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爱情一只抽屉

  • 发布时间:2004-09-13
  • 来源:湖南在线--家庭导报 
  • 字体:

有一天,陪妻一起看影集里的相片,妻翻到一张相片,问我:“这是谁啊?”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我大学时的同窗兼初恋情人。那是我们在即将毕业时的合影留念照,当时我们的关系已非同一般,自然就亲密无间了。可是见妻的问话,我稍稍愣了一下,随即答道:“噢,是我文友。”妻没再问,从妻子的眼神里,我读懂了妻子的不信。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悄悄地从影集里抽出那张相片收进了电脑桌的抽屉里。以妻的聪明,她不会不懂真相,可我就是不想把真相告诉她,很多时候,明知的事情还是希望不要让真相击伤最爱的人。说真的,对相片上的那位,当时我是倾心相爱的,可惜她后来与我分配两地,就劳燕分飞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不能从那份感情的沼泽里走出来,直到遇到了现在的妻。

我心中隐隐约约的担心并未到来,妻一如继往地与我牵手行走于婚姻的旅途。我不禁佩服起妻的豁达与大度起来,那种与子偕老的感觉浓浓地涌上心头。

有一回,妻出差外地,正好路过一个当时相处很好的老同学处,就想与她联系一下,可是妻子把通讯簿忘家里了,让我找一下把联系电话告诉她。按妻的吩咐,我打开她梳妆台下面的第三个抽屉,顺利地把妻要的联系电话翻到了。可是翻到这个电话的同时,也翻到了一张陌生的男生相片。人长得英俊、潇洒,光看相片就能触摸到他过人的才气了。我忍不住又翻了妻抽屉里其它的东西,隐约了解到这位是她年轻时的友人,心里掠过一丝淡淡的醋意。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胡思乱想了许多。正在这时,妻的电话打回来了,她想说什么却又没开口,我知道妻是怕我小心眼啊,想着向我解释一下,可又怕这事越说越糊涂,不好张嘴说了。听到妻子在电话那头的喘息声,我知道妻的挂念与爱在我的身上,我又想到妻对我的坦然,不禁为自己的自私惭愧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心底曾经爱过的人,但是他(她)不一定是你终生相伴的那位。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自己的婚姻里匆匆地忙碌着,只有偶尔心灵闲下来时,才会从心灵的抽屉里拿出那张相片,展开自己最美的回忆,给生活添点鲜活的颜色。也许只有给对方留一只盛装回忆的抽屉,才能让对方具有更完好的心灵来面对真实的生活,才能更好地经营自己的婚姻。

对爱忠诚,不是一览无余地展示自己,给自己、也给别人一只心灵的抽屉,把婚姻之树上裁剪下来的剩余的枝桠装进去,才会让双方爱得更无间、更美好。如果没有这只爱情的抽屉,把这些枝桠放置在随处可见的地方,婚姻就会被这些裸露的外因所刺痛。给爱情一只抽屉吧! (□仲利民)