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孩子一双飞翔的翅膀

  • 发布时间:2005-12-11
  • 来源:新浪育儿 
  • 字体:

我今天的收获就是一个感触:作为儿童美术的所谓专家和研究者如果不上网来听来看,也许他的学术就会存在着“空洞”,更何况还能直面许多开放不讳的观点,无论专业、非专业、半专业的、都坦率得让你欣喜和心颤,真要感谢说服我登上论坛的许多个妈妈,同时,第一天就很幸运地看到了琬和越的画。

不知道他俩的年龄,在研究中,我把孩子都称为艺术儿童,而且按年龄分为了几个阶段,我想他们应该是在6-8岁间的红色阶段,这个时期的孩子相对4-6岁的橙色阶段,在绘画表达时就如同红色,依然特别鲜亮却开始具有了深度。这是孩子在身心发育和成熟过程中的必然,虽然各有早晚,但与他们自己相比,无论在观察力、想象力和表现力上都会变得更加丰满完善。

越和琬,我庆幸两个孩子在想象力上还没有受到“教育”的侵扰,小天使的翅膀是完好无损的。尽管画面中有些教学中的“指导痕迹”,但对最可贵的“想象”,教育者还没有进行“意识强加”和改造,应该和我们一样,他们是十分赞赏的。

画中看,越已经有意识地注意所画内容的形象变化,特别是细节的处理,显示出孩子精巧和敏感的一面,如《花》中几个娃娃的眼睛和头发、《手》中五个手指的图案,虽然用得最多的螺旋花纹都是顺时针,却因为大小和其他图案的搭配变化,而成为一种不可缺少的美丽符号。越已有了“中心”构图的意识,不过还能跟随着幻想和画笔而形成“自然生成”的构图,并呈现出与想象一致的奇妙,这是很珍贵的,我们必须保护它。

琬的画比越略显成熟,在想象上依然天马行空,但再不小心保护好,有可能会逐渐失去那种珍贵的“灵动”。比如,画中很强的构图规则意识,特别是书包那张,是对构图不满意反复了几次,画虽然显示出孩子对事物有很强的抽象概括和再现能力,然而,却严格地遵循着构图“标准”,这可能和平时的老师指导与暗示有关。其实,变化本来是孩子的天性,让孩子依照天性行事并不难,困难的是让成人明白,包括教育者:如何鼓励孩子们在艺术中去遵循变化的“法则”,无论是眼中心中还是手中,变化才是创造的基础。另外,琬的色彩感觉被无法呈现出颜色真实面貌的水笔给淡化了。

如果翅膀单薄了或者过于沉重,小天使们都无法飞翔。

越和琬在绘画中的材料显得单一,若不丰富起来,会逐渐因为材料对表现力的局限而制约了孩子本该完整释放出的感觉。为什么不让孩子尝试更加纯粹、浑厚和有张力的材料,如水彩、水粉、水墨或丙稀,哪怕是油画棒和色粉笔,都让他们直接感受正确真实的色彩,而不是自来水彩笔的难以调和的不正的颜色?为什么琬已经画几个小时的写生,却依然像幼儿园里图省事的绘画方法,还用黑笔钩轮廓再简单涂色呢?钩线涂色是表现方法之一,但每种方法在孩子身上都不可以常时间地用,如果几年都这么做,模式化、概念化的影响也许再花几年也难以改变。这严重的不协调不是孩子和家长的问题,是教育者的偏差!也是我们这些研究者常年高高在上的后果!

琬尽管能画用几个小时来写生,但对于孩子的年龄已经是不必要的沉重,对于他们现在,如果在室外,画风景速写比长时间写生要有意义得多。速写就是快速地写生,把时间掌握在30---40分钟,让孩子来把握外部世界的整体形象并抓住第一感觉很快地画出来,可以有细节,但不追求细节。这样,会锻炼孩子的眼睛和手脑的协调,还能调动对自然的情感。而几个小时的细抠在12岁之后,会成为他自然的需求,那时才有意义。目前就让他们走进大自然,用充满情感和想象的心画出眼中的景。

在他们现有的材料之外,我建议你们给孩子准备水彩纸或水粉纸,吸水性很好,不要在意说,我的孩子没学过水彩画和水粉画,怎么能行?这也是在儿童绘画中的误区。技巧对于孩子是最次要的,首先是用这些材料让他们感受材料的不同所带来的表现力的不同,除了让孩子用铅笔、钢笔外,让他们知道用水调和色彩非常有趣,孩子自己完全能通过体验来把握,如浓厚、凝重和梦幻般的轻薄,都是用水多少的结果。

另外,美术的三个基本范畴是绘画、雕塑和建筑,对于儿童美术,同样如此,孩子除了平面绘画之外,雕塑和建筑也有许多种形式等待孩子动手去尝试,它们能锻炼孩子多维的观察力和表现力,这是绘画无法替代的,有许多方法可行,我们今后再探讨。

我相信越和琬一定会拥有丰满而轻盈的艺术翅膀,能够真正快乐地飞翔。请注意,我发几张孩子的速写作品上去,你们一看就能明白,另将我在发表过的学术文章中的几段话送给你们两个妈妈,

“儿童绘画从来就是自由的,无规可循,面对它,必然感受到种种活泼无羁,仿佛即兴和灵感。我们不知他们是在游戏还是创造。儿童所无意做到的正是艺术中最为艰巨的事:艺术在永无停止地走出规律的甬道,每一次的衰亡诞生都是规则的禁锢和打破。”

“儿童画中充盈着居于逻辑理性之上的想象,它无拒无束地否认着雷同,与心灵相伴,肆意飞舞。如同游戏与梦的自由,这种想象所具有的超然包含了无数可能的实现与选择。无论是何种文化形态中的孩子,无论居住城市乡村,聪慧苯拙,用材优劣,画在何处,我们所见的总是超出我们所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