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故事--结婚10年间

  • 发布时间:2006-01-09
  • 来源:《妈咪宝贝-消费前沿版》 
  • 字体:

人生中,婚姻凝聚了太多的甜酸苦辣,尤其是对天生感情丰富的女性来说。婚姻是一所大学,好与不好与您的努力休戚相关。第一年的婚姻被称为“纸婚”,因为它太容易出现破损;第五年的婚姻被称为“木婚”,虽略经风霜,但仍要经历水火的考验;第十年的婚姻被称为“锡婚”,表示已经历水火的考验,金属的硬度用来赞美婚姻的成就。

樱的心事——《最浪漫的事》

我和老公相识时,都还在这个城市西北部的两个大学读书,同一级的。大三时,功课不紧了,命名“实力”的英语口语班正在校园里风行;我为了练口语,就在三角地报名了。那时,老公是在他们学校食堂门口看到了广告,报名到我们学校来上课的。总之,两人坐在同一教室里了。老师是个大鼻子老美,叫托尼。他经常把我们分成小组来练对话,那时我和老公分在一组,因我俩都有基础,能呱呱地说,对托尼的提问也能对答如流,所以相互有印象了。口语班的时候,他老来找我练口语。口语班结束了,他仍是每天来找我。毕业一年后的五月,我们就领证结婚了。

婚后的头三年蛮开心的,工作都比较稳定,还没有孩子,因此只要一闷了,我俩就会出去找学生时代的乐子,去各大商场打游戏机呀,到游乐园玩海盗船呀。坐海盗船时,我常吓得要死,他却乐得哈哈大笑。在我们十年婚姻中,也有不和谐的音符,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爸爸妈妈和三个姐姐都很“惯”他,所以刚结婚时他有点不讲理,常把我气得“离家出走”。我出走了,他会追出来到处找;那几年,我们没少吵架,“一个出走,另一个追”都成了固定的模式了。一天,因为他不肯认错,我们又狂吵一通,我气得跑到不远的铁道口,在那里哭了一鼻子,远远看他过来了,我便藏在一棵大树后面,看他在路上来来回回地找,找了大半晚他回家了,我也跟着回家了。我进门后,他一把把我揽住,一个劲地跟我道歉,承认错误,说以为我卧轨了。看他眼睛里有泪光,我觉得有点惭愧。不过,他后来变得讲理多了,算是我“赢”了。

结婚十年了,老公说我们低调浪漫一下,那就是陪女儿上英语课时,在她学英语的儿童中心里,玩玩海盗船,我还是吓得要死,他还是乐得哈哈大笑。

莲的心事——《当雷阵雨过后》

我和他结婚第6年的夏天,儿子要出生了。怀孕8个月时,妈妈舍不得我,便把我接回杭州老家。儿子出生时间提前一周,因此他第二天才赶来,待了两周就回去了,由我爸妈照顾我和儿子。现在回想起来,妈妈每天炖鸡汤啊鱼汤啊,弄得我奶水多得儿子吃不了,儿子两三个月的时候就会笑,白白胖胖的,人见人爱;那时,他在北京乐得自在,打打电话就行了;而我一心都在儿子身上,也顾不上在电话那头的他了。

儿子4个月的时候,爸妈送我和儿子回到了北京,还带回个保姆。时隔半年,再进家门,分外亲切;他把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还知道说我爸爸妈妈辛苦了;可是我直觉他有点不对劲,他很大男子主义的呀。到晚上,我开玩笑说,这么勤快,不是犯错误了吧。他脸红得厉害。我第一次见他这样脸红,正想往下问,却被他一把抱住了。

后来,有故事传到我耳朵里了,当我不在这个城市时,关于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原来,在那半年里,街坊们总看见一个叫薇的女人在我们家进进出出,看见他和薇一起出去吃饭,在夜幕下拉着手。那天,我阴着脸进了屋,他正在逗儿子玩;他看我满脸怒气,眼睛里闪过一丝惶恐和不安,“做贼心虚”吧。他把孩子交给保姆,跟我进了屋,我把门关上,他问你怎么啦,我又羞又辱,禁不住大哭说你干的好事,一场我们结婚以来最激烈的争吵便开始了。那夜,我们吵了整整一宿,儿子由保姆带着睡了。我们吵着第二天就去办手续离婚,可是孩子这么小,我说着又呜呜地哭起来;他抓着揪着自己的头发反复说自己是罪人、自己不是人。天快亮时,我才昏昏睡去;他就那么一直蹲在那里揪自己的头发,等我一觉醒来,他竟蹲在那里睡着了!

后来,有两个月我不理他,他就把要说给我听的话,假模假式地跟儿子说。儿子1岁时,我们便从那个大院搬走了。

后来,有两个月我不理他,他就把要说给我听的话,假模假式地跟儿子说。儿子1岁时,我们便从那个大院搬走了。婚姻在那雷阵雨过后平静地走到了十年;真不知道下个十年,下个二十年,下个三十年,下个五十年会有怎样的痛苦与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