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育儿:不一样的舞蹈课

  • 发布时间:2005-12-19
  • 来源:《父母》 
  • 字体:

5岁的女孩美美随妈妈到加拿大后,参加了名为Creative Dance的舞蹈课程。美美的妈妈觉得,它在教学方式上与国内有很大差别。让我们分享一下美美的经历吧。

女儿一直很喜欢跳舞,在北京时我曾给她报过两个舞蹈班,一个是使馆区里用英语教学的芭蕾班,去了两次后发现不过是按队形排练老师编好的舞蹈,这和我对舞蹈班的期望值差距太远,当即放弃;另一个是某著名歌舞团办的儿童舞蹈班,老师很严厉地站在前边监督孩子们压腿绷脚,几次课下来后女儿就有了心理负担,每次进教室时总能看到有几个孩子抹眼泪,何苦呢,我又一次放弃。我不甚了解儿童艺术教育理论,但是直觉告诉我,它至少不应该把孩子作为附属体,用于实现老师的既定目标。

去年年末,我和美美来到了陌生的城市温哥华。为了让美美周末有活动,有机会认识更多的小朋友,我在社区里面的Creative Dance班报了名。这个舞蹈班是针对4到5岁的孩子开办的,每班只招收10个孩子。报名说明很简单:第一,孩子上课穿自己喜欢的舒适服装,光脚;第二,课后家长要鼓励孩子多多地进行各种探索活动,鼓励孩子们多多地观察周围环境。

有过两次舞蹈课经历的女儿问我是不是像以前一样发服装,我说没有。起初她很失望,但听说能够自己选衣服,反而极大地刺激了她的“臭美”神经。前一天晚上,她煞有介事地为自己挑选好一身粉紫色系练功服,临睡前说:“妈妈,我都等不及明天了……”

终于上课了!10个孩子的服装真是很特别,天使型、休闲型、武士型、运动型,孩子们显然对自己的形象很满意。舞蹈老师很年轻,准备活动过后,她边作一个肢体动作边报出自己的名字,随后就请小朋友也依次边做一个肢体动作边报出名字。老师不厌其烦地将自己和第一个小朋友的名字动作带领全体做出来,然后慢慢地加入第二的小朋友的,直至十个小朋友全部做完。对每一个小朋友设计的动作,老师都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并且把孩子略显拘谨的动作舒展开来,于是刚刚看到的不成样的动作居然漂亮了很多。孩子们似乎也发现了一些变化,开始对老师充满“敬意”,也“言听计从”了很多。

随后,老师又提出将刚才的舞蹈想象成在很重的压力下跳出来,于是师生们又演绎出了一段很吃力的自我介绍舞。这的确是另一种风格,孩子们完全能体会到压力的作用,脸上的表情没有了刚才的轻松,仿佛在大风大浪中做着刚才的动作。我努力设想了一下,这些动作如果要让我做,都很难有孩子们的出色表现。

课间休息后另一个活动开始了,孩子们两人一组,伴随着音乐,一个扮演雕像,另一个成为“雕塑家”为“雕塑”造型。孩子们在角色变换中非常投入,老师始终像一名参观者,在各个雕像旁用欣赏的眼光和欢喜的动作陪衬着每组创作。最精彩的要算孩子们的结尾亮相动作了,这时候他们已经没有了陌生和拘谨,完全释放着自己的天性。结束动作有的优美、有的奔放、有的儒雅,有的狂野,这可能也是孩子们个性的充分展现吧!

一个小时的课程结束了,老师在整堂课中除了放音乐之外一直在和孩子们一同起舞,开始时她比孩子们还要兴奋,当孩子们被调动起来后,她就变成了一名伴舞者,欣赏和赞许着孩子们的舞蹈。孩子们成了舞蹈课的主体,这可能是同国内老师站在前面指导性的授课完全不同的方式吧,反过来说,孩子们得到的东西也是完全不同的。离开的时候,老师为每个孩子的掌心,扣上一个小印章。回家的路上,美美看着手上的印章说:“妈妈下周我还来!”(文/美美妈妈)

[编辑的话:付梓印刷之前,美美妈妈来信告诉我们,在最近一次舞蹈课上老师让孩子们做出“轻轻地”的动作,于是他们有的双手轻轻捧在面前缓步前行,表演手捧水晶球;有把手臂交叉在胸前温柔地晃动,告诉大家她在哄小baby睡觉;美美则是把前一天在植物园看到的将花土轻轻地撒在小花苗上的样子逼真地表现了出来。在这些小朋友的身上,舞蹈似乎回到了它诞生的本源:再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