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爱人最好的礼物

  • 发布时间:2006-05-30
  • 来源:湖南在线--大众卫生报 
  • 字体:

男人去遥远的城市出差,今天要回来。他在机场给女人打电话,说3小时后就能到家。那时女人刚刚睡醒,正惺忪着眼。女人说我要的礼物都买好了吗?男人说当然买好了,公主要的礼物还敢不买?女人就笑了,她说去去去,讨厌。

女人收拾了一下屋子,去超市买回了菜。她把菜洗了切了,该泡的泡着该烫的烫好,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她的男人。男人已经走了半个多月,临走前,因为一些小事,他们吵了架。男人是气呼呼地走的。她不知道男人是真生气还是装的,反正那天他们有了小的不悦。是男人一个人去了机场,她既没有去送他,也没有提醒他该给她带回来礼物。

她要的礼物并不多。一件当地的蜡染长裙,一套木质的手饰,一个有三种颜色的太阳镜。其实这些东西在他们这个城市都可以买到,但女人偏不买,偏要男人从外地带回来。女人想这样她就有了在女伴面前招摇的资本,她会笑着眼说,这是我老公从很远的地方带回来的正宗货呢。

女人看一下时间,男人该回了。她踱到窗口张望,不远的甬路上,两位老人正颤巍巍地相互搀扶。女人有些急,她拿了墩布把刚拖好的地又拖了一遍。她再一次坐在沙发上,像小孩子盼过年般盼着她的男人。她想男人该回了啊,她给男人拨了一个电话。

电话关着机,自动提示音把她的不安放大。她再一次踱到窗口,两位老人已经坐在小区的石凳上,手挽着手安详地打盹儿。女人想难道飞机误点了?难道他在机场遇到了麻烦?女人想他快些回来吧,哪怕,她不要那个太阳镜了。

女人静静地等着,心慌意乱。时间过得很慢,好像每一秒钟她都要把男人想上几十遍。女人再拨男人的电话,电话仍然关机。女人开始在沙发和窗子之间徘徊。她想了很多很多,却不敢去想车祸或者飞机失事。女人念着你快回你快回吧,我不要太阳镜了也不要手饰了。现在我只要那个蜡染裙和你。女人胡乱地把两样毫不相干的东西联系到一起。女人开始忐忑不安地祈祷。如果有神,女人愿意马上给神跪下。

四个小时了,男人仍然没有回来。女人给男人打最后一通电话,仍然关着机。女人恐惧到极点,匆匆锁了门,匆匆往外跑。现在女人什么也不想要了,三种颜色的太阳镜,木质的手饰,漂亮的蜡染长裙,甚至她的电动车,她的昂贵的化妆品,他们的房子和存款。只要他能出现在自己面前,女人想,她愿意拿所有的东西交换。女人慌慌张张地在路上跑着,她摔了一跤,磕破了膝。

路上她遇到了男人。男人从出租车钻出来,提着两个很大的纸袋。男人看着她笑,她却哭着扑到男人怀里。男人说你怎么了?女人不说话,眼泪噗噗地落。男人说你不看看你的礼物?女人说刚才,我把什么都押出去了。男人不解地问你说什么呢?女人继续掉着眼泪,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几天后男人跟女人道出了实情。他说他确实忘记了给女人买礼物,那几天他忙昏了头。还好他在飞机上及时想起来,所以一下飞机,他忘了开手机就直奔超级市场。女人说以为我不知道?我看到你西装口袋里的超市小票呢……不揭穿你就是。男人不好意思地笑,女人说其实在哪里买的都一样。那天,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当你离开你的爱人,只要你能按时归来,只要你能按时并完完整整地归来,那么,你就是送给对方最好的礼物哩。山东周海亮/文

胡肖诗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