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心得:女儿钢琴要考级

  • 发布时间:2006-01-23
  • 来源:《孩子》 
  • 字体:

为了应付考级,钢琴老师把所有学生紧急集中起来强化训练。8个孩子加上16个家长,把钢琴老师的家挤得水泄不通。

我有点难为情地坐在其中,因为女儿报考的级别最低。

轮到我女儿上去表演了。我心跳加快,希望她为我争光。可老师这天显然脾气不大好,一反常态,先是说她指法不对,之后又批评她没弹出味道来。女儿弹小夜曲前,老师先是指导一番,可女儿仍然弹得太快。她偷偷地瞥了我一眼,怕我生气。

我即时放松脸上的表情,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因为我不想再给她压力。可是,不善解人意的太太却言行一致地表现出种种不快与不满。女儿下了琴椅后,满头大汗。我拭去她脸上的汗珠,说了一句我平常最爱跟她说的话:“没事的!”她顿时平静了很多。

接着轮到别的孩子演奏。这时,我听见孩子的哭声,回头一看,原来有位家长暗中拧了她女儿的屁股。显然她对她女儿刚才的表现不满,恼怒之下,做了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小动作,但孩子是不会掩饰的,痛得放声大哭起来。

老师递了眼色,叫那位家长带哭闹的孩子出去。我女儿也跟着出去了,我知道,她要去安慰那个小朋友。

8位小考生“走台”一遍后,老师讲话了,表扬在场的一位农村妇女,她的女儿弹得最好,一丝不苟,动作严谨,不像黄点蓝(我女儿)那么随意……那农妇红着一张骄傲的脸,谦恭地聆听。我跟其他家长一样,也无限敬意地看着她。她发言了,她的教子经验是:不弹琴,就不给饭吃。她的信念是:“因为我不会唱歌,所以一定要让孩子成为钢琴家!”

这下,我不想看她了。我不好说她的做法对还是不对。当家长的很容易把自己的生命意义寄托在孩子身上,孩子变成他们拥有的一部分,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成了他们的骄傲和梦想,一旦无法实现他们的生命意义,就仿佛意味着将造成对他们生命意义的威胁。父母是弓,孩子是箭。问题是,弓将箭射出后,弓永远无法一同飞出。背负父辈太多的人为压力,孩子到底能飞多远?

走出老师家门,女儿小心地问我,回家后,要让她练几遍小夜曲?我改变了以往用数字回答的习惯,说:“练到你不喜欢练为止。爸爸以后不再逼你做不喜欢的事。”

结果,女儿越来越喜欢钢琴了。(文/罗 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