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力量

  • 发布时间:2005-12-11
  • 来源:新浪育儿 
  • 字体:

北京大兴行知学校,一所非赢利的民工子弟学校,因为叶蕾蕾教授的到来而热闹温暖,在寒冬中充满了春意。这位来自美国的著名华裔女艺术家,利用假期来到北京,不顾寒冷,义务带领孩子们用手中的画笔进行着从未有过的体验,从让孩子们在图画本上画出心中最喜欢和最想表达的东西,再根据孩子的原创整体创意两面大墙壁的丙稀壁画,到孩子们蘸着浓浓的颜料在墙上涂抹,只有短短的三天,叶蕾蕾已使学校简陋的墙壁上盛开出神奇美妙、闪烁着太阳光芒的花朵,孩子们每个稚嫩的心灵因此而充满渴望、兴奋不已,每张冻得红红的小脸欢笑着,体会到亲手创造的幸福。

创作中自然欢快的气氛感染的不仅是孩子,还有所有的成人,校长、老师、闻讯而来的记者、和美协少儿美术艺委会主任,大家都忍不住动起笔,那专注认真的样子和孩子们毫无区别,似乎回到了童年。

叶蕾蕾其人

我认识的叶蕾蕾,是一个精力充沛、话语温柔、具有亲和力的长者,而她就是美国福特基金会2003年“改变世界领袖奖”唯一的华人得主。17年前,已在滨洲艺术大学环境艺术系执教近30年而获得终身教授职位的叶蕾蕾,只身来到全美最贫穷的社区之一——北费城非洲裔社区,因为心中的人文理想而抛弃一切,开始建设“怡乐村”(THE VILLAGE OF ARTS AND HUMANITIES)。

她不畏周遭的残破景象和毒品充斥,以她独特的魅力整合社区,将一片片破墙弃屋化为彩图、花园,用艺术和创造力召唤那些沉迷于毒品的居民、游荡街头的孩子,将一个颓败贫穷的地方变成充满生命力和希望的温暖社区,在“怡乐村”的14个公园里都能看到社区人士和小朋友的集体艺术创作,美丽的壁画和花草随处可见,每年至少有1万青少年受惠于怡乐村所举办的各种艺术活动。如今的“怡乐村”已成为全美社区改造和艺术人文理想付诸实现的典范,叶蕾蕾本人因此而获得多个荣誉博士名称和公益事业的奖项,她的行动也延伸到世界,如非洲、南美洲等地。

美术的力量

典范与荣誉绝不是叶蕾蕾所追求的初衷,但获得的高度认可却向世界证明了艺术特别是美术所具有的超凡力量,就如同叶蕾蕾所获得奖项的名称一样“改变世界”,它完全可以使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生命重新获得意义和价值,它对生命和社会的心理修复能力可能已超越了单纯的艺术范畴。无论在“怡乐村”还是在肯尼亚,通过叶蕾蕾的成就,我们甚至可以充满信心地认为:美术可以建设的,不仅是美丽的家园和因美而变得温暖的心灵、还有因希望和自信而带来的崭新生活方式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美术可以实现的,也不仅是艺术家个人的理想主义精神,还有更为重要的超越种族和地域的文化平等与尊严。这是美术如同天使翅膀一般温柔的力量,而艺术家正是那舒展着双翅,可以抚平创伤的天使。

北京大兴行知学校的活动再次显示出美术和艺术家的非凡力量。与希望小学不同的是,行知学校的所有学生都是民工子弟的孩子,来自农村,几乎每个学生都有着因贫困和生活动荡而辍学的经历,他们因为父母奔波流动的生活,承受着脱离家乡、又无法进入城市文化的知识断裂和被歧视的痛苦,孩子们缺乏基本的自信是普遍心理。而叶蕾蕾作为一个美国知名艺术家把生动可爱的美术创作带到这样特殊的学校,和孩子们没有身份与情感的距离,一同认真地创作,使孩子们进入到一个完全平等、得到尊重认可、还能创造表现的境界,那感觉就仿佛在跟叶蕾蕾教授一起工作。孩子们的自信心猛然站立起来,感到巨大的幸福。

一个叫刘俊的东北孩子,在这次活动中,特别活跃,无法掩饰心中的快乐,爬得最高,嗓门最亮,而这个11岁的男孩每星期10元的饭费都是靠自己拣废旧瓶子挣来的。孩子们通过这样的活动改变了自卑的心理,体会只有自信才能感受到的各种情感,如:美感、热情、共享、合作等等,而这些情感对于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有多么重要,孩子们也将因这些情感的获得而更加热爱学校和他人。

美术社会性的呼唤

在今天,美术已不局限在博物馆的陈列或艺术家个人意识的表现,其潜在的社会价值在不断地显现,但普遍的功利心和公益机制的不完善也使中国艺术家无法奢望人文主义的精神,而少数拥有者在实现的过程中也障碍重重。因此,我们很难看到在一所学校里看到一面艺术家个人义务参与的,让孩子自己创作的美丽而廉价的墙壁,甚至在少儿美术教育中还泛滥着各种急功近利的背离美术教育原则的大奖赛,直到今天,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