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育儿:教孩子捡破烂

  • 发布时间:2005-10-12
  • 来源:《孩子》 
  • 字体:

星期六下午,门铃响,我跑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同事史蒂文和他儿子布鲁斯,有些相似的脸—这是事先约好的,史蒂文特意带布鲁斯来参观我这个中国人的房间。“嗨,布鲁斯你好。”我想和布鲁斯握手,没想到他腼腆地咧嘴笑了笑,就跑进了厨房,从厨房出来才伸出手:“密斯林,对不起,刚才我的手上有泥巴。”

松开手,我对布鲁斯说:“你不是想看看我的房间吗?随便参观吧。”布鲁斯眼睛一亮,蹦蹦跳跳跑开了。

“爸爸,我捡到2便士!”过了一会儿,布鲁斯举着一枚硬币跑过来。史蒂文问:“是不是密斯林的?”我摇了摇头。史蒂文让布鲁斯去问是不是这公寓里其他人丢的。走廊里传来轻轻的叩门声。好一阵,布鲁斯才跑回来:“爸爸,他们都说没丢。”史蒂文拍了拍他的头:“这2便士归你了。”

布鲁斯的好奇心得到满足,我送他们去停车场。布鲁斯在前面跑,猛然停下脚步,弯腰捡起一支沾了泥土的圆珠笔:“爸爸,笔还能写出来。”我看了连忙说:“快把它扔了,这很脏!”布鲁斯咕嘟着:“还能用嘛。”我侧头看史蒂文一眼,他倒是一种坦然的表情。布鲁斯又捡到一本不知谁扔的本子,不停地刮上面的泥土,难怪布鲁斯的小手总是脏兮兮的。也许看到我讶异的表情,史蒂文对我说:“布鲁斯捡破烂已经两年了,是我教他捡的。”

我很吃惊,不过当时并没有表现出来。

过了段时间,我到史蒂文家去做客。

独门独户三层楼房的墙壁上爬满了青绿的枝条,灿白豪华的跑车震撼了我,那是他妻子的豪华车。宽敞的起居室,八九个房间。布鲁斯一脸自豪地带我参观他的宝库。一楼靠近花园的房间打开时,一股药水味迎面扑来,我呆了:里面全是可称之为垃圾的破烂!

布鲁斯跑过去,拿起一本册子,翻开给我看:粘粘的旧邮票,锡纸什么的。还掏出一个跳棋盘,摊开给我看,指着用透明胶粘住的裂痕自豪地说:“我和爸爸一起粘的呢。”

接着又翻出一叠旧本子和旧书,一边整理一边解说:“这些旧本子还可以用,我和爸爸按大小把它们分别作了装订。然后指着旁边的书说,这些书是我看过的旧书,那几本书是捡来的。看,这是我最喜欢的《木偶奇遇记》,还有图呢。”

史蒂文见我一脸迷惑的表情,带我和布鲁斯上了车。到了邮局,史蒂文从车里捧出一个麻布袋进行整理,除了布鲁斯向我展示的那些旧物,还有几本装订大小不一的练习薄;长短不一的铅笔钢笔圆珠笔,还有零零碎碎的玩具。他开始写邮箱地址:布隆迪……那是中非的一个小国家。他边写边解释:“我们从网上联系的,捡来的东西整理好寄给他们。”“5.99镑”布鲁斯从包里掏出一个储蓄罐,数出硬币递给工作人员。史蒂文对我说:“那些钱都是他捡的,布鲁斯从不浪费。小时候,我爸就带我捡东西,他常说浪费是不应该的,节约是一种美德,帮助他人也是一种美德。”他指了指布鲁斯,向我挤挤眼,悄声说:“小家伙非常有成就感,能帮人了呢。”

我想起了自己的孩子画画时,纸稍稍沾了一些污迹就扔掉,不喜欢的笔扔掉再买;食物往往是吃一半扔一半……我不由得陷入沉思:节约与慈善之举原来不仅仅是一个行为,而是一个习惯培养与思想铸造的过程。(文/林清倾 责任编辑:杨俏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