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

  • 发布时间:2005-11-17
  • 来源:《孩子》 
  • 字体:

美国的幼儿园,施行的是小班教育,让孩子们能够充分地得到老师的照顾。日本的幼儿教育,方方面面都受到美国的影响,可是,在分班上,幼儿园施行的却是大班教育,教师和孩子的比例一般是1∶30。

我刚到日本时,对这种教育方式略有微词:“一个老师,教这么多孩子,能学到什么?”从女儿从幼儿园带回来的消息,也说明了这一问题,她并没有学到什么知识,反而越来越不听话了。

那天,我想带女儿去超市为她买份生日礼物,事先说好,由她选择,由我付钱。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女儿竟然会选了一部DVD。我根本没有带那么多钱,更没想过,她会选择这样的礼物。我以为,4岁的女儿,只可能选择一个小布娃娃或者是零食。

“不行,孩子,我们不能买这个东西,你必须换一样礼物。”我当即拒绝了女儿,“你可以选择那本书,或者动画片影碟。”

“不行,你答应了我!”女儿喊起来。

“那就不要买了!”我气坏了,转头向超市外走去,“我们回家,今年生日,你将收不到妈妈的礼物。”

本以为,女儿会大哭大闹,像在国内时一样,躺在地上不起来。可是没想到的是,女儿竟然紧跟在我身后。虽然脸涨得通红,竟然没有发火,也没有哭叫。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走到超市门前,女儿拉住我的手,向我郑重地道歉,并改变了她的生日礼物。我也感到很对不起她,向她道歉,并表明自己不能送她这种生日礼物的原因。

我暗暗惊讶,女儿才在日本幼儿园里呆了一个多月,竟然有了这样好的自我控制能力。

随着时间的流逝,女儿已在日本上了大半年的幼儿园了,我也渐渐了解了这种疏放式教育的好处——幼儿园让孩子管理孩子,让他们自己解决游戏包括小朋友间出现的各种问题,就算是孩子由于不小心犯了错误,那么批评他的,也将是小朋友,从而让他直接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学习改正。

这种社会化极强的教育,给孩子带来了很多好处。

例如那天晚上,女儿从幼儿园回来,累得瘫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原来,今天幼儿园里开始一场活动,女儿所在的班,分成了两个组,玩大型积木。这些积木块的体积相当大,小组里的每个人都必须合作才能完成。

“你为什么不用力?”女儿所在的小组里,有个小朋友责备另一个小朋友,因为需要两个人抬的积木,就因为那个小朋友的力气不够,而无法安装,“你不行,就不要再玩了,我们组并不需要你。”

“你有力气,自己去抬啊!”那个小朋友也不示弱。

两人把积木块一扔,干脆不干了。

今天的活动,女儿是小组长。

见自己的组员闹别扭,女儿当仁不让地上前调节。她劝了这个劝那个,目的只有一个:小组的成员要互相体谅,充分合作才能完成任务。

后来,在女儿的调解下,两个小朋友终于合解。可是,女儿由于劝他们,而且,为了起到带头作用,干了比别人一倍还多的工作。不过,女儿认为是值得的,因为,她自己和小朋友们通过这个游戏,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只有合作,才能为团队取得成功。

“还有,一定要听别人的话。”女儿像个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不然,他就会生气,再也不理你。”

女儿明白这个道理,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抓紧机会,对女儿说:“所以,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没想到,女儿马上说了一句:“那么,妈妈也要听我的话。”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笑了。(文/瑞 红 责任编辑:三 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