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殊:共同理想中美丽的家

  • 发布时间:2005-08-30
  • 来源:《妈咪宝贝-消费前沿版》 
  • 字体:

家庭生活中,没有“零”这个字符,也没有一个按照数学逻辑计算的公式,一切都是从“一”开始——这个“一”,是你,是我,是爱,也是未来……

采访侧记:对生活、对家庭、对事业都充满了希望的李殊,单纯而执着地追求着这一切的平衡。采访的自始至终,笑容和笑声都感染着我们每一个人,幸福的“圆圈”随空气荡漾开来。

有孩子之后,最大的满足就是把一个小小的生命抱在怀里那种满怀的感动是什么都比不了的。

还记得在我生大雄之前,就有一个已经做了妈妈的朋友告诉我:“有孩子之后,最大的满足就是把一个小小的生命抱在怀里,那种满怀的感动是什么都比不了的”。

后来,事实真的证明了她的话;以至于刚刚生了孩子的我,就总是不厌其烦地游说那些周围还都没有结婚的女朋友们:“赶快要个孩子吧,有了孩子特别幸福”。因为,从孩子一声啼哭开始,我们的身边就堆满了无数美好而温馨的细节;丈夫说我变得温柔了,更像个女人了,这个家也更像个家了。这是丈夫的男人式总结,而我的体会就琐碎得多。

随着大雄一天一天长大,我看的报纸从“娱乐版面”变成了“质量万里行”;看的电视节目从“电视剧”变成了“天天美食”;每天闲暇时候的活动也从“写日记”改成了“抄菜谱”。而且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坚韧有余的我变得感情脆弱,稍微看见电视节目里的某个孩子受了委屈,马上就得把电视关掉,生怕联想到自己的孩子,那一瞬间的难过是超乎于理智之外,但却无法控制的。

你看,一个从前大大咧咧的女孩就这样变成了细腻的妈妈。

要发脾气的那一瞬间,他会说:妈妈你别走……我立刻就心软了。

算到今天,儿子已经五岁多了。他是2000年1月1日出生的,是新世纪的一份礼物——这一天对我,对丈夫,对大雄自己而言都是格外有纪念意义的一个再特殊不过的时刻。

大雄现在上幼儿园中班了。有时候,看着儿子,我会感到非常内疚,因为自己现在又重新开始工作了——当别的妈妈都带着孩子去上课,陪孩子学习的时候,我却在演出、做采访。前一段时间,大雄的幼儿园开了心算课,都上了好几个星期了,我都不知道那是一门亲子课,也需要家长参与上课。想起来,我都替儿子感到很委屈。

因为我和丈夫工作都很忙,平时都是奶奶照看他,奶奶是一个特级教师,所以总是给他讲道理。相比之下,我和丈夫倒是比较宠爱孩子,基本上是有求必应。但我也有矛盾的时候,比如有一次全家人着急上班,大雄还坐在地上玩,大人真急得火烧眉毛了,他还磨蹭。在我要发脾气的那一瞬间,他却说:“妈妈你别走……”转念想想,我马上要上班,一天都见不到他,就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还要那么严厉地责备他,立刻就心软得下不去手了。

我的童年没有孤独的记忆,好像始终有许多小伙伴互相陪伴着成长,今天,我希望我的儿子也拥有丰富的童年

平时,大雄在幼儿园的生活安排得很满。为了培养他的兴趣,除了钢琴是我丈夫在家里教,其他幼儿园里所有的兴趣班如心算课、书法课、绘画课、声乐课,舞蹈课他都去学,其实,我们并没有期待他在任何一科能有巨大的成就,只不过希望他能在早期教育的时候随意筛选自己喜欢的科目。

同时,我也明白,现在的孩子真的是很寂寞,他们没有兄弟姐妹、没有太多的邻居。想想我小时候的样子——那时我家还住在一个大杂院里,各家的门都不关,小朋友们总是来回串门,我还经常带着一群小孩爬树或者从墙头上往下跳——小时候没少因为这些挨妈妈的骂。我还组织我们院子里的小朋友,到我爸爸的单位,敲开每一个办公室的门,主动要求给大人们表演节目……无论作什么,作为一个小孩儿,我的童年没有孤独的记忆,好像始终有许多小伙伴互相陪伴着成长,也不需要太多大人的陪同。

因为家里只有大雄一个孩子,他和我小时候就太不一样了,我觉得他也应该拥有丰富的童年。所以,现在每到周末,我就约着几个小朋友的家长,一起出去爬山或者划船什么的。几个家长也经常打电话,我们都不称呼彼此的名字,比如,别人打电话就找“大雄妈”。这种呼朋唤友的经历让大雄懂得了如何接人待物。他周末经常一起床就给小朋友打电话,然后让我去接他们来家里玩。有时候买玩具,他会说:“这个玩具我能不能买两件?我也想送给我的好朋友一件。”每当这个时候,我会感到很欣慰。

孩子真的能带给父母很多很多的灵感,他们是最简单、最坦率的,所以他们能挖掘出父母(尤其是女人)全部的潜力,让你感觉到充实和幸福……

今年“六一”儿童节,我带大雄去听了一场儿童的专场音乐会,当时剧场里的所有小孩子都特别高兴,每个卡通人物的出场都会引起他们一阵又一阵激烈的欢呼。虽然剧场里混乱成一片,但是那种独特的愉快气氛却无缘无故就会让所有的大人深受感染。

有的时候我开车带着三四个小孩一起出去玩,他们几个人在后面,又唱又跳,唧唧喳喳,好像永远有说不完的话,我回头看看他们,就渐渐明白那种简单而真实的快乐;我甚至在想,假如一个女人没有孩子,是绝对无法真正体会到这样境界的快乐的。

有时看到几个孩子傻乎乎地边游戏边哈哈的大笑,于是我也会惊讶,世界上居然有人可以这么高兴,可以什么都不想地去笑……按理说,我们已经拥有了比他们更多的东西,但是怎么反而不能和他们一样笑呢?

有一天我看了一篇文章,文中写道:姜武在电影《洗澡》中扮演一个傻子,他一直不知道怎么演,但是一次忽然看见女儿在房间里傻笑,他莫名其妙一下子就找到那个感觉了。

孩子真的能带给父母很多很多的灵感,他们是最简单、最坦率的,所以他们能挖掘出父母(尤其是女人)全部的潜力,让你感觉到很充实和幸福……

在孩子眼中,从来就没有爸爸怎样做而妈妈又怎样做,他说的是:你们。在他看来,爸爸妈妈加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形象。

有的时候,很多家长在一起聊天,会听到这样的话:“你看人家孩子上电视了”,“你看人家孩子都开始学外语了”……我知道,作为家长,不应该把自己的虚荣心转嫁到孩子身上,成为被比较优劣的砝码。但是,这样的对白也通常让我感到十分困惑——毕竟,我的孩子还是要在一个充满拼搏和挑战的世界里生存,那么,究竟怎样才能让他既没有压力,又能积极上进呢?

其实,到今天我仍然没找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因为教育孩子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甚至是一门艺术。我们不一定能做到完美,所以只有不断学习和求索,学会敏锐的观察和总结,随时调整自己的教育方法。

就像以前,全家人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丈夫不吃什么菜,根本不需要他语言说明,大雄自然而然就不吃那个菜。如果我和丈夫两个人在家里谈起工作,因为一个小问题有争论,大雄第二天就会跟他的老师说:“昨天晚上,我爸爸妈妈吵架了!”。

往往我们无意间说的话和不经意的举动,孩子记得都特别清楚,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是大人不自觉的言行带来的。几次这样的经历下来,我们在他面前的一言一行都开始变得非常小心,因为他是敏锐的,一切事物对我们习以为常,但是对儿子来说,都是最初的无比重要的生活经历。

现在每天早上,我和丈夫很早就起来,一起送孩子去幼儿园上课,下了班,也一起接他去滑冰。有时候,坐在车里,看到儿子高兴地玩着,我和丈夫就互相看看,会心一笑……

我们都明白,在孩子眼中,从来就没有爸爸怎样做而妈妈又怎样做,他说的是:你们——“你们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算数!”,“你们带我出去玩!”……在他看来,爸爸妈妈加在一起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形象。这是孩子最为单纯和质朴的认识,可同时,团结一心、不分彼此不也是普天之下所有家庭的期待么。所以我经常想,为了儿子,我们一定要做得更好。

一加一,等于一。那是我的爱情和婚姻。

然后,一加一再加一,等于一个更完美的“一”——那就是我们共同理想中——美丽的家。

后记:

采访中,大雄一直跑来跑去,一会儿送糖,一会儿送水果,在场的每个人都被犒劳了一番。

喜欢奥特曼的大雄在和妈妈聊天的时候说:“这次又是奥特曼赢,怪兽失败了”。

李殊的育儿经:因为教育孩子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甚至是一门艺术。我们不一定能做到完美,所以只有不断学习和求索,学会敏锐的观察和总结,随时调整自己的教育方法。

李殊的育儿经:大雄参加了幼儿园里所有的兴趣班,我们并没有期待他在任何一科能有巨大的成就,只不过希望他能在早期教育的时候随意筛选自己喜欢的科目。

李殊的育儿经:现在每到周末,我就约着几个小朋友的家长,一起出去爬山或者划船。这种呼朋唤友的经历让大雄懂得了如何接人待物。 妈妈说:“怪兽永远都是会失败的。”那一刻,我们都看见了在孩子脸上浮现的甜美的笑,我想,他一定在畅想一个又一个健康而美好的明天……(文/林依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