快乐的因子是从哪里来的。多萝茜刚到大草原和叔叔婶婶住在一起的时候,被这些灰灰的颜色吓了一大跳,可这一点也不会影响她的快乐,因为在这一大片灰色当中,有一个小小的黑点会从这边跑到那边,那就是小黑狗托托。

多萝茜喜欢托托身上的黑色长毛,喜欢它闪闪的小黑眼睛和调皮的小鼻子。她每天和托托奔跑在灰色的大草原上,像两个灵动的色彩鲜艳的小点,把一连串脆脆的风铃般的笑声像树叶一样洒到亨利叔叔耕种的土地里。每当爱姆婶婶惊奇地看到这可爱的小姑娘笑着跑来跑去的时候,心里就忍不住会更多地喜欢她。

可是,这样可爱的小姑娘有一天被旋风刮走了,由此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

那天亨利叔叔没有去地里工作,而是坐在木屋前的台阶上忧心忡忡地望着灰色的天空。多萝茜抱着托托,也感染上了这种愁苦的情绪,陪着叔叔站在门口。

北方那边的天空里,发出低低的呼号声,一阵阵风吹得草原北边大片的草像波浪一样起伏。而南方那边的天空里,也传来风的呼号声,南边的草叶尖拼命倒向朝北的方向。

“旋风要来了!看,南风和北风马上就要交汇起来!”亨利叔叔突然说道,然后飞快地向牛羊的栏舍跑去。

爱姆婶婶正在洗一叠盆,她也听见了屋外不同方向呼啸的风声。“多萝茜,亲爱的,快跑到地洞去!”爱姆婶婶尖声喊道,她知道,灰暗的天空卷着灰色的云压过来,危险就要来了!

托托也感到害怕,小黑眼睛一眨一眨,可是它不知道向哪里逃,只好从多萝茜的手臂中跳下来,钻到了床底下。

“托托!托托!”多萝茜焦急地喊着,跟着托托跑进了屋。爱姆婶婶揭开地洞的木板,刚刚钻进去,就等着多萝茜爬进来。可是小姑娘一心想着托托,非要找到它不可。就在多萝茜钻到床下一把抱住托托的同时,屋里已经卷进来一阵风。小木屋剧烈地摇晃着,多萝茜站立不稳,跌在了地板上。

奇怪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南方的风和北方的风在小屋中间汇合,形成了旋转前进的旋风,将小木屋连同地板一起卷到空中。不过旋风中央通常很平静,从地板那块敞开的地洞入口看下去,像是通往深远的时光隧道。木屋随着风力上升,一直到旋风顶端,就像一片羽毛被这股奇异的力量托着向很远很远的地方飞去。不过木屋周围却全是黑色漩涡和尖厉的呼啸声,那种怒吼和挤压让多萝茜感到很不舒服。

木屋跟随旋风缓缓地摇晃着。也许是新奇或紧张,托托一刻也呆不住,在地板上跑来跑去,又不时地停下来大叫。有一次托托跑到敞开的地洞入口旁,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多萝茜慌得尖叫起来,不过马上就破涕为笑了,因为地板外面强大的气流托住了小狗。托托一点也不惊慌,四条腿像游泳一样划拉着,小尖耳朵在洞口时起时伏。多萝茜笑着抓住托托的耳朵,紧紧抱住了它,然后关上活动的地板门,把小脸贴着托托柔软的长毛喃喃地说:“亲爱的托托,你一定不要离开我呀!”

木屋还是这样飞着,摇晃着,一点也没有掉下去的迹象。多萝茜和托托躺到床上,渐渐不再觉得害怕,风的呼号也习惯了。而且,睡梦女神跳到了他们的眼睛上,床上这两个小家伙便互相依偎着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木屋突然遭到一阵猛烈的震动,多萝茜的身体被颠了一下,很快惊醒了。她耐心地坐在床上仔细观察,发现屋子不再摇晃,甚至还听到了鸟叫声。非常灿烂的阳光照进来,屋里一下子变得透亮。

多萝茜欢快地叫了一声,打开门冲出去。原来小木屋已经停在一片非常美丽的地方,满眼都是绿绿的草地和高大的树林,树上结满了鲜艳的果子。不远处有一片斜坡,到处长满了五颜六色的奇异花草,那些唱歌的鸟儿在树林和草丛里飞来飞去,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斜坡中间流过,水声叮叮当当。多萝茜真是被这一片景色惊呆了,她睁着大眼睛不停地发出赞叹声,托托兴奋得又跑又叫。

这是哪里呢?多萝茜正在想的时候,一群穿着和长相都很奇怪的人走过来。他们都很矮,只和多萝茜差不多高,但年纪看起来却很老,因为来的三个男人中有两个长着胡须,另一个女的满脸都是皱纹,连头发都白了。更让人奇怪的是,三个男人带着绿色有尖顶的圆帽子,四周挂着小铃,一路走一路好听地响着。他们的衣服也是绿色的,穿着锃亮的靴子,上面绕着蓝色的绑腿布。而那个老妇人戴的帽子和袍子都是白色的。

多萝茜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人。老妇人长得非常和善,她轻轻走近多萝茜,又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轻声说道:“最尊敬而高贵的女魔法师,非常感谢你帮助我们杀死了东方恶女巫。热烈欢迎你来到芒奇金人的国度!”

“什么?我——我——我没有杀人啊,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女巫!您一定是弄错了!”多萝茜吃惊地叫起来。更何况老妇人还把她称为“女魔法师”,这真是奇怪极了。

“不,不,确实是你拯救了我们,高贵的女魔法师!你看!”老妇人笑着说,指了指屋子下面。

多萝茜一看,吓得跳了起来。原来小木屋落下的时候,正好压住了一个人,现在只有一双脚露到外面,穿着尖头的银鞋子。

多萝茜一边“哎哟哎哟”地叫起来,一边紧紧握着手,这一下她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的小屋压着她了,这可怎么好呢?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杀掉一个人!”多萝茜着急地说。

老妇人笑起来:“你做的是一件好事,因为她就是东方恶女巫!我旁边的这几位是这片国土的老百姓芒奇金人,他们被恶女巫统治很久了,不得以做了她的奴隶。芒奇金人一直想推翻她,但是我和他们的力量都不够强大。现在你帮我们实现了这个愿望!”

多萝茜稍稍松了一口气,好在没有杀掉一个好人。“那你也是芒奇金人吗?”她接着问道。

老妇人和蔼地告诉她,自己是北方的女巫。在全奥芝的地方,一共有东南西北四个女巫,南方女巫和北方女巫是好女巫,但东方女巫和西方女巫是坏女巫。北方女巫是芒奇金人的好朋友,但是力量不够强大,没有办法把他们从坏女巫手里解救出来。现在芒奇金人终于自由了!

“真的吗?你真的是一个女巫,而且还是一个好女巫?”多萝茜叫起来,“我一直以为所有女巫都是坏的。而且爱姆婶婶还说过,那些女巫很多年前都已经死了。”

“我就是一个女巫呀!噢,那个爱姆婶婶是谁,她怎么知道呢?”北方女巫也很奇怪。

多萝茜说爱姆婶婶住在堪萨斯州,自己就是从那里来的,不过那里和这里很不一样。

“堪萨斯州在哪里,我不知道,不过那里一定是一个文明的地方。因为女巫和男巫都不会留在文明的地方,而且文明的地方也不会有女魔法师和男魔法师。”北方女巫想了一下,说道,“你看,奥芝国还没有进入文明时代,所以我们喜欢呆在这里。”

男魔法师是什么样子呢?多萝茜很好奇。北方女巫神秘地告诉她,翡翠城里的奥芝就是一个男魔法师,非常强大。正说着,旁边的芒奇金人突然叫了一声。原来,压在屋底的东方坏女巫像冰一样一点点融化掉了,只剩下一双银鞋留在地上。

北方女巫大笑起来,捡起那双鞋递给了多萝茜:“东方女巫太老了,太阳一晒就没有了。她最看重这双鞋,因为它们有魔力。不过是什么样的魔力,我们也不知道。你帮了芒奇金人,就把鞋交给你吧!”

多萝茜高兴地收下鞋,放到屋里桌子上。可是她很快又跑出来,因为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怎样才能回到爱姆婶婶那里去。

三个芒奇金人摇摇头,遗憾地说:“我们只知道,在东边、南边和西边不远的地方,都是大沙漠,一望无际,没有人能走出去。而且西方还有一个坏女巫,很危险的。”

北方女巫补充说,北边不远处也是大沙漠,很难走出去。可怜的多萝茜着急了,眼泪扑簌簌掉在胸前。善良的芒奇金人也受到感染,拿出手帕擦着眼泪。北方女巫眨了眨眼睛,取下帽子,把尖顶对着自己的鼻尖。只喊了“一、二、三”,那顶帽子立刻变成一块石板,而且出现几个巨大的粉笔字:

让多萝茜到翡翠城去

“噢,亲爱的多萝茜,我现在知道你的名字了。只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你,那就是到翡翠城去找奥芝,他是个能力很大的魔法师,虽然我没见过,不过可以肯定奥芝是个好人,一定可以让你回家!”北方女巫很有把握地说,“但是奥芝住在全国的中心——翡翠城里,很远,有一条黄砖铺的路一直通到那里。”

多萝茜迟疑着,恳求北方女巫为她做伴,否则一个小姑娘怎么敢走这么远的路?北方女巫走到多萝茜跟前,温柔地吻了一下她的前额,那吻过的地方立刻留下了一个又圆又亮的记号。“亲爱的多萝茜,我不能陪你去,但是我的吻可以保护你不受伤害!”

北方女巫说完,和气地点点头,用左脚跟旋转三次,神秘地消失了。芒奇金人礼貌地鞠躬、道别,也很快消失在树林里。只剩下多萝茜孤独地留在原地,而一直躲在她身后的托托吃惊地看着女巫离去,这时才有胆量跑上前来大叫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